×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明明都是成毅演的,但把應淵跟禹司鳳放一起,這差別可真大

古月 2022/07/25

本以為在暑期這個好的檔期里,能夠看見各大平台亮出王牌,上演一場激烈好戰的。

怎料大家的檔期一延在延,居然還出現了像《人生若只如初見》這樣,上線當晚就下架。

要不是部分網友手快存了點,不然連正片都看不了。

對于電視劇審查這方面,貌似是越來越嚴苛了。

像《幸福到萬家》的編劇就發長文表示,自己寫的最初版里何幸福是臨近大結局才回到村里的。

并且堅決地跟王慶來離了婚,后續還會有關于爭奪孩子撫養權的戲份。

但無奈,編劇的想法是好的,可惜為了過審,最終拍攝剪輯出來的還是合家歡結局。

主旋律的劇目尚且如此,古言劇因為服化就上不了線也就不難理解了。

所以前段時間,市場還才只有《星漢燦爛》這部趕上了好時候,被臨時架上來的劇。

其他劇要麼還是在重審服化道,要麼就是在觀望檔期,擇優上映。

而《沉香如屑》是屬于后者的,但確實很是大膽的,在開播前沒有任何宣傳,直接空降。

開播后從官方物料來看,也沒有實現鋪天蓋地的樣子,就這樣比較貧瘠的宣發。

要是換給別的劇,估計就撲得悄無聲息了。

但這部劇有兩大當紅演員出演,仍然是在熱搜榜上拿下了多個出圈詞條。

女主楊紫自不必多說,從小童星成長為圈內頂流小花,是連宋丹丹都覺得不可思議的程度。

而男主成毅,在畢業后被前公司拖了數年,事業一直停滯不前,在簽約歡瑞之后得到重視。

從配角演起,而后在兩年前憑借《琉璃》大火,跟搭檔楊紫差不多。

《沉香如屑》這部戲是他倆在憑仙俠劇大火之后,時隔數年再接的仙俠本子。

很大程度上能讓觀眾看出兩人是否進步,畢竟仙俠題材里的人設與情節是大差不差的。

要是演不好,很容易就會成為復制粘貼。

但好在兩位都挺爭氣的,楊紫詮釋靈氣少女顏淡到位,而成毅也將應淵與禹司鳳區別開來。

禹司鳳年少登場,性格內斂意外撩人,是溫柔系天花板

《琉璃》里禹司鳳初登場時,還是個連人話都不會講的可憐小鳥。

他在離澤宮里長大,為了法術努力鍛煉。

成為弟子里最有名聲的人,是大宮主心目里的下一任接班人。

之前從來沒與外人接觸過的他,性子天生內斂。

在發現褚璇璣掉入自己懷里后,直接把人丟到地上。

即使之后架不住褚璇璣撒嬌,御劍將其帶回了少陽,他給人的感覺也是莫要近身。

之所以他拒絕社交,是因為他知道自己是妖精。

是通過隱藏身份才能參加簪花大會的,他最怕別人知道他的妖精身份。

所以少年即使武功高強,也總是郁郁樣子。

而這樣純情的少年,有時候也意外撩人。

不管事褚璇璣遇到危險,還是好友被牽制,他都善良救助。

從陪伴褚璇璣找回六識到與羅喉計都一起上天庭要說法,他一直那個熱血笨蛋,是溫柔系男主天花板級別了。

與禹司鳳的青春稚氣不同,成毅的新角色應淵是一個活了超長時間,心差點就被木化的可憐孩子。

應淵身份特殊,承受壓力大,謙謙君子又偶有出格

應淵是修羅族的后代,本不應該出生的。當年帝尊也是想將其殺掉的。

但奈何他當時還是個襁褓里的娃娃,于是乎要他隱藏特殊身份,成為仙界之主。

同樣是身份有別于常人,禹司鳳就算暴露了,他也還有離澤宮的子弟們。

但應淵要是被識破了,整個仙界都要為滅他而來。

所以,當他親手殺了看到自己修羅圖騰的魔族時,他垂下眼睛,是一瞬間的落寞。

為了生存不得不事事小心的他,難得有自己小孩氣的一面,那就是鍥而不舍地去翻烏龜。

結果被顏淡給抓住了,顏淡無意間窺見了應淵的不為人知的一面。

而應淵很是著急地想把這一面分享給顏淡,所以將其留在身邊。

究其根本,他雖然是天上天里的神仙,眾人都仰仗著他,他本人也是美名在外的,但他還是孤獨。

他明白那些人要麼看中他的能力,要麼相上了他的臉。

而不管事哪種,只要自己沒了尊貴的身份,那麼他們就或許要變一副面孔了。

在清醒認知到自己的處境之后,他才會對仙界摸魚小仙顏淡很是上心。

雖然兩個角色都是成毅演的,但這區別很明顯。

禹司鳳是本性樂觀的少年,而應淵是被諸多繁事困擾,生性冷僻的帝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