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之下》開播兩周年,繹夏新婚紀念日,陸大人依舊「獨寵」今夏

《錦衣之下》開播兩周年,繹夏新婚紀念日,陸大人依舊「獨寵」今夏
2021/12/29
2021/12/29

一轉眼,陸繹和今夏已經成婚兩載。陸小小也從一顆小豆芽漸漸茁壯成長為一個小小少年,如今也已經可以牽著袁大娘的手滿院子溜達。只是小人兒心性貪玩,對世界又滿是好奇之心,一個看不住,便將他爹在院子裡特地給娘親種的玫瑰給掐掉了。往年總能被拿來哄老婆開心的玫瑰,還來不及開花,就在冒頭時被兒子這麼給掐滅了,陸繹心裡有苦,卻又礙于老婆的護子之心,不敢和陸小小算帳,只得默默吞下憤憤,只將那昭獄裡的囚犯審得愈發嚴苛了些。陸閻王的名號,也因此又被人拾起。

陸繹一手把玩著那柄寒光閃閃的剔骨刀,一邊看著眼前瑟瑟發抖的男人。陸繹垂眸,嘴角微微扯了扯,淺淺的笑意裡滿是令人膽顫的陰森。就連一旁跟著的岑福都忍不住打個寒噤,他家大人這會兒情緒又不大好了。

「說吧。」陸繹抬了抬手,將那柄剔骨刀作勢往男人身上比劃著。儘管隔著一段距離,並不能真正傷害到男人,他卻仍舊嚇得兩腿發軟,幾乎不能站立。一股溫熱的液體帶著令人厭惡的味道順著男人的褲管緩緩流出,陸繹嫌惡地皺了皺眉。岑福趕緊送上一方乾淨的新帕子——雖然這種事情在詔獄裡並不算什麼新鮮事,但他家大人愛乾淨,這樣的事,他依然接受不了。

男人雙膝一軟便直挺挺地跪倒了,顫抖著嘴唇卻發不出一個音節。

陸繹早已經見慣這種情形,冷哼一聲,將手裡的刀扔回原位,淡淡叮囑著岑福仔細做好記錄,審完了便早些回去歇著罷了。

出了詔獄,陸繹抬眸看天,日頭已經西沉,掛了一半,將整個天空映得一片桔色暖意。料想著今夏還在當差,陸繹緩步踱著去六扇門接她。

如今雖已是為人母的她,卻仍舊執著于斷案追凶。錦衣衛指揮使陸大人家的媳婦,不安生在家做她的當家主母,成日裡在街上到處喊殺喊打地追著疑犯不放。世人對此早有非議,卻奈何陸繹寵著,一個個也只有羡慕嫉妒的分兒,卻沒有人敢質疑半句。

陸繹剛買了新鮮的桂花糖糕出來,迎面撞過來一個人影。陸繹下意識便要躲開,卻在看到那身熟悉的制服還有那抹嬌小的人影之後將人順勢攬入了懷裡。

「大、大人,怎麼是你呀?」今夏剛想怒駡攔住她的人,聞到熟悉的味道之後一抬頭便撞進了陸繹漆黑的眸仁裡,一雙漂亮的杏眼立刻彎成了一道月牙。男人嘴角帶著極淺的笑意,低頭望著懷裡一臉薄汗的姑娘。

陸繹從懷裡取出帕子仔細地替今夏擦擦汗,口吻滿是寵溺地輕斥道:「又是滿身的汗,一會兒又要著涼了。」

今夏匆扒拉著陸繹的手,急急指著不遠處已經漸漸跑遠的人:「大人,我在抓賊呢,你別攔著我!」

陸繹輕歎一聲,看了一眼今夏身後剛剛追過去的六扇門捕快:「六扇門不只是你一個人,還有別人。抓賊這樣的事,交給別人去做就行。」

「不行不行,他們會跟丟了人的。」今夏又急又惱地看著陸繹,可是無奈掙不脫他的臂膀,只得看著人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裡。

今夏氣鼓鼓地撅起小嘴巴,臉上非常明顯地寫著我在生氣的字樣。陸繹不急不惱地握著今夏的手牽著她往回走,不時將另一隻手裡握著的桂花糖糕拎到眼前嗅一嗅。香甜的桂花味隱約鑽進鼻尖,聞著就令人胃口大開。今夏有些沒骨氣地眼睛不斷往陸繹的方向瞥著,嘴巴不自覺地吞咽著口水。她有些懊惱地承認,自己這貪財好吃的毛病一直改不掉,總是被陸繹拿捏得死死的。

見今夏的思緒被分散,陸繹不由垂眸輕笑,嘴角勾起一抹愉悅的笑意:「你現在是捕頭,不需要事事親自出面。你要多花一些心思在如何提升他們的能力上,而不是事事親力親為。既累著了自己,又讓下面的人得不到提升。何苦如此讓自己裡外操勞呢?」

陸繹的聲音戛然而止,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他不願意再和她繼續揪著這個話題聊下去。這個日子裡,他們應該更多一些浪漫和幸福,至于其它的嘛,可以留著以後慢慢地聊。

「今夏,你記不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陸繹抿唇,側眸看著今夏。今夏跑了一天早已經餓的肚子咕咕叫的了,一雙眸子可憐巴巴地落在陸繹手裡那包點心上。

陸繹有些無奈地歎息,仰頭看一眼:「走吧,先領你吃飯去。真是個饞貓!什麼都記不住,這吃喝倒是忘不了。」

今夏四下環顧一圈,這不就是當初她和易老三相親的那個飯店麼?今夏忽然一拍腦袋,她只記得此前她在這個飯店裡拒絕了易老三,卻忘了當年她也曾在這裡表明了自己想要嫁給他的心跡。後來陸繹便戲稱,她只記住了別人,記不住他。打那以後,兩個人所有的紀念日便悄悄挪到了這裡來過,免得他又笑她什麼都記不住。

今夏有些心虛地跟在陸繹身後上樓:「大人,對不起,我忘了。」

陸繹嘴角微微一彎:「不要緊,白天忘了,晚上想起來也算。」

此刻,晚霞已落,一輪明月掛上來。是呢,已經是晚上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