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周生如故》:周生辰與時宜的蜜月之行,倆人暗戳戳秀恩愛,好甜蜜呀

《周生如故》:周生辰與時宜的蜜月之行,倆人暗戳戳秀恩愛,好甜蜜呀
2021/11/23
2021/11/23

周生如故上星了,接下來我們就可以在電視機上再看一回周生辰了。在此之前,先甜上一陣子。

01 暗戳戳秀恩愛

第八十二集:

此番南蕭之行,周生辰與時宜一面遊玩,一面悄然打探消息。因而,倆人便也沒少往繁華煙柳巷子鑽。周生辰本不打算領了時宜一道去,奈何拗不過她的小性子,便只得由她替換了妝束,扮作男兒一同跟隨著。

花舫之上,周生辰與時宜連同桓愈一道坐著飲酒。桓愈瞧著周生辰與時宜,二人雖雙雙著了男裝,眉目間卻仍舊絲絲纏繞,叫人看得不由對二人關係心下生疑。方才送酒的小丫頭,瞧著時宜許是歡喜,又瞧著她同周生辰眼神膩歪,眉頭便不自覺地皺起。

眼見二人眼神愈發粘膩,桓愈清咳一聲道:「你們二人可還記得此行的目的麼?十三兄,你是領著你的小弟十一來秀你們的恩愛的麼?」

桓愈沖二人勾一勾手指,手中摺扇往船尾那小丫頭一指,悄聲道:「瞧著沒,方才那丫頭本是對十一有些心思的,生生被你們二人這斷袖之癖給嚇到了,眼神裡滿是詫異地便退下去了。」

言罷,桓愈無奈搖頭,坐直身子撚起茶杯輕抿著。這夫妻二人當真情深,在南蕭住了幾日,現下愈發不遮掩著了。便是分開片刻,眼神便也追著去了。

時宜面頰一紅,身子不自覺往後退了退,垂首時眼眸卻仍舊往周生辰處瞥著,悄然望著他。見他現下眼神正往自己這處瞥,抿唇笑笑,將頭垂得愈發低了些,心底似翻了蜜糖罐子一般。

南蕭之行著實令她心下歡喜,無須拘著南辰王與王妃之名,無須忌憚著旁人言論,只須依著內心渴望,同他牽手漫步,同他月下小酌。周生辰亦無須一再憂心諸多雜事,只同她安然度日。

眼見著二人眼神裡仍舊絲絲縷縷訴著情義,桓愈不由無奈搖頭:「罷了,只叫人當你二人便是那般關係吧。不過今日我們另有要事在身,可不能一味顧著談情,忘了此番出行之意。」

桓愈低聲警醒著,時宜微微頷首,竭力斂一斂眸底笑意,複又抬頭佯作無事一般望向船外:「我去船頭吹吹風,二位兄長慢用。」

02 時宜時宜起身往船頭走,若仍舊坐在這小小船艙之中,恐怕她無法將眼神挪轉,仍舊不自覺便要往他那處瞧著。便是如今出了船艙,亦仍舊豎了耳朵不自覺地要聽一聽船艙中那二人交談之事。

桓愈調侃周生辰與時宜,便是換了衣著,亦改不得心性,一往情深倒叫人心下羡慕不已。周生辰只輕笑不語,由著桓愈拿他與時宜調笑,不時地眼神往時宜那處瞥一眼。

忽地聽得似有女子同時宜招呼,周生辰目光偏轉望向時宜。她身子偏轉望向一處,大方頷首,似在同什麼人打著招呼。

桓愈眼底一亮,時宜方才往船頭一立,便有女子同她招呼著。桓愈望一眼周生辰,二人面面相覷,心下暫態了然。想那同時宜招呼的,便是湖上花舫,做些皮肉生意之人。現下裡,三人便正好借此由頭打探些消息回來。

花舫上有女子嬌笑著同時宜打掃:「不知公子可是一人獨行,若覺得悶了,便來我們花舫上同飲一杯,叫姐妹們替公子彈奏一曲助興,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時宜自是曉得這花舫是做何用之故,現下便趁著機緣好好打探一番消息。時宜淺笑頷首,一把摺扇于手中把玩著甚是熟稔:「我這船上還有兩位哥哥,不知姑娘可願容我兄弟三人一道上船?」

女子見時宜面若潤玉,風姿翩然,自是不舍錯過此般俊俏小生的,便欣然點頭應允了。

時宜轉頭望向船艙之內,同周生辰二人招手道:「二位哥哥,我們兄弟游湖有些無趣,不如同幾位姐姐們一起飲酒和詩,可好?」

周生辰淺笑,眸光溫柔寵溺。他的時宜,現下一副謙謙君子模樣,難怪方才那船家小丫頭望著她出神。周生辰同桓愈眼神交匯,起身付了船家銀錢便往出走。

畫舫上諸位女子本想著時宜如此樣貌便已是兒郎之中的翹楚,現下又見著桓愈同周生辰,長身玉立,溫潤且儒雅,同如此男兒飲酒和詩,著實乃一幸事。女子面面相覷,難掩眸底欣喜之意,吩咐著將花舫往時宜這處靠近。

03 尾聲時宜回眸同周生辰相視而笑,微微頷首之際,已將心思互換。此番,他須得好生應酬一番,既探得消息,卻又不許他同那船上女子當真如何。周生辰俯身湊近些同時宜道:「稍後還望十一多收斂著些,莫要將醋罐子翻了才好。」

他著意同她鬧,時宜又不好多言,偏頭望向周生辰咬牙切齒道:「你若同旁人逾了矩,晚上便不叫你回房。」

言罷,時宜又悄然瞪了周生辰一眼,轉身望向花舫,仍舊同船上女子打著招呼,好似興致極濃一般。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