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星漢燦爛原著:凌不疑對少商的這次「調戲」,注定會俘獲她的心

古月 2022/07/15

1·少商動心

五公主為了誣陷凌不疑,指使某女子謊稱夜晚被凌不疑侮辱。

這樣一場好戲少商豈能錯過,她興沖沖地梳頭更衣,然后趕去看熱鬧。

凌不疑看著少商這麼高興地「吃自己的瓜」,氣不打一處來,于是把少商拉進一間空置的宮室。

被凌不疑掌箍住的少商,趁他分神之際,伸手去撓他的癢,期待借此逃脫魔掌。

結果撓癢不成,自己反倒成了一只四腳朝地的烏龜,被凌不疑壓在身下。

原著里寫道:

少商被他摟的渾身不自在,更別說腰上那只緊緊扣著的手掌,她掙扎著想挪開些,不料卻被凌不疑的手臂箍的更緊了,滿身籠罩著他清麝冷峻的男子氣息,她板起略紅的臉:「你不要動手動腳的,我們還沒和好呢!」

凌不疑的「調戲」,明亮得像房間中的燭光,稍有曖昧的地方,勢所難免。

會不會用語言表達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少商能不能感受到。

電視劇《且行天下》中,燕瀛洲身受重傷,白風夕給他上藥。

白風夕柔嫩的手在燕瀛洲結實的肌肉上游走,頓時兩人都產生了一種微妙的感覺。

曖昧是怎樣產生的,就是你不說我也不說,兩顆心卻想要靠近。

凌不疑在房間的這「一壓」,還有少商面對凌不疑時的這「一抹嬌羞」,注定少商動了心。

至此之后,她開始好奇凌不疑的過往(向翟媼打探他有無紅顏知己),不由自主地牽掛他,替他出氣,情不自禁地親他。

拉近兩個人距離的,是凌不疑明目張膽的偏愛,以及不宣于口的深情。

2.少商有了牽掛

為了收拾火山遺跡,少商顧不上吃中飯。

翟媼讓宮婢送些吃得過來,拖著少商補上誤點的午膳,少商吃著吃著,想起凌不疑,不知他有沒有用午膳,憋了一肚子氣離開的,別是什麼都沒吃吧。

對于凌不疑來說,也許世間最好的妻子,不是有人仰慕他的年輕有為,而是有人心疼他的衣食住行。

之前少商做各種好吃的給凌不疑,那是做給皇帝看的,而現在是發自內心的關懷,這兩種體貼是不一樣的。

刻意為之是在權衡利弊,不由自主才是真情流露。

皇后壽誕之日,少商被幾個獻舞的小娘子推到湖中。

凌不疑為了替媳婦出氣,將那八個小女娘的父兄家主,每人都打斷一手一足, 其中一個還是在國家機關單位任職,凌不疑也絲毫不留情面。

這位御史大夫將此事參上朝堂,皇帝為了堵住朝臣的嘴,杖責凌不疑五十大板。

生活定會把該屬于凌不疑的愛都給他,或早或晚,絕不缺席。

看著凌不疑被打,少商感覺那板子像是打在自己身上一樣,聲嘶力竭地大哭起來:你們別打他了,打我好了,別打了別打了!對不起,對不起,我以后再不和你吵架了。

少商連滾帶爬地撲到凌不疑身旁,看著他身上的血痕,少商的心都碎成了渣,眼睛哭得像桃子一樣紅腫,不敢去碰他的傷勢,只好將他抱在懷中。

夜晚涼風颼颼,少商晚上翻來覆去地睡不著覺,她擔心凌不疑舊傷還沒痊愈,會不會又添新病,于是拿了床被子去看凌不疑。

少商來到這里,目光所致之處只剩溫柔。

就像兩人燈會初見時,凌不疑沉醉于她的雙眸一般,一直以來構建的,沒有煙火氣的清冷世界會逐漸淪陷。

俗話說一個女人愛一個男人的表現,就是情不自禁地心疼他。

五皇子出言不遜,在少商面前詆毀凌不疑,說他陰險狡詐,心狠手辣。少商心生不悅,便設圈套,將五皇子引到湖邊再陷其落水。

我可以打你罵你欺負你,但我不允許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傷害你。

3·少商主動親吻

在少商慘淡而貧乏的年少生命中,她很少純粹地去欣賞美。

皇后壽辰這天,凌不疑撫琴一曲贈送給皇后做壽禮。

看著凌不疑著一身淺色曲裾,修長的脖頸,清晰的喉結,少商心生歡喜。

她借著酒意,一手撐著案幾直起上半身,迅速地親了凌不疑一下,結果沒站穩親到了他的喉結,凌不疑于是低下頭,輕輕地吻了少商。

這是兩人的初吻,淡淡的酒味附著著愛意與微醺。

第二次也是少商主動的。

凌不疑被罰打板子,少商半夜去看凌不疑,看著他趴在床上,年輕俊俏的面孔卻帶著疲憊,少商的心都要化了,湊過去親了他的鬢角,又溫柔地親了親他的額頭。

刻在骨子里的基因指引著少商靠近凌不疑,她的心臟高高蹦起,好像就要蹦出身體外。

少商在凌不疑的愛中逐漸開始學著如何愛人。

天天相處在一起,從以禮相待到愛意暗涌,少商對凌不疑的愛,從鬢角到眉梢表露無遺。

語言會說謊,心會說謊,只有身體最誠實。

《歡樂頌》這部電視劇中,安迪因為原生家庭的影響,有心理障礙,排斥男女之間的親密接觸。

安迪前后交往過兩個男友,一個是魏渭,一個是小包總。

魏渭屢次進攻,卻屢次受挫。

安迪有一次在泳池里喝醉了,小包總將她抱出泳池,然后見色起意,親吻了安迪,但安迪竟然拒絕,而且還很忘情地回應小包總的吻。

你看,這就是女人愛和不愛的區別。

也許騙得過自己,但一定騙不過多巴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