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星漢燦爛:看完原著后發現,淳于氏上位真相比搶好姐妹郎婿更精彩

古月 2022/08/04

淳于氏帶著汝陽王妃大鬧程府婚宴的劇情,看著太解氣了——她以為老王妃都親自發難了,這一次程少商怎麼著也得掉層皮。

卻沒有想到最后吃大虧的竟然是自己。

文帝、宣后、越妃都來為少商撐腰,她勝券在握得來,能灰溜溜地走出去,已經是萬幸了。

只不過從此之后她就不能進宮,也不能走出家門了。

太解氣了!

淳于氏讓人討厭的原因,除了總是出來干涉凌不疑和程少商的婚約,最主要的還是十六年前的上位手段。

——趁表嫂流落在外,爬上表哥的床,就應經很齷齪了,何況表嫂在家的時候,一直和這個寄人籬下的寡婦情同姐妹姐妹呢?

關于這件事,都城中流傳這樣一個版本,當年霍君華帶著兒子凌不疑輾轉回到家里,發現淳于氏已經越俎代庖,成了凌侯夫人。

霍君華非常氣憤,吵鬧一番后,在凌益的百般哀求下,她還是堅持絕了婚,自己一個人帶著孩子去了杏花別院。

不久后,她就瘋了。

知情的人提到這件往事,無不唏噓,私底下議論時的說辭無外乎霍君華太沒道理,夫君身在侯位,家里多一個妾室,有什麼了不起的,非得把自己搞得瘋瘋癲癲的,惹人笑話不說,自己也沒有好過到哪里去。

沒有人質疑傳聞究竟是不是真相,卻對凌益時常去杏花別院送東西,以及對兒子的喜歡和炫耀,津津樂道。

怎麼看,他都不像是一個鐵了心要拋妻棄子的人。

事實上,事情的真相,遠比都城人看到的、聽到的,要復雜得多。

揭開它的是凌不疑。

新婚前夜,凌不疑把凌侯全家騙到城外過大壽,趁機報了殺父滅族之仇。

原來,他是霍家的血脈,十六年前在書房的暗格里,親眼看見假裝給霍將軍療傷的凌益,用匕首割斷了對方的喉嚨。

凌不疑在霍君華的幫助下,有幸活了下來。

仇恨的種子也在那時種在了心里,他一直在尋找當年的真相,一直在等待復仇的時機。

在確定凌益通敵賣國之后,他一刻也等不下去了,已經錯過最好復仇時機的凌不疑,怕事情耽擱下去,等到凌益和都城的王公貴族們聯姻之后,再想報仇雪恨,就會在面對盤根錯節的姻親關系時,無從下手。

雖然他很清楚后果有多嚴重。

凌益一家死于非命,三皇子正在苦于沒有證據為凌不疑脫罪時,程少商給他提了一個醒,凌益通敵的證據會不會在淳于夫人手里。

三皇子何其聰明,他馬上就想到淳于氏會把東西放在唯一有交情的汝陽王妃那里。

果然,三皇子在汝陽王妃屋里的一尊佛像里搜出了凌益通敵賣國的信件,這些書信足以證明,當面孤城一役,霍氏全族就是死在凌益的手中。

對于罪魁禍首來說,這麼重要的證據,在一切風平浪靜之后,急著銷毀還來不及呢,怎麼會交給別人?

他不怕被人發現?

凌益還沒有那麼傻。

合理的解釋就是,淳于氏手里的證據,是她自己找到的。

她之所以十數年如一日地把證據保存得那麼好,是因為私心私欲。

而她的私心早就昭然若揭了——想嫁給青梅竹馬的表哥,奈何表哥眼里只有表嫂,無奈之下,她不得不動用點小手段了。

于是,凌益的書信就到了這個有心人手里。

戰事結束之后,她以此要挾,成了凌侯夫人。

而霍君華堅持絕婚,除了被拿了把柄的凌益不敢讓淳于氏做妾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她親眼看見凌益的人對他的娘家人開了殺戒。

更重要的是,她要保護凌不疑,這個霍家唯一的血脈。

是的,當初孤城混戰,霍君華出來找兒子的時候親眼目睹了慘劇,發現了侄子之后,她二話不說把對方抱在了懷里,因為阿猙和阿貍長的很像,沒有人懷疑凌不疑的身份。

凌不疑逃過一劫。

霍君華卻再也不敢回凌府了,她怕凌益認出侄子。

如果不是執著的崔侯在偏僻鄉下找到他們姑侄倆,恐怕凌不疑長大成人后,很難像現在這樣一舉報了家仇。

回到都城后,霍君華并不稀罕凌益又娶了誰,她心里想的只是如何在別人不知情的情況下,把霍家唯一的子嗣養大成人。

她利用了淳于氏上位這件事,鬧了個沸沸揚揚、人盡皆知,然后趁機離開了凌益的視線。

起初,霍君華的腦子是清醒的。

但,在始終忘不掉娘家人慘死在自己郎婿刀下這個事實的折磨下,漸漸地真瘋了。

淳于夫人幾次三番挑釁凌不疑,干涉他和程少商的婚事,甚至還多次搬出汝陽王妃,凌益都不敢聲張的原因看,自然是因為她手里的證據。

一個死了女人,靠爬床上位可恥,但至少從根本上說,那個愿意讓他爬床的男人,總歸是默許的。

但,如果靠可以置對方于死地的手段,逼他娶自己呢?

還有何感情可言?

怪不得,她要把證據藏在汝陽王妃那里,如果藏在家里,凌益就算是挖地三尺也一定會找出來,真到那個時候她能不能有名或者都是個未知數。

用這樣的手段得來的丈夫,香得了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