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官司,娛樂圈的人走茶涼,在馮小剛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小九 2022/05/08 檢舉 我要評論

年輕時是小混混,上歲數了是老流氓。

江湖人稱,聰明絕頂的「馮褲子」。

整個導演圈最「庸俗」的導演,非他莫屬。

從業38年,看似底氣十足,實則是裘千仞式的垂死掙扎。

這些年,他過得真累啊。

一場官司,再起波瀾

但凡是個正常人,都不喜歡「官司」兩個字。

即使自己清清白白,也會怕哪里出錯,賠了夫人又折兵。

明星不一樣,他們對官司兩字格外熱衷。

甭管大官司還是小官司,只要能上熱門,就是穩賺不賠。

前幾天宋威龍起訴于正公司的熱度還沒有降下來,現在又爆出蔣依依起訴馮小剛的公司。

看起來,疫情期間不止大眾不好過,明星們也都不好過。

一沒活兒干,二沒戲拍,三沒通告趕。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小編可以很負責任地告訴大家。

蔣依依和馮小剛的梁子是確實存在的。

從官方網站上搜索,演員蔣依依和玖禾禧兆(天津)文化經紀有限公司存在合同糾紛的問題。

這個案子,將于5月24日正式開庭,分個一二三出來。

玖禾禧兆(天津)文化經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并不是馮小剛,但幕后操控者,確實是馮小剛。

一個是公司,一個是旗下的藝人。

多大的仇怨才能鬧上法庭?

很簡單,蔣依依想拍戲。

這位20出頭的藝人已經連續600多天沒有作品了,她覺得不公平。

再不混上去,再不換個公司,很容易就成了被遺忘的黃花菜了。

蔣依依的心情不難理解,對于在娛樂圈混的人來說。

吃得不過就是這碗青春飯,年紀一天天增長,后面新人輩出。

有危機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鬧上法庭,還真的不至于。

翻看娛樂圈歷史,「雪藏」這個字眼一直存在著。

過去,「雪藏」一般是有前提的。

要麼是為了給別人讓路,要麼就是自身出現了問題。

舉個例子,薛之謙和戚薇,都是因為唱歌好簽的公司。

結果簽了之后,因為各種理由被雪藏了,最后他們是怎麼做的?

沒錯,他們只能自己花錢出專輯。

再比如小編比較欣賞的韓國藝人宋智孝。

從進軍電視劇,出演電視劇宮的女二后,因為角色不討喜,以至于全網黑。

為了轉型進軍電影圈之后,一部《霜花店》,徹底涼涼。

黑粉高達百萬,這是什麼概念呢?

很多明星的粉絲都還沒有突破百萬,以至于被所屬公司雪藏。

她是怎麼做的呢?

答應了綜藝節目的邀請,作為固定女mc常駐綜藝。

從零好感女星迅速地在亞洲累積了大量粉絲和人氣,從而獲得了自己職業生涯上的成功。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換句話說,一般大型公司既然能合理雪藏,一定是利用了合同的漏洞。

尋求其他經紀公司合作是不現實的。

你就一點點名氣,人家不如直接培養一個新人。

這個違約金一般是非常巨大的數字,遠遠超出你的身價。

早些年蔣依依,是相當有競爭力的。

1歲拍MV;5歲拍廣告;6歲拍電視劇;18歲上中戲;

但按照粉絲的控訴,蔣依依已經有600天沒有進組了。

馮小剛就是在雪藏人家姑娘,理應放人。

但小編站在公平,公正,公開的角度上說句公道話。

就算蔣依依這個官司,確實牽扯到了馮小剛,也不怪馮褲子。

他有資源的時候,真沒餓著這姑娘。

因為疫情的原因,影視行業被管控得厲害,不能大范圍聚集,因此很多戲不能開機。

大家細數一下近兩年有戲可拍的演員:

迪麗熱巴、鞠婧祎、趙露思、李現、任嘉倫、楊冪、楊紫、趙麗穎、肖戰。

哪一個劇的演員配備不是正在熱度上?

再看看各大互聯網平臺,很多明星已經進行短暫的商務活動了。

毫不客氣地說,就因為沒合適的劇本,自降身價跑去帶貨的演員,明星比比皆是。

相比之下,馮褲子還是很疼蔣依依的。

2021年開播的唯一一部電視劇《北轍南轅》里,是有她相當重要的戲份的。

有沒有一種可能,不是馮小剛不想給蔣依依資源。

而是他自身難保了呢?

聰明絕頂?溜須拍馬?

從進入導演圈開始,馮小剛的口碑,就兩極分化得厲害。

喜歡他的人,覺得他聰明絕頂,明明一無所有,家徒四壁。

愣是靠著三寸不爛之舌,混進了京圈,拿下了王朔,并取而代之。

從1998年開啟馮氏「賀歲影片」系列,對中國商業電影發展,做出了杰出的貢獻。

不喜歡他的人,總覺得他就是個溜須拍馬,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竊取別人的勞動成果,往自己的臉上貼金的「市井小人」。

