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容」陶昕然:紅了就結婚,嫁大4歲"小吳彥祖",31歲當媽媽,女演員也可以有自己的人生

古月 2022/04/17 檢舉 我要評論

《甄嬛傳》中最可恨的角色是哪一個?

大概很多人都會回答安陵容,比起其他后宮爭寵的妃子,她身上還多了一條恩將仇報。

而且安陵容的性格也不討喜,放在當今職場、生活,恐怕也不會有什麼朋友。

這個角色被陶昕然演繹得非常成功,但也讓她背上了罵名,哪怕11年過去后,她的微博下還有網友在罵心腸歹毒。

然而生活中的陶昕然性格直爽,婚姻幸福,是完全相反的一個人。

《甄嬛傳》中的安陵容大字不識幾個,劇外的陶昕然從小學習成績優異,她的父親是一名書法家,媽媽是語文老師,她的好成績都是父母棍棒之下打出來的。

小時候媽媽覺得作為老師的孩子學習成績不好很丟人,所以對陶昕然的管教非常嚴格,即便考到98分也要問為什麼丟兩分。

有一次她考了班上第四名,回家又是一頓暴打,媽媽一邊打一邊質問她為什麼成績跌出前三名。

小時候的陶昕然非常煩父母,恨不得趕緊去寄宿學校讀書,耳邊就能清靜一點,她骨子里的反叛也是父母打出來的。

小學時期,陶昕然的成績非常好,到了國中她的反叛意識開始覺醒,為了氣父母反而不讀書了,偷偷買了很多瓊瑤小說,課本下面全都藏著小說,根本不聽老師講課。

陶昕然的成績在國中開始一落千丈,孩子大一些了,父母也打不動了,只能苦口婆心地勸說,讓她好好讀書,上重點高中,考個好大學。

但陶昕然一門心思要上藝校,國中畢業后便擅作主張去報了名。

父母自然是不同意,又是吵又是罵,她索性留下一封信離家出走了。

父母只好被逼得妥協,送她去讀藝校,她也因此走上了和父母完全預想完全不同的人生。

原本藝校畢業后,陶昕然已經被武警文工團選中,可以成為一名職業舞蹈演員。

但她卻想學表演,果斷得放棄了這個機會,考上了天津音樂學院的表演專業,18歲時,這個湖南辣妹子來到了天津讀書。

放假期間,陶昕然還曾在老家的湖南衛視實習,當時她是一檔節目的策劃,還要給主持人打電話協調時間。

當時湖南衛視已經在地方臺中遙遙領先,有多檔收視率超高的熱門綜藝,但陶昕然卻沒有機會成為主持人,但她卻作為演員拍攝了湖南衛視出品的《暗夜心慌慌》,男主角是主持人馬可。

這是陶昕然的第一部作品,只在劇中出演了一個小角色。

但陶昕然并沒有機會留在湖南衛視成為主持人,她只好北上像很多北漂的演員一樣到處面試。

也是這一年,她認識了后來走入婚姻殿堂的何建澤。

何建澤被稱為「小吳彥祖」,比她大4歲,當時兩人有一個共同的朋友,組了一個局邀請大家來唱KTV。

當時已經晚上十一點,陶昕然已經上床睡覺,被朋友叫起來后,她連妝都沒有化,頭髮也沒梳就去了,帶著困意找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坐下。

