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錦衣之下》婚後:譚松韻坦言生兒生女全家歡喜,「育兒育女」全是驚喜

春花 2021/12/16

對于謝霄的到來,今夏說不上多麼的欣喜或是期待,只是要走動確實有些不得勁,陸笙看著自家娘親眉頭微皺的模樣,不由得跟著眉毛擰成了毛毛蟲。

「娘親若是不想出去,笙兒去叫舅舅過來便是,您不必為難。」

#錦衣之下#今夏被小傢伙一本正經的模樣逗笑了,笑道「不為難,來者是客嘛,娘親出去見一見是應該的……不過,舅舅真的牽了馬匹過來?現下在何處?」

明顯語氣都歡快了幾分的今夏,陸笙默了默,如實回答道「沒有牽過來,有爹爹在家,即便是舅舅牽了馬匹過來,應當也是入不得府內的,娘親怕是失望了。」

「嗯?大人還在家嗎?」今夏下意識的接話,陸笙竟不知她這是希望陸繹還在家,還是盼著陸繹已經出門的意思。

「舅舅與臻兒到了之後,爹爹才出門辦公的,不過——」陸笙的話還未說完,就被謝霄打斷了。

「大人,大人,我說袁大蝦,你能不能有點出息的?至于句句話都離不開那個姓陸的嗎?」

人未至聲先至的謝霄,待看清今夏的身形後,調侃的話馬上轉口道「哦呦,你這、你可當心一些,若是有個什麼閃失,陸繹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

「被嚇到了?不至于這般小心翼翼的,我又不是瓷娃娃。」今夏笑道。

不得不說,謝霄確實有些被今夏高高凸起的肚子給驚到,在他印象中的今夏一直都是那個身形嬌小、活蹦亂跳的袁大蝦,幾時見過這般行動不便的她?

謝霄輕嗤了一聲,倒也沒有馬上否認,而是直白道「你說說你這又是何苦呢?明明已經有珩兒與笙兒了,陸繹還這般折騰你,現下知道官宦世家不好嫁了吧!」

「謝圓圓,這跟官宦世家有什麼關係!你可別瞎嚼舌根!」

被今夏瞪了一眼的謝霄,一副有理有據地辯解道「我說錯什麼了嗎?袁今夏,這我可得好好與你說說,你看看師姐,楊臻是不是比陸珩與陸笙年齡要大?

楊嶽一直想要再有個孩子,這你是知道的,可師姐說不生了就是不生,誰提也沒有用!你再看看自己,是不是不敢拒絕陸繹的要求?他真把你當成傳宗接代的工具——」

「你閉嘴!」今夏氣急地打斷他,「謝圓圓,你今日是腦子進水了吧?還是吃炸藥了不成?什麼傳宗接代的工具,滿嘴的胡說八道,大人才不是你說的那種人呢!再要這樣的話,你下次還是別過來看我了。」

今夏的語氣一嚴肅,憨憨的謝霄馬上認慫,不滿地補充了一句「你就知道維護他吧!反正誰也說不得他的不好,大的小的都這樣,我看那姓陸的就是被你們慣出來的毛病。」

「娘親,舅舅——」

「舅舅,娘親——」

「姑姑,舅舅——」

二人莫名其妙的爭執話語,讓三個孩子有些無措的喚著他們。

「謝圓圓,大人哪裡惹你還是招你了?至于你這麼埋汰他的?」今夏緩了緩情緒,繼續道「世人各有各的生活態度,我自是與上官姐姐不同,她有她的想法與選擇,我呢就想守著我與大人的小家,一切都是心甘情願的,你又作何這般的生氣?」

提到緣由,謝霄倒是有些赧然起來,不好意思地開口道「我……我只是覺得為了陸繹,你都變得不像是我認識的那個袁今夏了,替你不平。」

「你說這個啊?」今夏撫了撫自己的肚子,笑容裡洋溢著滿滿的母愛,「生兒生女全家歡喜,育兒育女全是驚喜!總之生兒育女呢,確實是一件辛苦與幸福兼併的事情,無論如何,我都甘之如飴呀!」

「行行行,反正為了陸繹,你也沒有什麼是做不出來的,剛剛算我多嘴了,是我自討沒趣成了吧?要不給你道個歉?」

「跟我道歉就免了,不過嘛!」今夏一雙圓眸滴溜溜一轉,頓了頓繼續道「謝圓圓,人家都說三十而立,成家立業什麼的,你說你也老大不小,如今烏安幫發展還算不錯,是不是也該考慮你的終身大事了?有沒有哪家看上的姑娘?夏爺我去給你搞定!」

話音剛落下,陸珩就認真地糾正她,「娘親又犯規了,爹爹說不許自稱爺的,您忘記了?」

「哎呀呀,這個不重要,一時口誤了,珩兒別打岔,娘親給你們找舅母呢!回頭再給生個弟弟妹妹,豈不是很好?」今夏妥妥地安排著。

一聽弟弟妹妹,別說陸珩有沒有上頭,便是楊臻也來勁了,「姑姑說真的嗎?找個舅母就可以有弟弟妹妹了嗎?那臻兒也幫忙!」

「那是的,我娘親從不騙人的。」陸珩沖著楊臻拍拍小胸脯,表示著對今夏的支持,「為了弟弟妹妹,需要珩兒做什麼?娘親儘管吩咐。」

眼看著馬上就要給自己安排媳婦的架勢,謝霄連忙止住話題,「欸……打住啊!袁大蝦,你這越說越離譜了,還有你們幾個小傢伙,竟然敢開起舅舅的玩笑了,還想不想舅舅陪你們玩遊戲了?」

不待孩子們開口,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今夏,繼續煽風點火的架勢,「是玩遊戲重要還是弟弟妹妹重要?」

「當然是弟弟妹妹重要!」楊臻一馬當先地搶答道。

「所以我們第一步應該做什麼?」

「找到舅母!」陸珩率先應答。

「不對!」今夏搖搖頭,故作玄虛的吊足了孩子們的好奇心,才狡黠的給出答案,「是給舅舅安排上舅母才對!」

「誒誒誒!尊重一下我本人的意願好不好?」年紀雖大的謝霄,一下子被帶進了坑裡。

「你的意見不重要!」

「對,不重要!」

場面一度歡樂起來,便是脾性偏向陸繹的陸笙,此刻都情不自禁地跟著笑意爬上臉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