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之下番外:夫妻之間的年齡差會有代溝,陸繹與今夏是否會如此

古月 2022/04/06 檢舉 我要評論

伴隨著窸窸窣窣的踩雪聲傳來,抬眼望去,是一襲藏藍色衣袍的陸大人由遠而近,當然還有他身旁正好言好語哄人的陸夫人。

#錦衣之下#整個事情起因得從半個時辰前的陸府書房說起,得知讓岑福有情感困擾,確切說是年歲之憂的姑娘年方十八后,今夏開始了聲情并茂的給岑福打開心結。

什麼年齡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彼此雙方的心意,諸如此類的言語,今夏那叫一個張口就來。

「夫人說得沒錯,只是如若年歲相差太大,往后生活溝通免不了會有代溝跟障礙。」顯然岑福也有自己的執念,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

「什麼代溝與障礙?你這就是借口,婚嫁之事都想找同齡人是不假,可按你這說法,大人還比我要年長四歲呢,我們溝通是不是也得有障礙?還是你覺得我們溝通有代溝……」

這廂的今夏還在苦口婆心勸說,話語中年長四歲的當事人陸繹卻已微微挑眉,注意力也從手中的書本轉向了眼前二人的對話中。

「這……夫人與大人自是不同的。」

察覺到陸繹的微動作,謹慎的岑福只想結束話題,趕緊離開才對,畢竟以他多年來的了解,陸繹也是在意與今夏相差的年歲,甚至為此沒少吃謝霄、乃至是楊岳的橫醋。

然而,沉浸式做游說的今夏,絲毫沒察覺到岑福的言外之意,更別說自家夫君的微動作了,侃侃而談地繼續著。

「實話說,你這個年紀吧!確實老大不小了,可這年紀是實打實的,咱改變不了就得認啊,老了就是老了,得服老才行,誰讓之前年輕的時候沒把握好機會呢?……」

三十幾歲就是老了?大人與自己年紀相仿,夫人這話莫不是連帶著大人一并算進去了?

心里如此想著的岑福,視線不由自主的瞥向假裝看書的陸繹,隨即馬上咳嗽著試圖提醒今夏關注一下陸繹。

「要我說啊,岑福你就是自己在意年紀,缺乏自信心,才會覺得人家姑娘也是這麼想……不是,現在說的是你,有問題提出來便是,干嘛一直要看大人做甚?」

自覺再待下去就得被殃及,不是被自家大人的眼神射殺,就是被塞滿狗糧,兩個都不想的岑福趕緊尋了個借口溜之大吉。

「大人為何……這般看著我?」

陸夫人眨巴著圓眸,聰明如她,帶著幾分無辜的明知故問著,試圖緩和一下氣氛,無奈架不住對方赤裸裸的眼神之意。

「方才我那就是在說岑福……我保證,絕對沒有任何嫌棄大人年紀大的意思,一絲一毫都沒有!」

陸繹點點頭地哦了一聲,反問道「婚嫁最佳對象是同齡人?我大你四歲——」

「不不不……我那就是胡謅的,與大人沒關系。」求生欲倍增的今夏,連忙打斷道。

關乎今夏與年紀,陸繹是曾經羨慕與她青梅竹馬的楊岳、兒時玩伴謝霄,卻不至于耿耿于懷,更不至于為此與今夏生氣,只不過能讓她就此哄哄自己也是不賴的。

于是乎,就有了前面的那一幕,一個佯裝著淡然,一個心甘情愿地順著哄著,這在陸府上至長輩,下至仆役看來都是早已見慣不怪。

庭院中正隨著丐叔烤紅薯的陸珩與陸笙二兄弟,見到爹娘過來,趕忙招呼著小吃貨娘親,「娘親來得正好,紅薯馬上烤好了,快來嘗嘗。」

若擱在往常,今夏鐵定就歡喜地過來了,今日卻是難得擺擺手道「我不餓,跟你們爹爹還有事處理,你們吃吧!」

「陸爺爺,姑姑今日是怎麼了?」一到假期便喜歡來陸府串門的楊臻,懵懵懂懂不知道貪吃的姑姑怎麼會拒絕美食。

「她有比吃紅薯更重要的事情。」丐叔心如明鏡的應了句。

「是什麼呀?臻兒要去看看——」好奇如楊臻,正要邁出步伐就被陸珩摁住了,「好好吃你的紅薯,別打擾我爹娘。」

「難道你就不好奇他們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不好奇,因為我知道。」

「……」

庭院中的幾小只還在絮絮叨叨,這一廂穿過庭廊的陸繹,看向身旁的姑娘,「前幾日不是說想吃烤紅薯嗎?」

「區區烤紅薯哪里有大人來得重要!眼下大人的心情最為緊要。」

今夏本就生的一張娃娃臉,便是生了幾個孩子后,也少見那些婦人的風韻,靈動巧笑依舊如初,她若是存了心思要哄人,陸繹再大的氣也得消散而去。

「你呀!」陸繹捏了捏她帶著討好笑意的圓臉。

「那大人是不生氣了吧?」

「我何時生氣了?」

「就我說年紀大的時候啊,大人沒有生氣嗎?我怎麼感覺大人的眼神都快吃了我——不對,莫不是故意的?大人~」

反應過來的今夏,嬌嗔地跺了跺腳,心道真是可惜了烤紅薯,「既然大人沒生氣,那我去找珩兒他們了——」

陸繹將要落跑的夫人,一把撈進懷中,「夫人這是不愿陪陪為夫嗎?」

「怎麼會。」

「你是不是要去找珩兒他們?」

「那大人與我一起去不就好了嗎?」

「不好。」

「啊?」今夏眨巴著圓眸,這下是真的不解,大人今日怎麼這般粘人了?

讀懂她眼神的陸繹,非但沒有不好意思,反倒一本正經地開口道「可還記得我上次休沐是什麼時候?」

「……」今夏默了默,這不是都已經在家休息幾天了嗎?她哪里記著這個?遲疑道「這個很重要嗎?」

「不記得了對吧?」陸繹開始細細數來。

「也是,前些日子你的注意力在綰兒與沐兒身上,最近在岑福這邊,我這個夫君是真的老了,會被你忽視,我能理解,你去吃烤紅薯吧,我一個人可以。」

「烤紅薯有什麼好吃的,大人辛苦了,我給你按按肩吧——」

眾人皆知,袁今夏愛銀子,愛好吃的,最愛的還是那個陸繹。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