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寶慧與關秀媚:生不逢時的優秀演員,卻遠稱不上那個時代的遺珠

小九 2022/03/30 檢舉 我要評論

前幾天,TVB殿堂級配音員謝月美因胰臟癌終告不治,于香港養和醫院病逝。

在眾多悼念者中,小編又再看到關寶慧的名字。

她親筆撰文告別謝月美:

「親愛的May 姐,親愛的九尾狐,不知道如何能令你知道我對你的懷念!

懷念你找我做配音工作;

懷念你在工作上對我的遷就,

我做不到你的要求,你不怪我之余還替我請槍!

懷念和你打麻將的歡笑,懷念和你拍戲的笑場!

懷念再懷念,最終也只剩下懷念! 愿你到開心的國度!」

不知道為什麼,近些年與關寶慧有關的消息總與生死相關。

雖說歲月無情,這些年的香港演藝圈不斷有人駕鶴西去,但具體到某個人,與此類新聞密集相關的倒也不多見。

此外,說起關寶慧,不知道有沒有人像小編一樣,在早年將她與另一位關姓女星混淆,傻傻分不清楚?

直到后來,查了兩個人的資料,才發現關秀媚與關寶慧除了都曾混跡于香港娛樂圈外,其他的交集還真不太多。

不過,兩個交集不多的人又有很多相似的經歷,比如她們都在港圈浮浮沉沉卻求而不得;

比如,雖然長相風格迥異,但為了成名都拍過不少限制級影片...

在那個言必稱「神仙打架」的輝煌年代,除了天后巨星,也有很多優秀的演員共存于燦爛星河。

她們也是那個時代的另一個切面,比如我們今天要講的「二關」。

關秀媚與關寶慧同齡。

兩人都于1966年生于香港,甚至生日相差還不到一個月。

關寶慧祖籍遼寧,與關之琳和周海媚一樣,她也是滿族后裔,滿清名門瓜爾佳氏后人。

但她的星途比起關、周二人就相去甚遠了。

不過,幼年的關寶慧就已經對表演產生了興趣,小小的她已經時常會對著鏡子模仿女明星的表演,流淚或歡笑,惟妙惟俏。

中學畢業后,關寶慧先是考入樹仁大學社會工作系,讀了一段時間才發現自己格格不入。

于是她輾轉投考香港演藝學院,入學后頓感如魚得水,同班同學不乏后來成名的陳錦鴻、魏駿杰、劉玉翠、劉雅麗等人。

關寶慧熱愛表演,在演藝學院期間她成績優異,功課得A是常態,老師都喜歡她。

1990年畢業時,正值香港演藝圈的巔峰時代,老師隨即引薦關寶慧進入TVB。

無線給她安排的第一份工作是做綜藝節目《情場智多星》的主持人。

熬了沒多久,關寶慧被征召進入《我愛玫瑰園》劇組。

關寶慧以為機會來了,所學終有所用,卻不想開會時拿著劇本一通好找,

「翻遍十幾頁都沒有寫我演什麼角色,原來我演秘書,沒有名字,開完會我已哭了。」

這一次關寶慧算是對演藝圈有了點感覺,入行不易,出頭更不易。

同期的關秀媚也與關寶慧一樣在大臺打拼。

不過相比起科班出身的關寶慧,關秀媚走的是另一條路。

關秀媚出身于一個小市民家庭,媽媽是一位菜販,在市場賣菜賺取家用將她養大。

人如其名,中學畢業后,出落得豐盈嫵媚的關秀媚沒有繼續升學,而是憑借好身材當上了健康舞老師。

1987年,關秀媚參加香港小姐競選,但那一屆港姐對性感美女可是不太友好,連邱淑貞都不得不中途退賽。

關秀媚也好不到哪里去,12強都未能入選,幾乎沒有存在感。

不過一貫在港姐中挑選人才的TVB沒有漏下這位身材火辣的性感美人,關秀媚得以順利簽約無線電視。

她這樣的出身,在TVB的處境可想而知。

初時不過是各個劇組跑龍套,被各大部門呼來喝去,哪里需要去哪里。

不過,新人總是需要磨礪,正是這段時間的打磨促成了關秀媚演技的提升。

到了1990年,學院派愣頭青關寶慧懷著好奇進入大臺的時候,未來的「大嫂專業戶」關秀媚已經第二次與TVB續簽經理人合約了。

對于非科班出身的演員,她們的演技主要靠生活的積累和體會。

家庭出身以及經歷往往決定了一位新人演員的戲路和風格。

草根出身的關秀媚,加上凹凸有致的性感身材,導演們往往將她安排在各種「性感花瓶」的位置上。

與關寶慧不同,關秀媚對于表演沒有多少執念。

她將它當成一個職業,可以為之奮斗,但理想和夢想...那是什麼?

