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名被騙寶媽的自述:張庭被查封的96套房產,都是我們的血汗錢

小九 2022/05/06 檢舉 我要評論

先講兩個真實的故事。

第一個故事是關于寶媽何芳的。

2014年,社交電商崛起,不少草根品牌在微信上大幅宣傳,從此「微商」一詞進入到了大眾視野。

這一年,何芳在朋友圈里看到了TST,隨后就好奇地加入到了微信群,結果發現里面的好多姐姐們,一個比一個厲害。

于是,何芳就在里面默默地觀察了幾天,她發現那些姐姐們,每天都在不停地曬單,并且還有很多姐姐曬出了豪車。

慢慢地 ,好久沒有工作的何芳心動了,她也想發財,也想趁著帶孩子的時間,順便把錢賺了。

按照她的設想,即使賺不到大錢,就是結識一些好姐妹,擴展一下自己的人脈也挺不錯的,尤其是TST宣稱的是: 「零投資、零風險、零庫存。」

再加上,張庭在視訊中明確宣講到: 「所有的風險都是大哥的,只要你加入,懂得分享就成了。」

這樣的好事,讓好久沒有工作過的何芳,心動了。

于是,她就乖乖地聯系到了她的上級主管,開始正式加入TST,并下定決心大干一場,爭取下個月給自己的老公和父母一個驚喜。

尤其是做給她婆婆看,因為她婆婆平時太小瞧她了。

為此,何芳還專門用自己的零花錢在網站上做廣告投放,尤其是賺到錢后,她更是舍得往里面投。

比如她賣產品賺了500塊,那她就往推廣賬號里投了500塊,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放長線釣大魚。

靠著這樣的方式,何芳很快就拉攏到了第一批人,并發展成了自己的下線,而這些人中,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像她一樣的寶媽。

后來,她從主管那里得到了經驗,更懂得了寶媽們心里是怎麼想的了,尤其是這句行里的套話,更是拉攏人員的好方法:

女人沒有自己的視野,會被婆家、娘家人瞧不起、沒有自己的社交圈,會成為黃臉婆。

靠著這句「經典口號」,何芳做得得心應手,底下的會員也是越來越多,而她也得到了可以現場去見林瑞陽的機會。

而巧合的是,林老哥給何芳的第一次印象特別地讓她感動,因為那天正好下大雨,她和另一個代理一時間打不到車。

林老哥和工作人員表現得很紳士,就一直在他們兩身邊陪著,直到把她和另一個代理送上車,林老哥才離開。

正是因為林老哥很會經營自己的人設,做出了一個老板該有的模樣,這才讓很多代理人心服口服地愿意跟著他干。

而在群里面,很多成員也一致認為,林老哥是非常有愛心的,并且還經常幫助那些家里有困難的代理商們。

作為代理人,你很難拒絕掉這樣的誘惑,你也很難不去賣命地跟著他干,因為他會經常在群里告訴你:

