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星漢燦爛:看到程老太的鬧劇,才懂蕭元漪為何阻止程少商嫁給樓垚

古月 2022/07/13

程少商在隨三叔父和三叔母上任的路上,樓垚一直陪伴左右,其對程少商的愛慕之心是非常明顯的,然而開始的時候,程少商對樓垚并無心思。

程少商是什麼時候決定接受樓垚的呢?

是在他們到達驊縣,得知程老縣令殉城,他的孫女程小妹也時日無多之后,當時的樓垚陪著程少商一起鼓勵災民,對她噓寒問暖,拿出身上所有的財物助她重建驊縣,這一切,讓程少商看到了樓垚的貼心與善良,也從他身上得到了溫暖與欣賞。

我們都知道,程少商自小與父母分離,是個極度缺愛的孩子,父母回來后,母親又對她極為嚴厲,她從未得到過細致的關懷與由衷的贊賞,當樓垚給了她這些,她便認定了樓垚是她想要一生相守的人。

感動和需求,不等于愛情。

確切地說,程少商是被樓垚感動了,同時,樓垚對她的體貼與欣賞,又正好滿足了她成長過程中長久以來的渴望,這只是一種需求的被滿足,不是愛。

而兩個人在一起,若是沒有彼此的相愛,僅憑著單方向的愛慕,或者說僅憑著一方對另一方的好,又能維持多久?

程少商現在愿意接受樓垚,是因為樓垚心無旁騖地對她好,滿心滿眼只有她,并且愿意陪她做她想做的事,可一旦他們真的結了婚,過起了日子,他們便不再只是兩個人,樓垚需要建功立業賺錢養家,程少商需要面對樓垚的大家庭,他們還能像現在這樣隨心隨性嗎?

在婚姻這件事上,男人和女人需要面對的東西是不同的,尤其是在他們那個年代。

男人把一個女人娶回家,無非是原本的家里多了一個人,這個女人若是溫柔賢惠,能夠符合他的心意,討他家人的喜歡,自然是一件美事。若不能,他也可以該干嘛就干嘛,大不了疏離她,甚至納妾蓄婢。

可是女人呢?你嫁給一個男人,不僅要操持整個家庭,還要維護各種關系,不僅要盡一個妻子的本分,還要面對長輩的考察和挑剔,你的父母兄長再不能庇護你,你過得好不好,只能取決于丈夫待你如何。

很顯然,對樓垚只有感動和需求,沒有愛情的程少商,是很難得到樓垚對她一生始終如一的庇護的,因為再深的感情,若只是單方面的付出,遲早會有疲憊的一天。更何況,樓垚本身的性格,也缺乏能夠庇護程少商的魄力。

所有這些,沒有人比不受婆婆待見的蕭元漪更懂。所以,當程家所有人都在為了這門親事高興的時候,只有蕭元漪堅決反對。

程老太太的鬧劇。

劇中有這樣一個細節,當樓家送來聘禮后,對女兒親事不認可的蕭元漪便一心想要退回。可是當她趕過去的時候,正好看到程老太太在試戴聘禮中的那些首飾,并連夸嫋嫋好福氣。

蕭元漪霸氣地拽下了程老太頭上的首飾,命人把聘禮封存,說自己立馬去驊縣退婚。見錢眼開的程老太太情急之下坐到了聘禮上,嘴里喊著全是她的。于是霸氣的蕭元漪又命手下把程老太太拉回了她自己的房間。

這乍看上去是一出鬧劇,實則是對程老太和蕭元漪這對婆媳關系的一個側寫。

在那個年代,對婆婆恭順既是女人的規矩,也是美德。也正因為如此,很多嫁進婆家的女人都不得不忍受婆婆的刁難和苛責。

而蕭元漪為什麼能有這份硬氣?出身將門是其中的一個因素,但更重要的,是她跟丈夫的相親相愛、相守相知。

蕭元漪和程始這對夫妻一起征戰沙場十幾年,回城那天,程始顧不上拜見母親和家人,先是跑去給蕭元漪買她愛吃的點心,由此可見夫妻感情有多深。

據程老太交待,當初程始娶蕭元漪,她是極力反對的,可耐不住程始的堅持和固執,也因此她對蕭元漪一直懷有不滿。蕭元漪明知道婆婆不接受她,卻還是嫁了,這是她對這份愛情的態度。

也只有這種彼此相愛、互為堅守的感情,才能經得住生活中的重重考驗。程老太不是一個好婆婆,可在那個年代,又有多少能夠善待兒媳的好婆婆呢?多少男人不是明知道妻子受了母親的刁難,還要指責妻子不夠孝順。

蕭元漪能夠在婆婆面前硬氣,那是因為她知道丈夫是站在她這一邊的,她的丈夫是懂她并支持她的。若她得不到丈夫的理解和支持,就算她敢對婆婆硬氣,他們的婚姻必然也難以維系。

恰恰是因為蕭元漪看透了這一點,她才會堅決阻止程少商嫁給樓垚。

蕭元漪對女兒親事的阻撓。

在封存了樓家的聘禮后,蕭元漪便馬不停蹄地趕到了驊縣。

在這里,劇情又有了另一個細節,那就是蕭元漪下令讓程少商和樓垚非必要不見面后,樓垚偷偷去會程少商,然后說了這樣一句話:「長輩有令,我們也該遵從」。及到被蕭元漪發現,樓垚幾句道歉之后便匆匆離開,留下少商獨自應對。

從這里就能看出,若少商嫁進樓家,若樓家的長輩不待見少商,樓垚也必然護不住她,只會要求她遵從長輩的命令。

這樣的兩個人,若真的彼此相愛,有著很深的感情,那麼尚有可能在經歷世事中互相鼓勵、共同成長,又或者說,若程少商真的愛樓垚,她可能對樓垚將來的庇護不力給予理解。

可他們之間并沒有這麼深的愛情,這會造成怎樣的結果呢? 將來他們真的在一起過日子了,樓垚會因護不住程少商而讓她受盡委屈,程少商會因為這些委屈而對樓垚產生怨憤,進而后悔自己的選擇。

他們的婚姻會面臨兩條路,要麼分道揚鑣,要麼程少商就一輩子在委屈隱忍中煎熬。身為母親,這其中的任何一條路都不是蕭元漪愿意看到的,這才是她阻撓女兒親事的最關鍵因素。

其實即便是現在,走進婚姻的女人們也會深有感觸,你在婆媳關系中會不會受委屈,很大程度上會取決于丈夫的態度。更何況在程少商所處的年代,更何況樓家還是一個復雜的大家庭。

作為過來人的蕭元漪,她自然清楚女人在婚姻中要面對和承受什麼,她希望程少商能夠選擇一個真心相愛的男人,她更希望這個男人能夠有擔當有魄力,能夠護住她不讓她受到委屈。

這既是一個母親的希望,也應該是一個女人在擇偶過程中所遵循的原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