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后,再看那英、田震各自的境遇,差距一目了然,卻讓人意難平

古月 2022/04/24 檢舉 我要評論

2001年,那英坐在「中國流行歌曲榜」頒獎晚會的現場,這一次她要領的是「內地最受歡迎女歌手」獎。

但當她正準備走上領講臺的時候,一個紅色的身影先她一步沖了上去。

這個人大家也很熟悉----歌壇天后田震。

以這一天為分界線,之前還頗有點惺惺相惜的兩個人漸行漸遠,如今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在這之后20年里,「那英與田震不和」的消息成了娛樂圈經久不衰的熱點話題。

01

那英和田震在樂壇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兩人都是以模仿他人為起點開啟了演唱事業。

不過,她們的成長環境并不相同。

1967年,那英出生在遼寧沈陽的一個中醫世家,從小愛唱歌的她先是加入遼寧少年廣播合唱團,后來又考入沈陽歌舞團,也是在這里,她一步步成長,通過模仿蘇芮在當地小有名氣。

不過,家里人對她沉迷唱歌這一點頗有微詞,直到1988年的「陽光杯」青年歌手大賽。

在這場比賽中,那英憑著《一樣的月光》《我找到自己》獲得了谷建芬的賞識,被對方收進學習班。

這下,她的家人也無話可說了。

而那英骨子里的自信也在這個時候顯露無疑,曾經有一次谷建芬在接受采訪的時候就說過,那英進學校不久就對她講:「谷老師,你放心,以后你就偷著樂吧。」

事實上,那英確實沒有吹牛。

雖然最開始只能靠模仿蘇芮獲得一點關注,但被谷建芬收為學生的當年,那英就憑借著一曲《山溝溝》闖出了名號,這首歌還是 1988年中國香港年度十大金曲之一。

后來的《山不轉水轉》更是讓她爆火。

不過,早在那英還在夢想和現實中掙扎的時候,田震已經在樂壇獲得一席之地。

02

1966年,田震出生于北京的一個軍人家庭,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也是唯一一個女孩。

因為父母工作繁忙,田震小時候是跟著鄉下的姑姑長大的,直到8歲才被接回家里。

所以對田震來說,8年無拘無束的鄉村生活奠定了她性格的底色,回家之后更是無法融入新的環境。

在那段孤獨的日子里,是鄧麗君的歌聲陪伴了她的成長。

1984年,田震開始了歌手生涯。

了解田震的人都知道,田震的歌聲充滿力量和甜美派格格不入。

但是,她在剛出道的時候卻選擇了模仿鄧麗君。

出道頭一年,田震就發了兩張專輯《美麗的海灣》和《無名的小花》。

不過這兩張專輯反響平平,直到第3張專輯《莫尼卡》橫空出世,田震火了。

這次的專輯不同于以往模仿鄧麗君,是真正的田震特色,她之所以會突然改變路線,也是有人慧眼識珠。

當時是音樂制作人吳海剛想要邀請田震唱一首新歌,這首歌很好聽但和田震以前的風格大不相符,所以田震還不愿嘗試,最后也只是迫于吳海剛的堅持才硬著頭皮上了。

結果這一次就不得了,她的歌聲征服了在場所有的工作人員,這首歌就是《最后的時刻》。

1985年火了之后,田震的歌壇事業更加順利,金曲層出不窮,還多次代表國家參加慰問演出。

1998年,田震成為第1個在全國舉辦巡回演唱會的內地歌手,其火爆程度可見一斑。

同樣是在這一年,那英也連續6次參加春晚,那首經典的《相約九八》,就是她與王菲在這一次的節晚會上合作的作品;而她推出的第3張專輯《征服》也讓她成為首位入圍台灣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演唱人獎的大陸歌手。

