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BAFTA頒獎禮:威廉的主場凱特是焦點,群星閃耀不及王妃莞爾一笑

小九 2022/07/02

「我必須承認,我不知道自己應該為過去十年中塑造我自己家庭成員的眾多獲獎者感到驕傲還是吃驚?」——這句來自BAFTA名譽主席威廉王子的一句「玩笑話」至今都讓人印象深刻:既表明了那些「皇家演技軍團」的成功,也暗暗揭露了英國皇室在影視圈中舉足輕重的地位。

無論是風靡全球的影視劇《王冠》還是以揭秘王室辛聞為特色的電影都因皇室色彩而大受劇迷們的喜愛與追捧,許多知名英國演員也都因出演皇室成員而獲得過素有「英國奧斯卡」之稱的BAFTA獎。在英國(不限于英國),BAFTA獎就是很多演藝界人士為之奮斗的終身目標。

BAFTA獎——全稱British Academy Film Awards(英國影視學院電影獎),是由英國電影和電影藝術學院頒發的一年一度的英國電影、電視藝術相關產業最高表彰,其地位、權威性與公信力相當于美國奧斯卡,是評演技、鑒專業能力的最佳「修羅場」。

今年BAFTA頒獎禮將于本周末在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如期舉辦,一年一度的影視盛會少不了明星的「爭奇斗艷」、演技評定的眾望所歸與差強人意,也少不了名譽主席威廉王子的加持,60%的可能還會有「親屬團」凱特王妃給力捧場[按照往年出席頻率與次數]。

眾所周知,在英國王室女性的光芒總是會掩蓋男性的部分光輝,無論是有「前車之鑒」的查爾斯對戴安娜由愛變嫉妒的「爭民寵」之言,還是凱特婚后勢如破竹的「親民和善」形象以及席卷全球的「凱特效應」對威廉的沖擊……都在一定程度上表明「民眾對女性的關注度總是遠勝于男性」——這種現象同樣存在于一年一度群星閃耀的演藝時尚盛會BAFTA頒獎禮。

往年威廉王子以主賓身份一枝獨秀的時候,在BAFTA獎頒獎禮上的他總會被其他明星掩蓋其主席的身份與光芒,而以「夫妻檔」亮相紅毯的時候,BAFTA獎頒獎禮的頭條版面總是劍橋夫婦占據中心,所以說BAFTA頒獎禮是威廉王子的主場,焦點卻是他的妻子凱特王妃。

自威廉王子2010年成為英國電影學院獎主席以來,多數情況下是一人到場,2017年開始成為了「隱形的雙人公務」,作為伴偶的凱瑟琳開始給面捧場。

于2017年首次亮相BAFTA頒獎禮的凱特王妃選擇了一襲麥昆定制印花露肩禮服,大秀好身材的同時也誓有與明星比高低的勁頭,黑色盡顯沉穩莊重,印花刺繡又自帶清雅感,壓箱底的大粉鉆耳墜以及女王奶奶鉆石手鐲雙加持,外加與老公紅毯頻頻撒狗糧,「真香定律」算是被凱瑟琳玩明白了……

有了好的開始,凱特王妃于2018年即使身懷六甲也依舊到場力挺老公,然而,這一年的她卻并未贏得一貫的好評,反而成為了暴風的中心。

2018年,BAFTA獎主打女權,以反對娛樂界的[性·侵]犯、性騷擾和不平等為主題鼓勵到場女性身穿黑禮服出席頒獎禮。

作為要永遠將自己置身政治之外的王室成員之一,在一眾大牌明星齊穿黑禮服亮相頒獎禮的同時,凱特王妃選擇了「逆流而動」,以出乎意料的Jenny Packham橄欖綠禮服亮相紅毯,一時間強烈的意識形態對比將其推至了風口浪尖,即使是壕氣沖天的祖母綠套裝以及尚在媽媽肚中的路易小王子都未搶走半分「女權」的焦點。

那一年BAFTA頒獎禮于凱特而言真的是「腥風血雨」,好在王妃的黑色絲絨腰帶為其挽回了幾分形象,被指「雖限于政治因素不能公開支持女權,但也暗戳戳表達了自己的想法與鼓勵」。

在「貴為王妃也難敵輿論壓力」之后,凱特王妃于次年依舊大方現身BAFTA頒獎禮,這一次卸肚后的她拿著「大女主劇本」強勢回歸,又是萬千鏡頭聚焦對拍的焦點。

一襲亞歷山大·麥昆斜露肩珍珠白禮服亮相紅毯,強烈的紅白顏色對比,似重歸人間的天使腳踩烈焰火輪來宣告要結束上一年的「慘淡收場」。

從萬千別人的偶像目視下踏樂入場,后台變身社交達人優雅對談……那一年的劍橋公爵夫人在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內盡顯主母姿態,「我家的客人我來招待」的主賓盡歡名場面都來自那一年的BAFTA頒獎禮。

而在BAFTA頒獎禮上,除了有人前的這些光芒與榮耀,劍橋公爵夫婦也有人后的辛酸與無奈。

2020年四度以夫妻檔亮相BAFTA頒獎禮的夫妻倆就因弟弟哈里王子被布拉德·皮特調侃了一番。

那一年榮獲最佳男配角獎卻因「家庭原因」缺席BAFTA頒獎禮的布拉德·皮特讓同組演員兼好友瑪格特·羅比代為念稿(皮特準備好的)發言,皮特宣稱要將自己所得獎項命名為「哈里」,并表示很高興能將此獎項帶回美國,一語中的戳中了威廉凱特的笑點也戳中了劍橋夫婦的痛點,夫妻倆除了一笑而過也沒有更好的回應了——畢竟「當家事成為了天下事」,只能選擇「笑出強大」。

當然,在辛酸與無奈之外,凱特王妃也延續著自己在BAFTA紅毯上的「榮光」。

因2020年BAFTA頒獎禮以「可持續性發展」為主題要求到場嘉賓循環舊裝或租賃禮服,所以凱特王妃重開衣櫥選擇了2012年出訪馬來西亞時穿過的Alexander Mcqueen禮服。

時隔八年,身材未變氣質與以往大不同的凱特為禮服演繹了不一樣的風格,這一次的她沒有初入王室的青澀與害羞,多了份不懼大場面的淡然自若與沉穩自信,那份隨時間沉淀下來的自信不需戰袍加身也能讓她熠熠生輝,紅毯上群星閃耀似乎都不及王妃莞爾一笑。

雖然BAFTA頒獎禮不是凱特的主場卻讓她玩成了自己的個人秀,連作為主席的老公威廉都因她的存在而黯然失色,明星的派頭也沒有公爵夫人的名號來得響亮——這大概就是王室的力量,也是梅根·馬克爾執拗于公爵夫人名號的原因。

今年是威廉王子成為英國電影學院獎主席的第12個年頭,也將會是凱特王妃第五次征戰BAFTA紅毯,會有怎樣的驚喜?我們拭目以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