一會兒何建澤進來的時候自帶星光,一米八的大高個,濃眉大眼,當時兩人并不認識,陶昕然只是覺得這個男生太帥了,帥得讓人沒有安全感,在朋友的介紹下兩人打了一個招呼。

當時的何建澤可謂意氣風發,他參演的幾部劇都是大制作,在劉德華主演的電影《墨攻》中他飾演張副將。

KTV里朋友眾多,大家都忙著點歌,陶昕然說想聽劉德華的《你是我的傳說》,然而卻沒有一個人會唱,過了一會兒何建澤默默點了這首歌。

兩人也坐到了一起聊天,沒想到竟然有很多共同點,何建澤在天津出生,陶昕然在天津上學,兩人都是演員,都是O型血。

這次見面之后又過了差不多一周左右,何建澤便主動約陶昕然唱KTV,結果她發現只有他們兩個人,不用明說也知道是什麼意思。

接下來的兩三個月,兩人經常見面,一起吃飯聊天,經常軋馬路幾個小時。

但誰都沒有捅破這層窗戶紙。

直到有一天何建澤終于主動開口說,做我老婆吧,較勁的陶昕然還回懟他老婆叫得太隨意了,雙向暗戀的兩個人才算正式開始談戀愛。

戀愛之后,兩人發現有很多相似之處,對于感情的態度也很一致,都非常理智,還約法三章,吵架后不許罵人,冷戰不許超過一晚等各種細節,生活過得平靜而幸福。

當時兩人都住在天津,第二天有事都要去北京,但時間不一致便打算各自買票,各自出發。

結果第二天上車的時候,兩人的座位竟然在一起,而且座位號還是13、14,簡直是命中注定的緣分。

雖然愛情甜蜜,但陶昕然和何建澤的事業卻不溫不火,兩人入行幾年都沒有代表作,性格溫吞的何建澤高開低走,陶昕然也一直在出演配角,直到2010年遇到了《甄嬛傳》。

當時鄭曉龍征選女演員的陣勢非常浩大,全國成千上萬個女演員都來面試,陶昕然一沒有經紀公司,二沒有經紀人,只能自己一個人去面試,剛走到走廊就被陣勢嚇住了。

她原本著急面試后去拍攝另一個劇組的戲,但等到真的見到鄭曉龍導演就緊張了,嚇得連椅子都不敢坐滿,只敢坐一個邊。

陶昕然帶著自己之前拍過的一些角色照,導演一張一張地看,以前積極主動的她現在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鄭曉龍導演也沒有問她什麼問題,而且當時連劇本都沒有,只要了一張她之前出演賈探春的照片,說了一句‘安陵容’,便讓副導演貼在了墻上。

當時那面墻上按照角色排序,每個角色下面都有很多候選人,陶昕然看到孫儷和陳建斌的照片已經貼在了最前面。

原本她對這次試戲沒有抱太大希望,結果幾天后就收到了部分劇本,邀請她進行復試,陶昕然趕緊看劇本,分析人物,還特意準備了道具,復試之后她就成為了安陵容。

《甄嬛傳》從2010年9月開始,一直拍到了次年一月,殺青的那天剛好是大年二十九,這幾月經歷了橫店最冷的冬天。安陵容這個人物在劇中的角色是埋藏最深的反派,也是走到最后的人,她性格自卑又善妒,再加上出身不好,坐在一群嬪妃中顯得格格不入。

陶昕然為了讓自己保持角色的狀態,她常常故意遠離人群,獨自一邊沉默寡言。

這部劇的女演員眾多,導演一喊卡,便嘰嘰喳喳一片,到處都是說話打鬧的聲音,有時候陳建斌聽得都煩。

但就是在這樣的熱鬧中,陶昕然總是一個人冷著臉不說話,最開始很多人以為她性格不好,或者在耍大牌。

但陶昕然也有坐不住的時候,有一次一群女演員在亭子里等戲,一邊等一邊聊天,沒有聽到副導演叫大家拍戲。

結果副導演當場就開始罵人,而且罵得非常難聽,陶昕然立馬站出來一句句懟回去,現場其他女演員都不敢說話,連副導演都嚇住了。

陶昕然的性格和安陵容完全相反,向來有話直說,這樣的性格非常容易交朋友,所以,她和劇中的演員關系都很好,尤其是她和孫儷的對手戲很多,一直斗到最后,兩人的關系也非常好。

孫儷雖然非常當紅,而且她本人的戲份非常多,卻是一個難得業務非常扎實,性格也非常好的演員,有的戲份即便拍不到她的正臉,她也特意過來給陶昕然搭戲,方便她能夠更快地進入角色。

大年二十九那天的最后一場戲是安陵容的冰舞,在陶昕然優美的舞姿中《甄嬛傳》殺青了,但誰都沒想到這部戲能夠紅到萬人空巷,成為宮斗戲的巔峰之作。

這部戲播出期間熱度非常高,全國網友都加入劇情討論,華妃和皇后這樣的角色有可恨之處也有可憐之處,安陵容雖然也有可憐之處,但她不僅背叛甄嬛的友情,為了上位還狠心加害對方,她是被罵得最慘的一個。