此時,那英和田震都在各自的賽道上奮力奔跑,雖然同為歌手,但并沒有什麼沖突。

或許因為「后輩」的身份,那英還不止一次在采訪中表達對田震的欣賞,有一次媒體稱呼那英為「歌后」

她更是連連擺手:「只有毛阿敏和田震才有那樣的成功。」

但這種和諧在2001年被打破了。

03

當田震氣勢洶洶地站在「中國流行歌曲榜」的頒獎臺上時,其他人都懵了。

其實田震來這里的原因很簡單,她要為自己討個公道。

「經過歌迷投票,并且經過公證處公證過的‘內地最受歡迎女歌手’得獎人是我,可就在剛才我被告知這個獎被頒發給投票率第二的歌手。」

田震的話是真的,而所謂投票率第二的歌手指的就是那英。

當時兩人差了5000票,所以按照規定,「內地最受歡迎女歌手」的獎項確實應該頒給田震。

不過,主辦方倒不是因為有什麼內幕才把獎頒給那英,而是因為這個獎項有一項不成文的規定:領獎者必須到現場。

而田震在接到主辦方通知的時候,恰好有一個演出和頒獎時間撞了,所以無法到現場。

這一點她身邊的工作人員也在事后做出了回應:田震那兩天確實有安排身不由己,不過也提前告知主辦方會盡量爭取。

最終,田震的確想辦法推開了工作,訂了下午5點多的飛機直奔會場。

而主辦方方面或許是擔心頒獎典禮臨時出差錯,所以在飛機起飛前5分鐘告知田震這個獎項已經給了其他人。

這才讓田震氣不過,甚至直接沖到臺上斥責主辦方的原因。

最后,田震更是毫不客氣的說了一句:「主辦方這種極不嚴肅的做法令我痛恨,這個獎不領也罷。」

在這個過程中,主辦方幾次想要打斷田震的發言,還直接關了她手中的麥克風。

麥克風被關后,田震放下話筒揚長而去。

其實從田震的發言中不難看出,她憤怒的對象是主辦方。

關于這一點,她在接受采訪的時候也說過:「我是對事不對人。」

不過,就算她在此事中沒有刻意針對那英的意思,可事情曝光后,最尷尬的的確是那英。

在當天的頒獎晚會上,那英選擇了克制,在田震走人后上臺領獎時,發言稱:也許我是最幸運的,但我不是最好的。

說完后眼淚嘩嘩直流。

「田那之爭」從此拉開帷幕。

04

坊間一直有傳聞,自從發生了01年的頒獎事故后,田震就被歌壇封殺了。

這種說法是純粹的無稽之談,因為如果了解田震的行程會知道,01年之后,她接著就在之后三年連續登上春晚,各種行程接連不斷。

2003年,田震還發行了《風雨彩虹鏗鏘玫瑰》,這首歌在2007年被選為女足隊歌。

至于那英雖然在當時的領獎臺上顏面盡失,但她在歌壇的發展沒有因此陷入停滯。

2002年,她首次在內地舉行個人演唱會,而在這之前她也成為了第1個在香港紅勘體育館舉辦個人演唱會的大陸歌手。

與此同時,也有人意識到了兩人之間若有似無的火藥味。

比如2004年,田震去了春晚,當時就有傳聞稱那英也受到了邀請,但因為田震是獨唱、而她是合唱節目,覺得跌份,所以主動退出。

而田震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更是連客套話都沒說:「我和那英不熟。」

這兩人的矛盾似乎還引起了一波站隊之爭。

一次楊坤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記者問他:「會邀請誰來當嘉賓。」

楊坤回答:「兩個天后。」

「兩個天后是誰,田震和那英嗎?」

聽到記者這麼問,楊坤臉色一變:「田震?我不認識。」

而類似證明兩人之間隔閡未除的事情還有很多。

當然,這兩人之間的矛盾或許有其他人拱火、甚至是炒作的可能,但如果說她們對彼此毫無心結,也不現實。

05

正當人們以為「田那之爭」會一直持續下去的時候,這場爭端卻以一種奇特的形式平息了。

2007年,田震暫別歌壇,遠赴國外養病。

其實田震的病不是短時間內發展起來的,1998年她就被查出患有「慢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這是一種血液病,簡單來說是因為免疫紊亂而引起的血小板減少。

