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錦衣之下婚后:優秀的人總是會讓人另眼相待,陸繹和今夏便是如此

古月 2022/07/08

#錦衣之下#自打孩子出生以來,或因今夏是個活潑調皮的性子,在孩子們面前,陸繹更多時候是清冷模樣,不自覺就形成了一個嚴肅的父親形象,可他對幾個孩子的愛一分不少。

孩子親口說怕陸繹,這不算是出乎意料,只是今夏難免還是心中一抽,她想自己應該讓孩子對父親陸繹有個更為準確的認知。

「笙兒是因為爹爹平日里太嚴厲,所以會怕他嗎?」

「……」陸笙詫異地看了今夏一眼,頓了頓才開口回答道「是也不是。」

二兒子陸笙不似大兒子陸珩那麼活潑,小小年紀總有一股子少年老成的沉穩在,甚至連同說話都隨了父親陸繹的性子,言簡意賅的時候,能少說一句絕不多說一字。

可現下對方是自家娘親啊,陸笙再度開啟尊口補充道,「平日里爹爹確實有嚴厲的一面,可笙兒不是因為這個怕他,而是他很厲害,什麼都會……您不也怕爹爹的麼?」

兒子的話鋒一準,愣生生將今夏打了個措不及防,怕陸繹麼?要說怕是自然的,可敢在陸閻王身上占便宜的,那必須也得算上她袁今夏一份。

「我——」下意識就想否認的今夏,看著眼前縮小版的陸繹,語重心長地開口解釋。

「我對他當然不是怕與不怕,而是相互尊重,這就好比你方才說的,你爹他很厲害,所以會對他有類似怕的錯覺,可是娘告訴你啊,你這種錯覺應該叫做敬佩,佩服他的功夫,佩服他的文采……」

要夸贊陸繹的好,對于今夏而言絕非難事,噠噠噠地述說了一串,末了不忘拍著胸脯的肯定,「優秀的人總是會讓人另眼相待,你娘我也一樣!」

陸笙似懂非懂地點點頭,而后笑問道「楊臻說舅母會嫁給舅舅,是因為舅舅的一手好廚藝,這樣就不愁好吃的,您是因為爹的功夫高、文采好,才選的嫁給他嗎?」

「嘿——臻兒調皮,你也學著打趣起爹娘來了!」今夏伸手捏了捏兒子的臉頰,自己對陸繹那點心思實在不好意思在孩子面前提及,有意錯開話題。

「就是好奇平日里望塵莫及的父親大人是怎麼被您拿下的,您就告訴我吧,娘——」縱然看上去成熟懂事,實際上到底是個半大的孩子,總是經不住好奇自己那個厲害的父親,陸笙搖晃著自家娘親的胳膊撒嬌。

今夏自然是拿他沒轍,同他打著哈哈,「一半一半吧!你爹在我眼中那是怎麼樣都優秀的,這個啊,等你長大了自然也就明白了。」

「這個我知道,叫做情人眼里出西施對不對?」

被眼前眨巴著靈動雙眸的陸笙逗笑了,今夏笑問他,「這也是學院夫子教的麼?」說罷不等他回答,又似自言自語道「看來這學院的夫子涉獵倒是廣……都還教什麼了?」

「這不是夫子教的,是謝霄舅舅說的,他說當年爹爹連笑都不會,可你照樣喜歡,眼里就容不得其他人的存在。」

「笙兒別聽他胡說,你爹爹怎麼可能笑都不會,難道說這些年你沒見他笑過嗎?」

今夏的打抱不平,并未換來兒子陸笙的認可,后者反而一臉認真回答「實屬不多。」

「那、那笑也是分場合與對象的,不論何時何地逢人就笑的話,不是有毛病那就是笑面虎……反正,我覺得大人這樣就很好,下次再有人跟你說他的不好,記得反擊回去,知道了嗎?」

母子二人在山洞絮絮叨叨地話著家常,外面雨勢卻絲毫不見減小,時間過去,天色漸漸暗淡下來,洞口只看到順勢而下的雨簾,里面卻是越來越暗。

「這雨不像要停,看來我們今晚得在這兒過夜了。」今夏摸出身上的火匣子,牽過兒子的小手,「得看看這洞里的情況,找點柴火取暖才行。」

環顧一圈后,除卻幾根枯樹枝外,洞里什麼都沒有。可就地生存也算是今夏的一項技能,陸笙也是個小幫手,麻溜地將樹枝堆到一旁,準備生火。

「我去看看有沒有枯草可以引火。」

忽然之間,傳來今夏的尖叫聲,「啊!大人!蛇、有蛇——」

隔了幾步遠的陸笙,趕忙沖到跳開的今夏身旁,隨身攜帶的匕首奮力一擲,還沒來得及發起攻擊的某物就懨懨的一動不動了。

身手快過腦子的陸笙,安撫著自家驚魂未定的娘親,「沒事兒,沒事兒了,娘不要怕,已經解決了,不要怕——」

到底也不是養在深閨未曾見過世面的嬌弱女子,咽了口水的今夏也就鎮定下來,反過來安撫陸笙,「我沒事,現下天尚未熱起來,是我動到它冬眠的窩了,草率了,不過笙兒這個準頭還是很好了,這就叫一擊即中。」

「那是,我娘可是袁今夏。」陸笙不動聲色地取回匕首,順帶拿了一點枯草過來。

小家伙自豪的話語,惹得今夏放松一笑,樂呵呵應道「喲——今兒個我們笙兒可是一點都不謙虛啦。」接過他手中的枯草準備生火。

見今夏放松下來,年歲不大的陸笙才松了口氣,哪里有什麼謙虛不謙虛的,還不都是為了緩解她的緊張,轉移注意力麼?

升起了火堆,洞內不僅明亮一些,也多了幾分暖意,今夏雙手在衣衫上抹了抹,擰開攜帶的水壺遞給陸笙,「喝點水吧,下雨也打不到東西來烤,今晚怕是要餓肚子了。」

「不會餓肚子的。」陸笙咕咚地喝了口水。

今夏瞥了一眼不動的某物,有些磕巴地問道「你、你不會想要烤它吧?」

也是知道她真怕蛇,陸笙開口道「不烤它,我是說爹會來接我們的。」

「那怕是要失望了,早間出門的時候,還特地叮囑不要告訴他的,唉……真是計劃不如變化,早知道就不多那句嘴了。」

「娘親剛剛喊他了,爹爹會來的。」

想起方才自己那情急之下,下意識脫口而出的「大人」二字,今夏不免有些赧然,識趣的不在繼續這個話題,畢竟,這麼遠的距離一聲呼喚哪里真能聽到,而心有靈犀的事情未必現實中能實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