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能改變一個人?《左耳》七周年,獻出銀幕初吻的楊洋已變硬漢

古月 2022/04/29 檢舉 我要評論

有人說因為身體代謝,所以現在的自己已經不是七年前的那個自己了,回憶下曾經的自己,你變了嗎?

最近,是電影《左耳》上映的七周年,當時還青澀的主創們,有些在現在已經成了娛樂圈的中堅力量,有的人卻慢慢變糊,讓人感慨時間的魔力。

《左耳》是一部「青春疼痛」系的電影,改編自饒雪漫同名小說,由蘇有朋導演,陳都靈、歐豪、楊洋、馬思純、段博文、胡夏、關曉彤等人主演。

在影片上映七周年之際,主創們也紛紛發文、發圖紀念這部改變了他們中很多人命運的作品。

蘇有朋說:「沒人能取代記憶中的你和那段青春歲月。」

饒雪漫說:「七年了,我還是相信,星星會說話,石頭會開花,穿過冬天的風雪和夏天的木柵欄,你終會抵達。」

陳都靈轉發蘇有朋的動態,回應:「小耳朵的青春歲月,也是我的青春歲月~七周年,感恩相遇。ps:想念我蘇導。」

歐豪則問候道:「七周年 別來無‘漾’。」而歐豪在《左耳》里飾演的角色,正是叫「張漾」。

《左耳》是三個人的第一次

《左耳》這部電影對于很多主創來講是意義非凡的,因為它讓蘇有朋、陳都靈、楊洋三個人都貢獻了自己的「第一次」。

《左耳》是蘇有朋第一次當導演的作品,這是他從唱跳歌手到演員再到導演的一次重要轉變。

要從文本看,饒雪漫的《左耳》是一部比較有代表性的「青春疼痛文學」。饒雪漫是70后人,她創作力旺盛的時期,還是那個流行「新概念」和《萌芽》雜志的時候。

《左耳》小說最早出版是2005年的事情,距離現在也有十多年的時間了,所以當時那種「青春疼痛文學」在這兩年似乎已經是不太流行了。比如同樣是馬思純演的《大約在冬季》,在2019年就沒有掀起什麼水花。

大概是喜歡「青春疼痛文學」的那批人現在已經人到中年,不想再矯情了。而正在青春的一批人,似乎更早熟、開放、有主見,對于曾經那種「青春疼痛文學」并不是太感冒。

不過,蘇有朋拍《左耳》是在2014年,算是抓住了一波「青春疼痛」熱度的尾巴。同一時期還有不知道該看臉還是該看劇情的《小時代》。

而蘇有朋的厲害之處,還在于他在選角上的拿捏非常到位,當時選的那批演員,就讓人覺得和小說人物適配度很高,贏得了不少好口碑。

蘇有朋也憑借《左耳》被提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并獲得了第23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最受大學生歡迎導演獎,給自己的導演生涯開了個好頭。

娛樂圈有「撕漫男」「漫撕男」一說,形容三次元的男主仿佛是從漫畫中走出來的一樣。而《左耳》里的楊洋大概可以叫「撕書男」吧。

楊洋雖然是軍藝出身,但七年前的他還是非常「奶」的。在影片中,楊洋飾演「許戈」,而他也把自己的熒幕初吻給了演「黎吧啦」的馬思純。

楊洋還曾說過,自己在拍吻戲之前,戲還沒開拍,他的小心臟就已經在狂跳了,不知道是緊張更多還是興奮更多呢。

而如今,30歲的楊洋,在《特戰榮耀》中已經完全成長為了一名硬漢。

同時,他也不斷在挑戰高難度,《且試天下》中性格復雜的黑豐息,讓楊洋在最近不斷收獲熱度。

要說《左耳》的幾個演員中,蘇有朋最成功的一次選角,就是選中了當時還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學機電學院飛行器制造與工程專業上大二的陳都靈。

當時的陳都靈仿佛腦門上就寫著兩個字「清純」。她的出現讓人想起穿著校服的奶茶妹妹,拿著棒棒糖的黃圣依和《金粉世家》里的劉亦菲。

《左耳》是陳都靈走上演藝之路的處女作。第一次拍戲難免青澀,但恰恰是這種青澀,匹配了那左耳失聰的對世界同樣青澀的李珥。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用在形容民族興衰、生死存亡的大是大非上其實更為恰當。但套在個人身上,也不是完全不行。因為有的人沉默久了是在積蓄力量,有的人沉默久了卻不知道怎麼發聲了。