關秀媚雖然努力,但你很難看到她對演員生涯的規劃,隨波逐流,演到哪里便是哪里。

即便如此,在那個風云年代,機會總會登門拜訪。

90年代后期,隨著邱淑貞逐漸改變性感戲路,晶女郎的位置出現了短暫的空白。

王晶導演將目光放在了同為87港姐出身的關秀媚身上。

關秀媚出演了多部王晶導演的片子,其中的《黑馬王子》令人印象深刻。

在電影《黑馬王子》中,關秀媚與張家輝搭檔,扮演張家輝的女友。

雖然該片由「港姐天花板」李嘉欣擔綱女主,但關秀媚以姣好的容貌和有些呆萌的角色性格贏得觀眾的認可,即便在李嘉欣面前也未落下風。

其后她還在《龍在邊緣》扮演劉德華的女友。

關秀媚不止以美艷的外表征服了觀眾,更用恰到好處的演技把握住了角色的內涵,將黑道大嫂的氣場體現得淋漓盡致。

當譚耀文飾演的唐文俊在聚會時瞟了身穿低胸裝的大嫂一眼時,關秀媚微抬頭以凌厲眼神回敬唐文俊,觀眾在那一瞬間完全被關秀媚的演技所感染,「黑道大嫂第一人」的地位也就此奠定。

