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之下》婚後:今夏難產,被皇上扣住的陸繹完全不知情,後果會如何呢

《錦衣之下》婚後:今夏難產,被皇上扣住的陸繹完全不知情,後果會如何呢
2021/12/22
2021/12/22

儘管今夏在接住珩兒之時,已經儘量護著了肚子,可慣性的衝擊力,現下還是讓她覺得難忍,連起身都費勁,偏偏擔憂的孩子們與謝霄還不斷哀嚎著。

忍著疼做出安排的今夏,只想閉眼稍稍緩過些許,才勉力地讓謝霄攙著準備過產房。

謝霄一則是沒經驗,二則是確實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之際,得了消息的林菱與丐叔急急忙忙跑過來,在今夏面前蹲下,一邊檢查一邊問道「今夏,怎麼樣了?」

今夏已經是難以克制的疼,額上布上了密汗,艱難地擠出一句話「……孩子……一定要……保住。」

林菱低頭見她衣裙,看了一眼丐叔,壓著心思冷靜道「她這怕是要生了,快點帶到產房,馬上通知穩婆與袁大姐,準備熱水過來。」

雖說陸繹早在一個月之前,就已經有備無患的準備好產房、找好穩婆住進陸府,就是怕萬一出現什麼意外,短短的一小段距離。

「今夏,你醒一醒,別睡!堅持住,孩子在等著你。」林菱趕緊施了針,對著今夏大聲喊道。

「孩子……」

「夫人你別睡,孩子馬上就出來了,聽我的指令來照做。」穩婆幫著調整胎位。

袁母看著打小就皮實的閨女,現下這般樣子都地紅了眼眶。

「這……這情況不好呀!」接生無數的穩婆,嘗試幾次後此刻也慌了神,雙胎的身子生產本就大。

產房內異常緊張,產房外異常擔憂,珩兒一想到是自己導致,視線一瞬不瞬地盯著產房門,看得丐叔頗不是滋味,安撫著,「珩兒別怕,你娘親不會有事的。」

一盆接著一盆的熱水,陸珩聽著丐叔的話,猛然開口道「陸爺爺,爹爹呢?還有弟弟,不是去接他了嗎?他們為什麼還沒到?」

安頓好方才被嚇得哇一聲大哭的臻兒,謝霄一進後院就聽得陸珩的問話,「就是,陸繹怎麼還沒回來?是有什麼事情會比今夏還重要的?若是連今夏都守護不了,他就守著那破官過下半輩子吧!」

「謝霄!」丐叔呵斥了開始說胡話的謝霄,「大家都擔心今夏,你就別添亂了,臻兒方才定是嚇到了,你去把他送回楊府吧。」

「那不行,我得守著今夏。」

「娘親有珩兒守著,舅舅去忙自己的吧!」陸珩小大人模樣,對著理所當然的謝霄開口應道。

「舅舅可跟你爹爹不一樣,沒有那整日處理不完的公務,陪你一起守著,等他回來定要好好教導一番——」

「那就安靜一點!」

謝霄被吼得微微一愣,果然是姓陸的基因,容貌相似也就罷了,這脾性都如此相同。

另一廂,負責去喊自家父親的陸笙,沒找到陸繹或是岑福,但順暢地在北鎮撫司見到了莫然,卻被告知陸繹進了宮,二人又匆匆往宮門趕去。

依著陸繹錦衣衛指揮使的身份,如今的莫然要從宮裡打聽一點消息不會太難,可要做到來去自如絕非容易之事。

幸而,皇上動怒要徹查佟妃一事,今日調配了不少錦衣衛進宮,莫然安撫眉頭緊鎖的陸笙,「笙兒且在這兒候著,我進去找你爹便是。」

「勞煩莫叔叔了。」陸笙像模像樣地行了一個謝禮,只願爹爹快點出現。

莫然可算是看到岑福了,第一句話便是「他人呢?」

「在裡面。」岑福示意他看了一眼,閉門的宮殿,順嘴問道「怎麼了?找大人有事?」

「笙兒方才到北鎮撫司找人,說是他娘親快生了。」莫然歎了口氣,問道「笙兒還在宮門口等著呢?這進去多久了?」

「快一個時辰了。」岑福微微蹙眉,且不說今日一事皇上動怒得厲害,便是平日尋常,誰也不敢在他議事之時中途打擾的,試探的開口「要不找個內侍提點一下?」

「想什麼呢?」莫然連忙制止,解釋道「皇上今日得了皇子,失了愛妃,若是因為陸府夫人生產一事打擾....」

「可大人他……夫人等不得呀!那怎麼辦?」

岑福明白莫然為何這樣說,二人都知曉今夏對陸繹而言有多重要,當年為了還夏家一個清白,給今夏一個說法,可是將整個陸府連帶自己都搭進去的,此時若是陸繹知曉今夏生產,指不定會不會做出讓皇上不高興之事呢!

約莫半個小時過去,一直未見人出來,岑福下定決心對莫然開口,「我帶著笙兒回一趟陸府,看看夫人的情況,這兒你守著,看情況與大人彙報。」

「不是……你來守著呀!我帶笙兒回去也一樣。」莫然下意識地接話,這哪裡能一樣,若是真發生什麼意外的話,後果簡直不敢想。

莫然繼續補充「本來今日也是你跟他一起,回頭看到我而不是你的話,照樣也得生疑的不是,你留在這兒,我去陸府。」

「……」岑福只得默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