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周生如故》番外大結局,二胎女兒來報到,此生不負蒼生,亦不負卿

春花 2021/12/06

01 母子團聚第八十七集:

周生辰又在南蕭逗留了數日,順道將周遭各國的消息一一打探得來。當日他雖遠離了朝堂,心中卻並未真正放下北陳。他從未忘記皇兄幼時的教導,他乃北陳子民,無論何時,須得時時牢記家國天下。既享了常人無法享受的福氣,便也得受了常人無法承受之責。

故而,周生辰十四歲起棄姓出征。故而,周生辰甘願為北陳赴湯蹈火。只因。皇兄教導從未忘懷。

十日後,周生辰與時宜如期歸來。時逢小慕時正同念念在院子裡玩耍,聽聞馬蹄聲,小人兒扔下手中玩偶便往大門外跑。

方才跑到院門口,時宜被周生辰小心抱下馬背。小慕時癟癟小嘴,直往娘親懷中撲過來,小手臂摟著時宜,不等她抱緊他,小嘴一張,千般委屈悉數匯作那一聲聲啼哭,直叫時宜心腸都要碎了。

時宜悄悄拭淚,溫聲哄著懷中小兒。離開一月有餘,她尚且思念得緊,何況他只是一歲有餘的小小孩童。時宜不住撫著小慕時背脊溫聲哄道:「慕時乖,娘親以後都不離開你了,好不好?」

周生辰俯身摸摸慕時小小的腦袋,將他抱在懷中,一手牽著時宜小心將她扶起。小慕時挺著小腦袋望向周生辰,父親平日裡是不允他哭的,小嘴倔強地癟著,小身子一抽一抽地克制著情緒。

小兒倔強的身影叫周生辰瞧著心疼,伸手替他拭淚道:「小慕時想念爹爹和娘親,不算是懦弱。若沒哭夠,仍抱著爹爹再哭一會兒,爹爹不訓你。」

言罷,周生辰撫著小慕時後腦將他摟緊。他素來不喜男兒落淚,卻不忍在此刻苛責于他。叫他強忍心頭委屈與思念,于如此年歲的孩童而言未免苛刻了些。聽聞父親如此說了,小小手臂摟緊父親,心中委屈愈發厲害了。

02 二胎得女崔三娘聽得院外的聲響,急急出來。母親一眼便瞧出時宜面色有異,蒼白著的小臉瘦削得沒了形狀。崔三娘眼底泛起一抹淚意,只握著時宜的手連聲歎好。他二人平安歸來已屬萬幸,不該再有所猶疑。

時宜見母親如此傷神,心底暗暗不忍,悄聲附于母親二邊如此這般同她低語著。崔三娘霎時斂起淚意,垂眸望一望時宜小腹,又滿臉狐疑打量著時宜臉頰。不過一月有餘,他們竟當真如了她的願,為小慕時添了弟弟妹妹麼?

時宜被母親瞧得臉頰一紅,抿唇垂眸,複又點頭同母親道:「娘,女兒自幼學醫,這些自然是不會錯的。」

崔三娘斂了眼底淚意,頻頻點頭稱好。如此,便也不枉周生辰一心只為她思慮周全。

眾人紛紛迎了出來,一家人難得團圓,不免推杯換盞地多喝了幾杯。是夜,夜中上下一片歡笑,眾人皆酒意醺醺。

周生辰懷中仍抱著小慕時,時宜靠在他肩頭望著天邊那一輪明月,如此,便是她心中所盼著的現世安穩了吧。

03 尾聲隔日,周生辰親命崔風將密函送往中州。數月內,北陳將士齊出,將周邊數國悉數收于囊中。期間,周生辰好友臨江王因其妹沈昭昭為王室脅迫,周生辰親率親兵出征,替好友解了圍,將沈氏兄妹接回府中好生安置了。昭昭因護著沈策險些吞香自盡,後被時宜好生調養,又漸漸回復了往日神采。

當日他不念生死親赴西州助他脫困,替他安置崔氏上下。如今他不顧身份率兵迎他回家,還他兄妹安寧之所。

沈策輕笑著仰頭猛灌下一杯酒,懷裡昭昭早已攥著他衣角悄然睡去,小小腦袋枕于他肩頭,口中偶爾呢喃喚著哥哥。自離開後,她便時時要同他相守一處,便是晚間歇著,她也得牢牢握著他衣角。昭昭怕,若分別,便再無相聚之時。

時宜早已攜了小慕時回房,現下她懷著身孕,著實不宜晚睡。

沈策偏頭望著周生辰:「若我並非柴桑沈氏之後,不知兄長可否嫌棄沈策出身卑微,入不得門名之後,成不得什麼大器?」

周生辰淡笑回望,聲音極清冽地同他道:「莫非沈兄與我結交,只因我是小南辰王,而並非與我志趣相投麼?」

沈策勾唇,一雙眸子彎得極為明亮:「若兄長不嫌棄,我願助兄長達成心中所願。只求日後,我與昭昭同隱山林之時,無人再遍尋柴桑沈氏之女,無人再將她困于牢籠之中。」

沈策垂眸望向昭昭,不知她夢到何事,身子一縮,複又攬緊他腰身,口中呢喃著哥哥二字。沈策眸色溫柔,輕淺地在她額頭落下一吻。此生,他只願同她有一處安身之所,至于出身何處,身居何職,皆無所謂。

隔年,沈策同周生辰一同謀劃,助北陳攻下各國。同年,新帝改國號、行仁策、減賦稅、收民心。

論功行賞時,沈策與周生辰面面相覷,淡笑著與新帝請辭。如今四海皆平,此二王自不再有遺憾。

此生,不負蒼生,亦不負卿!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