其實,以關秀媚的底子,只要肯堅持,再多一些企圖心,獲得更大的成就并非奢望。

畢竟世上無難事,只要肯堅持。

例如曾與關秀媚在電影《黑馬王子》一同搭檔演出的男演員張家輝就憑借自己的堅持與努力成為港片尾聲時代的代表人物。

但關秀媚沒有做到,除了她自己的選擇之外,對于女演員來說,時光也是最大的敵人。

畢竟,拍《黑馬王子》時她已經33歲,性感路線也沒幾年可以走了。

關秀媚在做「大哥女人」的路上奮斗之時,關寶慧也沒有閑著。

即便是《我愛玫瑰園》沒有名字的秘書角色她也花了大量心思來琢磨。

「每當有鏡頭拍到我,我就脫鞋、搖腳、睡覺睡到流口水,爭取做一個壞秘書...」

如此賣力,終于有一天編劇注意到了關寶慧,覺得這個新人蠻有意思,于是專門為她寫了一條感情線讓她可以跟雷宇揚發展。

天助自助者,看見關寶慧努力的老板見她資質不差,還是科班出身,決定力捧她。

于是關寶慧很快從一個龍套演員開始拍攝《獨臂刀客》、《射雕英雄傳》等重頭戲。

眼見勢頭不錯,大臺準備與關寶慧簽長約。

為表誠意,TVB拿出了全臺第二高的花旦薪酬,簽約五年,且最后一年薪金達到80萬。

這在二十多年前,又是在薪水出名吝嗇的大臺已經是非常難得的待遇。

可彼時關寶慧不止在電視劇上有著精彩表現,在電影圈也開始初露頭角。

面對TVB遞上的長約,她猶豫了。

最終關寶慧還是拒絕了TVB,她離開電視界,全力轉戰大銀幕,希望能夠取得突破。

能從娛樂圈脫穎而出的人個個都是人精。這個圈子不是你努力、有實力就一定會成功的。

最了解關寶慧的Do姐(鄭裕玲)評價關寶慧時用了一個詞: 剛烈

關寶慧自己也說:「我做事作風與Do姐很接近,我外在給人感覺硬繃繃,可能因此她覺得我是烈女。 其實很多時我企得不夠硬,只是樣子、說話聲大大,予人感覺硬。」

有一次,她在片場等一位當紅小生拍戲,定下的時間是下午4點,可那位男演員居然晚上11點才出現。

關寶慧見他到場,卻二話不說起身便走。

事后,她跟助理導演說:「大家都冇得瞓,不知為什麼我要這樣等,很不公平。」

這樣的行事風格看起來很爽,但在演藝圈這未必是好事。

正所謂,木強則折。

長相偏剛硬的關寶慧加上這種寧折不彎的脾性,在電影圈的發展舉步維艱。

事業一直沒有起色,情急之下關寶慧接片開始重量不重質,甚至接拍了一些限制級電影。

但如此惡性循環結果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四年演藝學院科班出身,自以為一身技藝可以闖蕩天下的關寶慧無法接受現實,患上了躁郁癥。

為了緩解煩躁,她常常約人打牌,但輸了就更加不開心。病情不但沒有緩解,反而更嚴重了。

于是她將自己關在房間里,拉上窗簾,不分日夜悶頭大睡。

情況有多嚴重?

「有次年初一晚上七點,袁詠儀打電話給我,我仍在睡覺,她說『 喂! 關寶慧 ,你在睡覺 ? 不是吧,今天是大年初一。』」

所幸朋友們沒有放棄她,在大家的幫助下,關寶慧在2001年終于走出了躁郁癥的糾纏。

她痛定思痛決定淡出電影圈,回歸舞臺表演。

歷經多年沉淀,2019年,她終于憑借在舞臺劇《她媽的葬禮》中的精彩演出勇奪第二十八屆香港舞臺劇最佳女主角大獎,入行28年,她終于成了「劇后」。

頒獎禮上,關寶慧激動落淚,她坦言從前拍過太多「爛片」,但還好沒放棄終于等到這一天。

說起來兩位女演員在表演上并非完全沒有交集,就在關秀媚的代表作《賊王》當中,關秀媚與關寶慧就曾同臺飆戲。

關秀媚飾演的關愛玲在電影中性感美麗又狡詐兇狠,風情無限令人血脈噴張,風頭完全壓住了關寶慧飾演的女警。

其中一場警方酷刑逼供關愛玲的戲,關秀媚演技大爆發,將關愛玲在兩分鐘內從頑固、不羈到堅韌、極限忍耐,以至最后崩潰都演繹得層次分明,她的情緒飽滿而合理,結合劇情的推進,絲絲入扣。

而站在關秀媚對面,扮演施刑女警的關寶慧,雖然因為角色設定的原因看起來不是那麼出彩,但表演完成度也非常之高。

她完全用細節表達了人物在當時那種空氣凝固的緊張氣氛下內心的矛盾與波瀾。學院派的專業度在這場戲里體現得淋漓盡致。

遺憾的是,兩位同年出生的同時代女演員,《賊王》似乎是她們合作的唯一一部電影。

進入千禧年后,兩個人都不約而同遠離了影視圈。

關秀媚似乎對娛樂圈早已厭倦,95年至97年她就曾短暫退圈。

2002年她又因為醉酒駕駛與李云迪經紀人黃志煒座駕相撞,出事后關秀媚沒有按常規處理事故,反而試圖與男友串通頂罪。

結果被被判妨礙司法公正罪成入獄,在演藝生涯的最后時光晚節不保,給自己留下了污點。

后記:

兩個已經56歲的女人已經不再迷茫。兜兜又轉轉終歸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定位。

她們看起來從容而篤定,保養得法,容顏依舊光鮮。

拿到「劇后」的關寶慧正忙著籌備將舞臺劇搬上大銀幕,她對表演依舊執著。

感情方面,經歷過挫折的關寶慧雖然對圈中人失去了信心,但她仍然憧憬著愛情的光臨。

而關秀媚退圈后與男友李煒尚感情穩定,低調甜蜜。

雖然她在電影圈始終未獲得較大的成就,但據說投資有方如今生活優渥。

追尋新的人生要義,旅行、運動、做義工是她當下的日常。

在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以「二關」為代表的優秀演員數不勝數,她們曾給觀眾留下難以磨滅的藝術形象,但卻依舊默默無聞。

有人說她們是香港電影的遺珠,但放在彼時彼地,「遺珠」這兩個字似乎重了些。

她們都是好演員,只不過生不逢時罷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