只要你獲得了好的業績,賣掉了很多的產品,TST就會幫助你開公司,讓你成為你們當地的董事長。

何芳無疑是很能干的一員虎將,她在三年的時間就發展成了兩三萬的直系下屬,很快就在連續三個月內完成了10萬元的銷售額。

從而她開成了公司,并發展了自己的團隊,還一下子建立了23個團隊,隨后還成立了自己所謂的「集團」,當上了董事長。

每年公司舉辦的演唱會、年會、以及各種活動,何芳都能如愿地參加,每次回家都很體面,成了別人眼中的「成功人士」。

可事實上,這些年熱鬧下來,何芳發現自己并沒有賺到多少錢,而且還虧了不少錢。

而她之所以堅持干下去,就是覺得自己不甘心,感覺自己建了這麼多的團隊,如果離開了,自己也太虧了。

可不走又賺不到錢,時間越久,自己還會賠錢,心煩的她還和她的上級領導翻了臉,結果得到了上級的警告。

最終,她被上面不停變換的制度邊緣化了,成了可有可無的人,直到她徹底地離開了TST。

可讓她感到郁悶的是,她離開了,群里面的上級領導卻不斷地說她壞話,抹黑她的人品,還說她的道德有問題。

而說這些的目的,就是安撫下面的「小魚小蝦們」,讓他們繼續為TST賣命。

第二個故事是關于寶媽李紅的。

李紅也是一位全職的媽媽,她兒子出生后不久,她就辭去了工作,時隔四年后,她又生了個女兒。

一兒一女,老公也很努力,這讓李紅感覺到很幸福。

雖然每天都是鍋碗瓢勺,學校、菜市場、幼兒園等場地來回周旋,但生活還算安靜,充實。

但這一切的美好日子,都在2016年被打碎了,這一年她女兒才剛剛兩歲。

李紅在朋友圈里結識了一位做TST的銷售代理,一開始,李紅很反感,甚至也很厭惡,但基于是朋友的朋友,她又沒好意思拉黑她。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位朋友不斷地在用自己的小細節,默默地影響著她,直到她開始對TST產生了興趣。

尤其是朋友告訴她說,她也是在孩子出生的時候就辭去了工作,但后來被婆婆嫌棄,就開始做微商。

而自從加入TST后,她感覺到了自己的價值所在,第一年就讓自己賺了四五十萬,隨后就買了奔馳,還換了新房。

如此種種的不斷轟炸,李紅最終還是扛不住了,徹底地開始動心了。

而再看看自己的生活,再對比一下朋友的生活,李紅越想越不平衡,隨后她就背著老公,加入到了TST。

而到了圈里面,她發現這公司的老板是大明星張庭,還有自己的偶像陶虹站臺,并且她還是公司的大股東。

這一切的事實在那擺著,李紅更心動了,并很快相信了張庭說的「零投資、零風險、零加盟費、只要一部手機就可以干事業了。」

張庭在視訊中指著自己身后的那些庫存產品,拍著胸脯說道:

「我不希望你們投資,所有風險在我身上,我希望所有的寶媽們只要利用碎片的時間,懂得分享就夠了。」

又是「懂得分享」四字法則,李紅也徹底地被洗腦了,進而全身心地投了進去,準備大干一場。

但沒過幾天,上面的老板就變卦了,原本的「零投資」一下子變成了「花2500元買產品」,用來自己做體驗。

不然,你都沒有用過,你怎麼給朋友介紹你賣的產品呢?公司不可能免費給你發產品讓你去使用吧!