要說陳都靈能夠被選中,在自己的處女作中就能當上女主角,無疑是幸運的。而想在娛樂圈里走好走遠并不容易。

沒接受過多少專業訓練的陳都靈,在《左耳》之后的幾年就被清純的標簽給框住了。這使得她遲遲不能突破,演什麼都火不起來。

《左耳》之后,從2015年到2019年的5年間,陳都靈演了四部電視劇、四部電影,都沒能讓她火出圈,而且這個數量也并不算高產。

反而,隨著陳都靈年齡的增大,之前一直依賴的清純漸漸褪去,陳都靈反而找到點演戲的感覺。

可以看到,陳都靈在2020年和2021年,每一年都拍了4部電影,兩年加起來就有8部。現在陳都靈也算是在沉默中,找到了自己的出路,不再局限于清純少女的形象。

而在《左耳》中,飾演「黑人」的段博文卻成了幾位主演中,越來越沉默的一位。

段博文是北京舞蹈學院出身,雖說不是專門學表演的,但北舞也出來過不少演藝圈的明星,比如劉詩詩、李小冉、宋茜、金晨等等。

可惜,段博文在《左耳》之后,只再拍過兩部電影,在演的電視劇里也沒有摸到什麼主要角色。連段博文自己都在節目中說:「我覺得我拍的戲越來越少了」。

段博文在《左耳》的演員表上,番位是可以排在胡夏、關曉彤前面的,但如今的他卻成了幾個主要演員里最不紅的一位,還是讓人有些唏噓。

資源是不是永久的「護身符」?

也許生在什麼樣的家庭,有什麼樣的關系和資源,是不是娛樂圈稀缺風格,很有一種運氣的成分在。

有人能紅,有人紅不了,確實讓人感慨,七年前一起冒頭的年輕人,七年后卻有著迥異的境遇和人生。在《左耳》的演員里,確實有人資源不俗,但資源并不能成為一個人永久的「護身符」。

其中,馬思純就被叫成是「西北圈小公主」,而關曉彤曾被說成是「京圈小公主」,一部電影就湊齊了兩位「小公主」,也是挺神奇。

不過,馬思純當年能演《左耳》也算是她自己爭取來的。當時,馬思純因為不夠瘦,被《左耳》劇組拒之門外。

結果,馬思純硬是在十幾天的時間里減掉了二十斤體重,其中有七天活活躺著沒吃飯,才終于爭取到了這個角色。

之后,馬思純能憑借《七月與安生》獲得影后桂冠,也和自身的實力不無關系。當然,馬思純的姨媽蔣雯麗也在事業上幫襯了她不少。

而近些年,馬思純似乎更沉溺于戀愛,對于事業不太上心,身材管理也沒有做得很好,就算是有再多再好的資源,馬思純恐怕也只能甩手不要了。

「京圈小公主」關曉彤,這些年也發展得平平,雖然作品有一直產出,但讓人眼前一亮的卻很少。

不久前演的《圖蘭朵:魔咒緣起》雖然和導演鄭曉龍以及演員迪倫·斯普羅斯、姜文、胡軍、蘇菲·瑪索合作,但仍然是一個大撲街。

關曉彤現在上的熱搜里,有很大成分是與男朋友鹿晗有關的,比如一會兒傳出兩人分手了,一會兒傳出要結婚了什麼的。

作為馬思純的前男友,歐豪手上的資源也不錯,演過的《我和我的祖國》《我和我的父輩》《長津湖》《八佰》《中國機長》等等都是「大牛」的作品。

而要說歐豪有哪個角色是讓人印象非常深刻,非常抓人的,其實也不多。最近讓他火出圈的,竟然是因為海清在多年前的一句:「你是我的神!」

背靠大樹好乘涼,有好的資源確實可以讓一些演員在娛樂圈里一直擁有姓名,但能不能走上更高的臺階,還是要看自己。

結語

《左耳》中的人物,從校園到社會的幾年間也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心境也變了。只有像黎吧啦這樣死去的人物才會一直活在回憶的青春里。

而《左耳》的主創們也在娛樂圈里浮浮沉沉。也許,紅不紅有運氣的成分,但相信努力的人結果總歸不會太差。

青春中總免不了有疼痛,但沒必要一直矯情其中,偶爾用來懷念就可以了。人還是要向前看,希望7年后,我們都能成為更好的自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