就連陶昕然的父母看了這部戲都不喜歡安陵容,她的微博下面經常有大量的網友組團開罵,她成為繼馮遠征、李明啟之后又一個全民公敵。

但在一片罵聲中,陶昕然也火了,送到她手上的劇本越來越多,片酬也漲了不少,而且走紅之后她和何建澤的感情并沒有受到影響,兩人反而經常登上訪談節目大秀恩愛。

不過陶昕然接到了劇本大多還是反派,2014年,《甄嬛傳》的熱度正高的時候,她接拍了諜戰劇《胭脂》,在劇中她再一次飾演反派馮曼娜,她是劇中的女二號,這部劇的女主角是正當紅的趙麗穎。

這部劇拍完后,何建澤便求婚了,而且是在一場活動的紅毯上,他手持紅玫瑰向她下跪,陶昕然被感動落淚,兩人結婚的消息也登上了熱搜。

當時陶昕然工作很忙,婚房都是何建澤一手操辦的,她搬進去的時候家里所有硬裝、軟裝都完成了,是典雅的歐式風格,非常精致。

那時候是陶昕然的熱度正高,她剛剛三十歲,進入到一個女演員最好的年齡,可以駕馭很多角色,但她還是選擇回歸家庭備孕待產。

婚后不久陶昕然就懷孕了,媽媽和婆婆都趕來照顧她,何建澤擔起養家重任,每天在外拍戲。

由于陶昕然孕期貧血,有一次她在家里暈倒了,正好趕上家里的車限號,只能叫救護車來家里,結果被小區的鄰居看到,這件事還上了熱搜。

原本家里沒打算告訴正在拍戲的何建澤,是他所在劇組的制片人看到新聞才告訴他。

身體虛弱再加上丈夫不在身邊,陶昕然的十月懷胎非常辛苦,2016年3月她生下女兒何陶。

女兒出生的時候,《胭脂》正在多個平臺熱播,同樣受到了很多關注。

這部劇讓陶昕然再一次貼上了壞女人的標簽,而且那時的趙麗穎的《花千骨》剛剛播完,這部劇打破多項收視紀錄,讓她成為頂流女演員,粉絲也正是熱情和瘋狂的時候。

隨著《胭脂》的劇情深入,陶昕然飾演的馮曼娜露出猙獰的一面,幾次對女主角狠下殺手,入戲太深的觀眾再次被激怒了,紛紛跑到陶昕然的微博下開罵,但這次陶昕然沒有放任網友的謾罵,因為網友竟然詛咒她的女兒,她直接上線回懟網友,開口就是臟話,也開創了明星網上公然開罵網友的先河。

但陶昕然的開罵引來了很多網友的支持,畢竟,無論如何都不能上升到家人,網友沒想到的是切切諾諾的安陵容生活中竟然如此霸氣。

不過懷孕生女對于任何一個女演員來說都是一個挑戰,有可能身材走形,也會失去很多機會。

所幸陶昕然懷孕后并沒有胖,生產后很快就回到了原來的身材,孕期她也參加了幾檔訪談節目增加曝光量,而且很快就開始積極洽談劇本,準備外出拍戲。

但一年多的時間她的熱度消耗不少,再加上成為媽媽后,很多年輕女孩的角色不愿找她演,戲路受到很大的限制。

為了突破瓶頸,2017年陶昕然選擇登上《演員的誕生》,這是演員競演系列節目的第一季,很多有實力但缺乏機會的演員都來到這個舞臺,競爭非常激烈,她同組PK的對手就是金晨,而兩人要挑戰的角色是《十面埋伏》中的小妹,除了情感沖突外還有一段舞蹈。

金晨號稱北舞校花,從小便學習舞蹈,現在還保持著很好的柔韌性,而陶昕然只有小時練過舞,這場PK對于兩人來說壓力都很大,陶昕然尤其緊張。

結果上場表演的時候,陶昕然忘詞了,雖然她及時補救但還是輸了,她因此懊惱不已。

這次失利讓陶昕然失去了一個翻紅的機會,她這兩年的資源一直不太好,她接到的角色也的確都是媽媽一類。

她也所幸將焦點放在母親和孩子身上。

去年她轉型制片人、出品人,并作為主演,帶來了一部小成本電影《九月一日》反映留守兒童的生活。

雖然這部電影的關注度并不高,但看過的人都說好。

安陵容成就了陶昕然,也羈絆了陶昕然,她的演藝生涯永遠要被貼上這樣一個標簽,但有一個被記住的角色何嘗不是一個演員的幸運。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