李紅一聽也很有道理,既然選擇做了,花點小錢還是很有必要的,畢竟天上沒有掉餡餅的好事。

之后,李紅買了2500元的產品,并每天試用了一番,于是就學著圈里的姐姐們,開始拉人頭,做投資。

那段時間,李紅像瘋了一樣,到處宣傳她的美麗事業,逢人就講,對于家里的家務事,她也很少在關心了。

最終老公給她臉色,婆婆罵她不顧家,兒子抱怨她不準時接他,如此種種,她犧牲的東西太多太多。

但面對這些,李紅毫不在乎,她只相信張庭說的:「只要你做成功了,你就會成為爸媽的驕傲,女兒的驕傲,老公的驕傲。」

靠著張姐姐的宣傳語,李紅最終收割了一波韭菜,拉攏了上百個人,于是就很興奮地去找上線升級自己的業務。

但卻被告知,還需要三個月的考核期,并且每個月的銷售額要達到10萬元,和何芳那邊的套路完全一樣。

后來,上線告訴她:「等你連續三個月考核期滿,下線人數超過一千人時,你就會很輕輕松松地在一個月回本,輕松拿到每月30萬。」

并且,等公司將來上市時,還會成為公司的原始股東,職務可以世襲,將來就是自己不干了,子孫后代也會有錢領。

李紅猶豫再三,還是決定再賭一把,每個月完不成任務的空缺,她就自掏腰包,親自補上。

湊不夠的錢,就找「馬爸爸」、「京東強哥」、以及各種信用卡,輪番上陣,最終歷經萬難,終于完成了業績,成為了所謂的「創始人」。

只可惜,成了創始人沒多久,她就發現不對了,公司要求每個創始人,每個月必須完成10萬的銷售額,否則就會受到降級的處理。

一旦多次降級,自己就會慢慢地被淘汰出去,這明顯不是李紅想要看到的結果,付出了這麼多,她不甘心就這樣輕易地放棄。

可不放棄就意味著自己的債務會越來越多,家里的生活負擔會越來越重,以至于李紅陷入到了兩難的境地。

一時間,她找不到人生的方向,陷入到了迷茫當中,而更雪上加霜的是,她買的那些產品在家里越堆越多。

很多親戚朋友也是離她越來越遠,就連她老公也對她越來越失望,兩個人的感情一度降低到了冰點。

但在公司的年會上,張庭卻把這樣的問題當成是一種磨難,并堅定地說:

「如果你遇到困難,就去勇敢地面對,因為這是老天爺給你的機會,讓你磨煉,讓你更好。」

她還說:

「放棄是可恥的。不是成功來得太慢,是我們放棄得太早,做了100次,才能遇到101次的完美,所以你要努力地堅持,你才會看到那一朵美麗盛開的花。」

可令李紅絕望的是,她至始至終沒有等來屬于她那朵美麗盛開的花,反而是老公的失婚協議書,以及各種催債的電話。

直到張庭夫婦的公司被查封,像李紅這樣的千千萬萬的寶媽們,才徹底地從那個財富夢中驚醒,可惜已經晚了。

從2021年7月開始,張庭夫婦的TST公司就已經被相關部門給盯上了,疑似有傳銷行為。

首先是石家莊市裕華區市監局對達爾威公司的銀行賬戶進行查詢后,發現該公司利用金融機構設立的銀行賬號,大量轉移資產。

為了防止國家的資金流失,該局依法對6億元涉嫌傳銷的資金采取了保全措施,凍結了這6億元的資金。

去年年底,根據調查的結果顯示,該公司的確屬于傳銷,隨后對他們的公司進行了處罰,沒收違法所得1928萬元,并處罰金170萬元。

只可惜罰的這點錢,對于張庭夫婦來說,根本就不值得一提,所以他們一家在過春節的時候,依然在上海的大別墅里,笑得很燦爛。

提到張庭的大別墅,就不得不提一下這些年她的發家史了,那是相當地豪橫和不可思議。

她成立這家公司的套路很簡單,兩口子的嘴,不愧為當演員的嘴,每天巴巴地不停,愣是吸引住了像李紅、何芳這樣的千萬寶媽們。

如今現在看來,李紅何芳這樣的千萬寶媽們,都是張庭夫婦實現巨額財富的階梯,也是他倆的「嫁衣」。

從2013年開始,張庭的「TST庭秘密」正式成立,主打護膚品牌,以及日常的洗化用品。

兩口子的客戶群很明確,就是那些在家無所事事的寶媽們,因為這些寶媽們在家帶孩子,沒有收入來源。

花錢都要向自己的老公要,或者婆婆要,一次兩次可以,但時間久了,就會被老公或婆婆瞧不起,甚至失去尊嚴。

于是,這群寶媽們特別地想賺錢,想要獲得自己的經濟獨立,靠自己的雙手來改變自己的現狀,贏得親朋好友的尊重。

而張庭夫婦恰好看中了這些寶媽們的弱點,研發了一套又一套的精準話術,讓這些入局的寶媽們陷進來,不可自拔。

為此,林瑞陽還專門寫了一本自傳書,叫《林瑞陽告別林瑞陽》,講述了自己從影視行業投身電商平臺TST的故事。

他在書中自詡為「編織夢想的人」,并在多次大型活動現場聲稱「我并不缺錢,我是想幫助寶媽們創業。」

而張庭也夫唱婦隨,多次在綜藝節目中宣稱自己:「我做微商,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做善事。」

