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如故 番外第2章:他想給的是明媒正娶 她想要的是一生陪伴

古月 2022/05/15 檢舉 我要評論

第二章 藏書樓里一縷光

他想給她妻名,無法向弟子們交代,他想給她昭告天下的婚禮,他想讓身邊的人都祝福她,越在乎越想給她最好的。

正文:

周生辰與桓愈在案幾前對坐,時宜端來屠蘇酒倒滿酒杯。周生辰示意她在身旁坐下,時宜「哦」了一聲乖巧地坐下來。

周生辰夾了萵筍給時宜,桓愈將周生辰的一舉一動看在眼里,嘴角滿是笑意。

我就說我不會看錯,當年我在娘子門前站一晚上,想是老天爺都被感動了,才有機會修得夫妻緣分。你們這般......」桓愈話語間總是影射周生辰。

「不是桓先生想的那樣。」時宜臉色微紅開口解釋。而周生辰怕她尷尬,眼神警告桓愈閉嘴,手里卻給他夾了很多菜:「 聽聞桓太傅近期清閑,惹怒了南蕭皇帝?

桓愈挑釁地笑了笑說:「好好,今日且先不說這個。先喝酒,喝酒,此生再見實屬不易,今日定要喝個痛快。」

痛飲過后,桓愈已微醺。時宜悄悄拽了拽周生辰的衣袖,他微側頭看向她,她笑著小聲問:「你怎會知道他惹怒了南蕭皇帝?」

他一本正經看著她:「猜的。」時宜驚訝著低聲問:「這如何能猜到?」

周生辰溫柔地解釋:「以他的性子肯定在宮里無法自在,惹怒南蕭皇帝是遲早的事。」兩人像偷偷說了什麼小秘密,相視而笑。

南蕭的冬日沒有北方寒冷,若少了炭火還是難耐幾分的。時宜的屋子里生了炭火,在外跑進來的成喜凍得直搓雙手,她烤了烤手說:「姑娘,那幾個孩子鬧著要找你說說話,現下已在外候著了,怕擾了你休息。」

「快讓他們進來。」時宜看看周邊,讓進來的孩子們圍著炭火而坐。他們 從時宜拜師學藝聊到了藏書樓,從師兄師姐聊到龍亢書院,從雁門關聊到江陵,從定疆樓聊到雍城.....最終小四月趴在時宜腿上睡著了,綠禾卻睡到了時宜的床榻上,還好其他幾個都送回去。

也許是聊的太興奮,想起了以前的種種,時宜并無睡意,安排妥當之后,她便去了藏書樓。

透過藏書樓的窗能看到整座院子,淺蓋白色的院子里有一處燈光仍亮著,不用看也知道那是周生辰的書房。或許有些出神,輕微打了個寒戰才從那抹暖光里抽離,走到屏風前,看著滿屏的《上林賦》時宜不僅感嘆: 這一切來的太過不易,十一更不敢有妄念,只求一生一世陪著他便好。

周生辰微醉著抬頭,透過窗同樣看到了藏書樓里的燈光, 仿佛這一縷光沖淡了他所有的擔心,擔心無法給她妻名,擔心無法給她昭告天下的婚禮,所以至今無法讓自己更坦然的面對。但是再多的擔心也抵不過心里的惦記:她會不會冷?

時宜翻閱書籍,想找到教孩子們的方法。周生辰走進來在其身后側頭看著她:「冷不冷?」

沙啞的聲音讓時宜感覺到他還在喝酒,便轉身走近:「你有心事?」

周生辰將披肩解下來給時宜披上:「南蕭的冬日并不比西州暖。」時宜「哦」了一聲,靜靜地享受他給她披衣服的樣子。

「周生辰!」時宜看著他喊,他帶著微醺嗯了一聲,她能感覺到迎面而來的酒香氣息:「你還沒說有何心事?」

他略低下頜道:「哪里有心事,只不過桓愈過來我還沒說正事,他便醉倒了。」

「你要與桓先生商議何事?我能做什麼?」時宜驚奇地問道。

「近日里,天行將會救一批流民逃難至南蕭,其中有一批無家可歸的青年學子,我想先安置在桓愈那里。等書院建好再把他們接過來。」

時宜聽完表情沉了下來:「北陳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發生?」

「劉子行肅清朝綱難免會對一些官員下手,或多或少會殃及一些無辜百姓。好了不要擔心了,安排好便可。」周生辰說完倒安慰起時宜來了。「走吧,早些回去休息。」他示意她回去。

時宜笑著看看他:「 我......可不可以不回去?」他聽此便探究地看著她,她立刻解釋道:「哦,是四月和綠禾在我屋里睡下了......我睡你書房就可以,我以前也在你書房睡過不是嗎?

周生辰聽此笑了笑:「走吧!」

周生辰剛轉身,便又停住了,后面的時宜嚇了一跳。她抬眼狐疑地看著周生辰,他緩慢地伸出手牽了她的手,時宜才明白過來,之后開心地出了藏書樓。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