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戴安娜委屈心碎的婚姻:3周親熱一次,懷孕摔下樓梯卻被說裝可憐

小九 2022/07/19

對于成熟的女人來說,似乎都了解一個事實: 真正的委屈恰恰是說不出口的委屈,那些能說的事,在婚姻中往往不是什麼大事。

戴安娜20歲嫁進王室,那種風光與浪漫,幾乎被定格為一個世紀的經典,更成為所有女性向往的婚姻。

可惜,真正成為了王妃的戴安娜,其實從結婚的那一刻起便已經走進了說不出的委屈之中。

那時的她還年輕,還想著憑自己的努力,王室的干預,甚至是外界的輿論來逼迫查爾斯回歸正常的家庭生活。

但很顯然,年輕的戴安娜并不了解,那些委屈還真不算什麼委屈, 因為就算她在結婚之初與查爾斯各種較真、計較,卻并不覺得絕望。

相反,隨著孩子的出生,結婚時間的拉長,年齡的增長,戴安娜越來越感覺無望。 那個時候的她幾乎已經不想再與查爾斯講什麼了,慢慢適應的同時,也在慢慢放棄。

戴安娜結婚之初,查爾斯帶著她去度蜜月,可整個蜜月期, 查爾斯竟然一個人啃下了厚厚的8本書。

是因為查爾斯好學嗎?又或者是因為他必須著急讀完那些書學以致用嗎? 都不是,只是為了將自己關起來,不想與戴安娜接觸,更不想與她過什麼浪漫的蜜月。

這樣的蜜月對于新娘是什麼樣的打擊? 戴安娜不過20歲而已,她沒辦法忍受這樣的忽略,更沒辦法忍耐這樣的肆無忌憚。

其實,換了任何一個女孩,想來都不會坐視不理。 與丈夫互撕,用王室之權來壓制丈夫,再普通不過了。

但戴安娜將這些事捅到女王跟前之后,不但沒有解決問題, 相反,她讓查爾斯感覺更加討厭了,認為她是一個并不理解自己,沒辦法堪當未來王后大任的女人。

崩潰的戴安娜在這樣的情況下,確實做了不少非常激烈的反抗, 比如絕食、自殘。可這對于查爾斯來說,根本無所謂。

一拳打出去,打到了棉花包上。

這是一種窩囊又讓人內心崩潰的現實,戴安娜只能更加變本加厲地去刺激查爾斯,拼命想要找到他的底線在哪里。

可以想象,越是這樣不斷折騰的婚姻,走向滅亡的腳步越快。查爾斯雖然嘴上不說失婚,但他的行為比失婚更過份: 對戴安娜實施冷暴力,不聞不問,甚至不管死活

在戴安娜與查爾斯失婚之后, 她錄制的多卷錄音帶被曝光,這時人們才看到一個在王室中無望到將要爆炸的戴安娜: 過得太苦了,婚姻于她不過形同虛設。

「在我懷著威廉4個月的時候,為了得到查爾斯的關注,我從樓梯上滾了下來,我希望他能夠聽聽我的想法。我告訴查爾斯,我很絕望,當時我哭得眼睛都腫了,然而他卻說我是在裝可憐,他說他并不想聽我說話,說我總是這樣哭來哭去,他要出去騎馬了。」

這些錄音是戴安娜在 1992年9月--1993年12月之間錄下的,這個時期,外界對查爾斯王儲的婚姻還保持著關注,甚至是羨慕,他們在外界眼中,總是那樣甜蜜、恩愛。

假如不聽戴安娜說這些過往,相信所有人都認為這場婚姻的解體是來自戴安娜的「作天作地」。

想來只有結婚的女人才會懂, 一個肚子里懷著孩子的準媽媽,敢拿孩子去做賭注,已經說明自己的婚姻早就貌合神離了。

問題是查爾斯對此一點也不以為意, 竟然將戴安娜這樣的做法視為裝可憐的行為,而這只會影響到他打球。

多麼滑稽又可笑的理論,難道妻子的健康比不過查爾斯的運動,肚子里的孩子不及一場球賽?

事實上,當時女王聽說這件事都被嚇到了, 她匆忙跑到戴安娜的房間,全身都在發抖,就是怕戴安娜與肚子里的孩子有什麼問題。

可查爾斯的冷漠已經到了極點, 沒有關懷,也沒有陪伴,發過牢騷之后,直接再次甩門而出,去騎馬了。

這種婚姻有存續的必要性嗎? 恐怕普通的女人在這樣的情況下,連第一個孩子都不會生,便直接失婚了。

戴安娜不是沒有想過失婚, 只不過她賭不起,一面是王室的顏面,一面是自己家族的利益,她若連爭取一下的努力都不肯付出,失婚后的各種輿論肯定會將她壓死。

也正是因為沒辦法直接失婚, 她只好拿生孩子來逼迫查爾斯成熟起來,正視自己已經有家有室的現實。

結果呢?恐怕真的應了那句話: 期待越大,失望就越大。

戴安娜始終處于「三個人的婚姻」之中, 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丈夫將卡米拉捧在心尖上,而她這個捍衛自己正妻權益的女人卻成了查爾斯與卡米拉眼中的「第三者」。

有人對此不置可否, 認為查爾斯并沒有真正想失婚,只要戴安娜肯聽話,肯忍受,她就可以一直在王室呆下去,直到成為最后的王后。

可問題是,當一個男人將你視為自己傳宗接代的機器, 與你每一次親熱都帶著目的與自我解脫的時候,這還是保持婚姻,不想失婚的真實心理嗎?

戴安娜在錄音中講起過關于[夫·妻·生·活]的問題

「我們有[夫·妻·生·活],但是非常奇怪,非常奇怪,大約7年前,6年前,我們就停止了。哦,應該是7年前,因為現在哈里8歲了……(當時)我們大概三周才會進行一次,后來,我就發現規律了,在我和他結婚之前,他就是三周去見一次他的情人的。」

怎麼樣?這樣的查爾斯該用什麼語言來形容呢?戴安娜再年輕、再漂亮、再努力,都沒用的,他不過是為著完成王室交給自己的任務:生下王位繼承人,其他的都不過是將就。

有人說查爾斯也蠻可憐的,明明不愛戴安娜,卻還非要與她結婚,生孩子。

確實如此,可誰都明白一個原則: 你的可憐不是對他人施加報復的原因,戴安娜不欠你什麼,你不愛她明明可以直說,可以不結婚,或者是失婚,而不是吊著人家,要求人家做一個「活死人」。

當然,如今戴安娜早已經離世多年,而卡米拉也早已經成了王室的半個主角。

人們開始在查爾斯多年來洗白的身份下,變得對他與卡米拉產生了接受。可這對于戴安娜來說算什麼呢? 假如她還活著,那恐怕就是永遠也不會原諒的一對渣男女而已,自己最美麗人生中那些說不出的委屈,全拜他們所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