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周生如故》番外,其實很多人都忽略了,不善言談的周生辰暗藏著的「心思」,才是他對時宜最深的愛意

《周生如故》番外,其實很多人都忽略了,不善言談的周生辰暗藏著的「心思」,才是他對時宜最深的愛意
2021/11/11
2021/11/11

周生辰對時宜的愛,一向是深沉而厚重的,無論是劇裡,還是在本文裡。他始終不擅言談,卻會把自己的心意表達至極致。

01 平安扣

第七十六集:

時宜不日便收了周生辰命人送來的平安扣,想著自己方才送了香包給他,心下便不由一陣歡喜。終究是夫妻情深,彼此亦是相互牽掛著的。時宜將那平安扣握于掌心指腹仔細摩挲著,此物價值幾何她並不介意,只念著它背後暗藏著他願她平安之意。千里相思,只為她平安!

小慕時不知平安扣為何物,只望著母親盯著那物瞧著,咿呀著望望平安扣,複又望向母親。小小兒郎尚不知思念為何物,更不知母親因何忽而哭又忽而笑,只探著手臂撫著母親臉頰,似要替她撫一撫心中憂傷。

時宜低頭望向小兒,他雖年幼不善言辭,卻能撫平母親心底憂思。時宜將平安扣系于小慕時衣襟上,又仔細塞入他懷中。小慕時許是知曉此物珍重,小小手掌壓了又壓,方才抬眸望著母親憨憨一笑。

母子出發已有數日,不日便至江邊,便可同崔三娘與族中眾人匯合。時宜念著周生辰,亦念著母親與族中眾人。若非她與周生辰之故,母親與族人無需如此奔波。她心底,終究是虧欠著的。

時宜低頭輕哄著懷中小人兒,小慕時早已眼皮沉沉,此時在母親懷中將睡未睡,一雙小眼強撐著欲陪著母親,又難忍那濃濃倦意,終是闔了眼睡去了。

02 沈策

忽而聽得沉重步履之聲,時宜提早掀了簾子不叫人發出聲響。馬車外侯著一男子,兩手負于身後背向馬車而立,似在望著什麼。男子身量頎長,雖一身粗布素衣,卻仍舊氣勢壓人。

男子聽得身後響動,回身望向時宜。怔了半晌,方才同她施禮,瞧著她懷中小兒,放緩音量喚她嫂夫人。

時宜又仔細打量來人,見著眾人待他不同,心下已知曉,來人便是周生辰所托之人,乃眾人之將沈策。

沈策薄唇微勾,世人皆知南辰王妃相貌平平,不住替周生辰惋惜。然沈策如鷹一雙慧眼卻識得,此女子並非尋常女兒。現下雖身著粗布衣料,卻淡定如許,眸光中自散發著體面,叫人忽視不得。

時宜仔細將小慕時放至軟墊之上方才下了馬車,盈盈同沈策施禮,喚他將軍。

沈策微一頷首,著人仔細照看著小慕時,抬腳往一旁踱離去。時宜知曉他定然有事同她講,她心下亦有諸多疑惑欲同他探個一二,便隨著他一同而去。

行至無人處,沈策方才駐足,自懷中取了一隻匣子遞與時宜。此物乃崔三娘貼身之物,此番他匆匆趕來便是替崔三娘知會時宜,母族眾人現下安好,她無須憂心惦著。

時宜靜默半晌,她自是知曉母族眾人現下安好的。他仔細思量,步步縝密,護著她與小慕時,又將母族眾人托了摯友,便是知曉沈策能護眾人周全。但沈策乃敵國將領,他替周生辰走這一遭,二人皆是頂了諸般風險。她既知曉,周生辰又因何不知其中利害?

沈策似明瞭時宜心思,淺笑道:「我與兄長雖素日甚少相見,卻一見如故。如今他為妻兒謀劃,我便是頂了通|敵的罪名也須得替他籌謀一二。此番他知曉情勢險峻,冒了險找我。我本以為他要我助他起兵,卻不料他只要我照應著將你們母子與崔氏一族南遷。」

時宜心下明瞭,北有南辰王,南有臨江王。此二人皆有帝王氣魄,敵國忌憚自不必說,朝中亦有人忌憚著。行將稍有不慎,便是滿盤皆輸之舉。周生辰此番只為她們母子與崔氏一族,便尋了沈策幫忙,著實將她置于心尖極重之處。若非他,他不會冒險過江。若非她,他不會尋他冒險過江。

03 夫妻一體

他之于他,乃兄弟情誼。她之于他,乃夫妻情誼。時宜垂眸,心下為之動容。沈策此興雖是因著周生辰之故,卻終究是為她與母族。時宜欲與沈策行大禮,卻為他抬手阻攔。他因周生辰方才冒此生死之險,他們夫妻本為一體,無須行禮叩謝。時宜心下呢喃,夫妻一體,嘴角微彎。

沈策又笑道:「此前我曾勸兄長,劉子行無德無行,不如趁早起兵。他乃皇室血脈,又師出有名,眾人皆服。但兄長卻說,王妃素喜平和安靜度日,極不喜那繁雜禮數。且,他一生只願與你白首,心無旁人。」

時宜心下一暖,他不願起兵,即便劉子行此前諸般責難于他,他亦只生了退隱之意。現下卻為她縝密謀劃,只為著同她一生白首。他心中念著蒼生,亦念著她。她之于他,與蒼生同重!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