而田震雖然一直在用藥物控制病情,但她有抽煙、喝酒的習慣,所以隨著年紀的增加,情況也越來越嚴重。

因為病情,張衛寧在2003年向田震求婚的時候,田震還選擇了拒絕。

不過兩人的感情并沒有因此受到影響,尤其是田震不得不退出歌壇之后,張衛寧更是推掉了許多工作,陪她調養身體。

2010年,兩人正式領證結婚,田震的病情也有了極大的好轉。

身體逐漸康復,田震也有了復出的打算。

事實上,雖然說2007年暫時隱退,但她在接下來的幾年中都有活動。

尤其是2009年正式復出時,她就選擇了為建國60周年獻禮影片《潘作良》獻唱主題曲《愛如彩虹》當自己的復出首秀。

不過雖然只是短短隱退了兩年的時間,雖然她之前在樂壇闖下的名頭依然響亮,但想要再度復出也不容易。

在她隱退的這兩年里,許多樂壇新秀脫穎而出,「田震」逐漸成為了一個時代的符號,卻很難繼續引領新的潮流。

之后的一段時間,田震一直沒有什麼新的作品,還有人曝出她商業走穴的照片。

毫無疑問和,田震如今在樂壇的發展和2007年之前相比,確實相差甚遠。

但是,如果要對比2007年前后的幸福指數,如今卻并不比以前差。

現在,田震經常會在一些社交媒體上分享自己和老公外出游玩的照片,生活過得相當愜意。

而且從她分享的這些照片中不難看出,雖然已經逐漸從娛樂圈淡出,可她的生活沒有因此受到影響,甚至變得更加豐富多彩。

她和她老公兩人攜手走過多年,經歷了許多風風雨雨之后,感情也變得更加堅定,這一點尤為讓人羨慕。

只是對于那些喜歡田震的歌迷來說,無法繼續看到偶像在歌壇散發光彩,是一件讓人頗為意難平的事情。

那英則是選擇了完全不同的道路。

如今那英仍然活躍在娛樂圈中,而且早就成了說一不二的「大姐大」。

這些年來,那英在樂壇的成就越來越高,2010年成為首位在臺北小巨蛋舉辦個人演唱會的大陸歌手,2019年又作為唯一一個被邀請參加第8屆ABU亞洲太平洋電視歌會的中國內地歌手出現在了NHK大劇院舞臺上。

不過,在事業發展得如火如荼的同時,他線上所受到的爭議也越來越多。

那英是個火爆脾氣,在她年輕的時候這一點就表現得淋漓盡致,她的老師谷建芬更是說過:「生了一副好嗓子,配了一個狗腦子。」

這種脾氣性格導致外界對她的評價極為兩極分化,喜歡她的人認為單純直率,比如王菲就說:「那英是個極其直率、大大咧咧的人。」

討厭她的人感官則完全相反,認為她沒情商、仗勢欺人甚至是沒教養。

對于這些爭議,那英本人倒是看得開:「我挺得罪人的,我這嘴太損了。」

但不可否認的是,那英受到的爭議太多都無法動搖她在樂壇的地位。

和在事業方面的發展相比,那英的感情路要坎坷一些,不過好在兜兜轉轉許多年,還是找到了最終的歸宿。

那英的老公是圈外人,典型的高材生,上世紀90年代從德國留學歸來,開了幾家酒吧,比如著名的VICS就是他的產業。

如今,那英和田震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如果硬要讓這兩人的現狀一較高下,也很難做出推斷,畢竟她們選擇了不同的道路,結果自然也大不相同。

在娛樂圈的發展上,兩個人確實拉開了差距。

不過,既然這是她們自己的選擇,那就祝她們如月之恒,如日之升。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