結果節目中的李湘看不過去了,直接用「湘式回答」懟了回去:「那你的營養品不應該賣,直接送就好。」

除了夫婦兩個會宣傳外,他倆也很會借助于娛樂圈內的明星來站臺宣傳,利用明星效應來烘托自己的品牌價值。

而請來的明星也是一個比一個大牌,比如林志玲、陶虹劉濤、吳宗憲、明道、徐崢等人,其中陶虹是她的好閨蜜,也是合作伙伴,林志玲、徐崢是產品的形象代言人。

可以這麼說,圈內有一半的明星都曾幫她們夫婦兩個站過臺宣傳,有些還甚至跑到了張庭的直播間一同幫著賣貨。

而陶虹和明道更是這個品牌宣傳的常客,陶虹還是這個公司的股東,張庭做起來后,還送給她一層樓做辦公室,而這棟樓的價值至少17個億。

靠著這些明星效應,已經張庭夫婦的賣力宣傳,千千萬萬的寶媽們進入到了這個泥潭里,最終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而她們陷得越深,意味著張庭就越壕氣。

而看了她的豪氣,完全會超乎你的想象,甚至難以相信。

張庭究竟有多壕?

寶媽們到底為她做了多少嫁衣?

看了她平常的炫富,也許你就徹底地明白了。

咱們先間接地看看她的好閨蜜陶虹,這些年從TST薅走多少羊毛。

據有關媒體報道,陶虹從2016年加入該公司,到2020年五年的時間里,直接從該公司分走了4.2億元。

其中在2019年,僅此一年,陶虹就分走了1.81億元,這種撈錢的速度,簡直比火箭的速度還要刺激。

而張庭的TST庭秘密瘋狂的時候,曾在三年的時間里,瘋狂營收91.7億元,幾乎可以用日進斗金來形容。

有了錢后的張庭也過上了富太太的生活,開始在世界各地買買買,尤其是買房子,更是像買蔥一樣隨便。

她名下的房子實在是太多了,多的她都記不清楚自己的家在幾樓,甚至在哪個方位。

而她之所以樂意買房子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小時候跟著父母睡在大街上,被人嘲笑為起乞丐,骨子留下貧窮的陰影太深了。

她花錢買的最貴的一棟就是那個位于晶耀前灘的「TST辦公大樓」,一共17層,一層有2200平,單價在6.7萬左右。

這棟樓的總面積在3.7萬平左右,總價值是在17個億左右,而其中一層送給了她的好閨蜜陶虹。

她住的地方更是「壕無人性」,在上海的黃浦江邊,里面的裝修比皇宮還要奢華,院子大得離譜,朋友去她們家玩。

第一次都會感覺到迷路,因為里面實在是太大了,大到難以想象,難以相信。

比如她的鞋柜,是這樣的,比普通人家住的房子還要高級,而里面的鞋子沒有低于一萬的。

她們家的頂層花園是這樣的,全部種的都是蔬菜,而這花園的單價是每平米14萬左右,面積足足有三百平米。

是不是很豪橫,可人家就是這麼壕!

還有她們家的生活,完全是皇太后級別的享受,這姐姐每天喝膠原蛋白,吃燕窩,蔬菜花果啥的,都是在自家花園現摘的。

她每次洗澡都是提前兩個小時給家里的保姆打電話,因為浴缸太大,要兩個小時才能放滿水。

家里的保姆更是豪橫,分工都很明確,有五個保姆,但人家還是感覺不夠用。

如此種種,兩口子的生活的確很豪橫,也的確夠風光。

而這一切都是千千萬萬的寶媽們,為她做出貢獻的結果。

她有多風光,寶媽們就會有多凄慘。

但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2022年4月19日,據紅星新聞報道,由于上海達爾威貿易有限公司利用網絡從事傳銷活動,該公司兩個全資子公司名下持有的上海市浦東新區江耀路28號的96套房產被查封,這些房產總價值達17億元。

該消息一發布,兩口子是再也笑不出來了,再也不春風得意了,瞬間就灰頭土臉地變成了這樣,走機場也比以前低調多了。

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即便兩口子再灰頭土臉,但人家總算是把錢摟進了自己兜里,依然可以私下里風光無限。

而那些像李紅、何芳這樣的寶媽們,終究還是為她們夫婦做了財富的嫁衣,實在是可憐、可悲!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