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之下》番外:新年陸大人撒糖,陸驛咬今夏定婚姻

《錦衣之下》番外:新年陸大人撒糖,陸驛咬今夏定婚姻
2022/01/02
2022/01/02

第二十一章 陸驛解憂再咬今夏 定婚姻文淵求看管

陸驛伸手替今夏抹淚,帶著薄繭的大手有些粗糲,卻真實溫暖,今夏環住陸驛的腰身頭靠在他的胸前,哽咽道:「我以為再也見不到大人了呢?」

聽她這般說,一絲惶恐又向陸驛襲來,他不知道她剛剛經歷了什麼,暗自吸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堅定的看著今夏:「就是將京城翻個底朝天我亦把你找回來。」

「大人,你知道嗎?要不是吉蘭泰妹妹給我的那一小盒藥粉,就算是你找到我,也可能一切皆來不及了……」今夏語氣平緩地不真實。

陸繹托起今夏的下頜:「你忘了,你有金甲神人護佑?」今夏現出澀澀地笑渦,悠悠地將事情的經過講與陸繹。陸繹聽得心驚肉跳,拳頭握得咯吱響。

「今夏,答應我,無論如何不要做傻事,有我在定不會讓人欺負你,亦不會讓你受委屈,」陸驛深情地望著今夏的眼睛,「無論何事皆要跟我說,讓我來想辦法。還有,無論如何不要丟下我。」陸驛緊緊地摟住她,生怕她插翅飛走了一般。

「那大人以後有事亦要與我說,亦不可擅作主張,亦不可再丟下我。」今夏以同樣的深情回望著陸驛。陸驛明瞭今夏的所指。

「我答應你,為了你,我今後行事定會謹慎再謹慎。」

「公子,打擾了。老奴給您熬了一碗藥。」忠伯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今夏急忙抽身,鬆開抱著陸繹的雙臂。「什麼藥?」陸繹甚是納罕「拿進來吧!」

忠伯開門進來,將藥放在桌案上「公子,适才您那一口血,可把老奴嚇壞了,這是老爺在世時,府上常備的活血化瘀的補藥,老奴記得方子,給您熬了一碗,定要趁熱喝了。」

「謝謝忠伯。」陸繹答道,心下了然忠伯是有意想讓今夏知曉這件事,更主要的是讓今夏多關心自己。豈不知,如此一來,一番盤問便在所難免了。

果然今夏驚得一愣,「大人,你吐血了,怎麼回事?」忠伯道:「老奴多嘴了,公子聽說姑娘被不知來路之人劫走,急火攻心,一口血噴出來,可是嚇煞老奴了。」

今夏急忙拉過陸繹看他的臉色。「沒事,我不是好好的嗎?」陸繹微笑道。端起藥碗一飲而盡,將空碗遞與忠伯。「公子,老奴多嘴了,但老奴不得不說。」

看著忠伯出去,今夏的眼圈又開始泛紅,雙手在陸驛的胸口……

「好了,這般擔心我,早點嫁過來,日日看著我便是。」陸繹驀地湊進,毫無徵兆地使勁兒咬了一下今夏下撇的小嘴。

今夏吃痛的瞪大眼睛「幹嘛咬我!」今夏嗔怒道。水漾的櫻唇登時微腫血色彌漫。

「喜歡呀!」陸繹輕笑,又咬一下,這回力道小了許多。

「哎呀,大人幹嘛!好痛,好痛的!」雖然這回力道小了許多,但前面的痛還在持續,今夏氣急伸手去推陸繹。

陸繹紋絲不動,他就是想調笑一下,讓今夏快速忘記那些不愉快的事。今夏見推他不動,踮起腳尖「那大人亦讓我咬一下。」

「好,隨便咬。」陸繹揚起下頜,今夏踮起腳尖亦是夠不到。

「大人耍賴。」

「呵呵,我說隨便咬,怎麼還耍賴了。」

今夏見他揚著下頜,嘴是夠不到了,但脖頸抻得修長,便使勁兒在陸繹的脖頸處咬上一口,整齊的牙印甚是醒目。

哈哈哈哈……今夏嘻嘻地笑起來。陸繹垂下頭看著她的笑顏「笑了,不哭了。」

「嗯,嗯,大人,我餓了。」今夏撅起小嘴。

「好,李嬸應該已經準備好了,我們去吃飯。」陸繹拉起今夏

來到飯堂。

這頓飯今夏吃得甚慢,因為嘴疼。陸繹好笑地看著她:「這般吃相倒是甚好,以後吃飯前,皆要如此伺候了。」口上如此說,心下還是很心疼,用過飯,立即拿來藥膏輕輕地給今夏的嘴唇塗上一層,今夏再三說明日便好了,陸繹還是塗好才肯甘休。

塗上藥膏,今夏連話都不敢說了,舌頭一碰嘴唇,苦澀的藥味兒便滲入嗓子,咽不下吐不出,堪堪地難受。

「看來,這招不僅于用餐有益,亦能讓袁捕快少些個嘮叨。」陸繹憋著笑,看著今夏半張著的紅唇。

「大人,我要親親。」今夏氣急,含混不清地道出一句。

「哈哈哈,再親,你的嘴會腫得更高。」陸繹終是沒憋住,笑得甚是得意。今夏只剩下乾瞪眼的份,本來說親親,是欲將唇上藥膏蹭些到陸繹的嘴上,沒曾想偷雞不成蝕把米。

今夏甩掉陸繹拉著她的手,撅著嘴自顧自地向前走。陸繹知道自己將人惹急了,疾步追上去,將人打橫抱起來到書房。

將今夏放在軟塌上,找出黃曆翻看。「今夏,七日後便是吉日,宜婚嫁,我們便七日後成親如何。」陸繹坐到軟塌一側,輕撫著今夏的小手,今夏先點點頭,後又搖搖頭。

陸繹看著她,「大人,能忙過來嗎?」今夏含混道。今夏知道今晚的事會讓陸繹將婚事提前,但沒想到會這般快。

「這些你都不用管,我來安排。早點把你娶回家。讓你日日看著我,免得我學壞了。」 陸繹輕輕淺淺地笑著。

「學壞?」今夏歪著頭看向陸繹,這兩字說得倒甚是清晰。

「嗯,哪日我若是不受控,對你做了壞事,你又該罵我登徒子,偽君子,臭男人……」 今夏不等陸繹說完,直接去捂他的嘴。

「大人,大人你何時變得這般……」「哎,哎,好苦啊!」「壞」字沒說出口,舌頭沾到的藥膏隨唾液進入喉嚨,今夏用手扇著伸出的小舌,「苦死小爺了」。

「我早就說過我可不是什麼坐懷不亂之人,我是陸閻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