可大家都忘了,不管是馮小剛,還是「馮褲子」,都是他人生中的一部分。

小時候窮怕了,所以愛慕虛榮。

這不難理解,也不能說對錯。

當代社會,誰對金錢名利不向往,更何況是要啥沒啥,還拖著個重病老母親的馮小剛。

為了能成名,他進入京圈。

端茶倒水,溜須拍馬,伺候著各位少爺們肆意揮灑青春。

表面稱兄道弟,實則瞧都瞧不上他的王朔。

為了挖苦馮小剛,還專門寫了一個角色出來。

《與青春有關的日子》大家都看過吧。

這部劇呢,是王朔對自己青春的復盤。

他特地創造了一個窩囊,懦弱,沒背景,沒條件,不配擁有脾氣。

整天哭哭啼啼,還經常尿褲子,但凡是個人,都能踹上他兩腳,罵上他兩句的角色。

姓馮,叫馮憶苦,外號」馮褲子「。

這,就是當時馮小剛的處境。

可惜,大院子弟們只看到了馮小剛的軟弱,討好。

卻壓根沒發現,他一直都在等一個機會,一個翻身的機會。

1994年,王朔、葛優、馮小剛成立好夢公司,開始依靠拍電影賺錢。

也是這一年,王中軍,王中磊創辦了「華誼兄弟廣告公司」。

這是大院子弟們種下的因,享受果實的是馮小剛。

1996年,王朔失勢,被輿論逼至國外。

馮小剛審時度勢,將老東家的作品《你不是一個人》改編成為劇本。

又頂著王朔的名聲,騙來了370萬的投資。

馮小剛的這部電影處女作,就是1998年影壇最大的黑馬《甲方乙方》。

用別人的劇本,用別人的關系網,馮小剛賺了3000萬。

更耐人尋味的是,電影編劇一欄,他只署了自己一個人的名字。

自此以后,王朔的時代結束,馮小剛開啟馮氏「賀歲影片」系列。

6次年度冠軍,3次亞軍,4次第三,合計15次票房前十名,內地總票房合計約50億。

5次華表獎,2次金雞獎,8次百花獎,3次金馬獎,合計 18座獎杯

他又有幾分像從前?

張藝謀在商業片的道路上越走越遠;陳凱歌陷入魔幻現實主義不能自拔;

姜文才華橫溢但產量有限;賈科長只會無情地批判,跟廣電總局你來我往;徐崢還是「太年輕」的時期。

在當時那個時期,馮小剛就是名副其實的大導演。

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在馮小剛的所有題材中,都能找到其他導演成名作的影子。

這,就是他的高明之處。

踩著審查底線,蹭著其他作品的創意,在影壇巧妙周旋。

既能過審,又能叫好,還能賣座。

這點,真的很難得。

那是屬于馮小剛的時代

可他最大的短板也暴露了,電影不是一蹴而就的。

在沒有參照作品的情況下,馮小剛的原創力還是偏低了點。

而且個人品德也就是小市民的平均水平,這是根兒上帶的,沒辦法。

跟高尚不沾邊,壓根就是一流氓。

先下個結論:他是一個絕頂聰明的小人,也是一個很成功的導演。

馮小剛意得志滿后,

腦中大概只剩下對別人論功行賞的將王感。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2007年,馮小剛向華誼爭取了8000萬資金拍攝電影《集結號》。

趙本山很熱情地說:「有啥需要幫忙的,盡管說。」

馮小剛這時也不再客氣,表示自己這邊需要差一些蘋果。

一個敢問,一個敢要。

隔天,馮小剛收到了一車蘋果。

劇組每人舉著碰過好不快活,結果第二天全上吐下瀉。

雖然最后證實了是烏龍事件,卻也算是種下了因。

到2010年,趙本山參加華鼎獎,馮小剛還了一顆果兒。

趙本山獲獎感言是這麼說的: 「好好地做人,多做點善事,感謝所有人。」

當時頒獎嘉賓正是馮小剛,當時頒獎臺詞有一句:

「你是綻放在黑土地上的藝術奇葩」被他念成了「你是綻放在黑社會上的藝術奇葩。」

當時趙本山就變了臉,最后一個巴掌收了尾。

為了拍一部《手機》,給小崔下套。

然后在頂著這波熱度,又來了個《手機2》。

果然,這下倆人又開始了。

無利不起早的馮小剛,掐著《手機2》殺青的點兒,和小崔打起了嘴仗。

從看熱鬧的角度來講,確實是很過癮的。

什麼「撕了你的臟嘴」;什麼「嚼過三遍的甘蔗渣」,又或是「你可真逗」。

通篇不帶臟字,卻字字扎心。

先兵后禮,相當開心地表示: 感謝你為這片子做的推廣和宣傳

代入感很強,我已經開始生氣了。

《我不是潘金蓮》宣發時期,馮小剛跟萬達開撕,王中磊助陣。

馮小剛在微博上發了「潘金蓮致王健林先生的一封信」,還提前做了預告。

詳情請戳:潘金蓮致王健林先生的一封信。

隨后,王思聰回復,馮小剛再回復。

馮小剛:我是流氓我怕誰?

王思聰:你是流氓誰怕你?

馮小剛:請你尊重點藝術電影

王思聰:賣片就賣片,你丫那也叫藝術?

馮小剛:我寧愿你打壓我排片,我也要擠兌你。

頒獎晚會上,他懟范爺。

「冰冰呢,是個明星,希望更多這樣的明星可以免費為文藝片站臺擴大影響力。」

臺下原本笑意滿滿的范爺,一下子僵硬了,甚至抹起了眼淚。

那這片酬是要,還是不要啊?

恩,這很馮小剛。

當時代想拋棄一個人的時候,連個招呼都不會打

從2018年開始,馮小剛因為幾件不大不小的事兒,一直處在風口浪尖之上。

好不容易過年放個假,馮小剛就帶著《芳華》的女主苗苗與老友陳道明、葛優還有京圈的老板們歡聚一堂。

酒過三巡,馮小剛拉著苗苗的手,就想讓她在大家面前跳上一曲,好讓大伙知道為什麼要選苗苗當《芳華》女主角。

出席宴會,人家穿的高跟鞋,這哪是要活躍氣氛,這是要賣藝啊。

其他人好言相勸,他卻耍起了混蛋。

陳道明蹭地一下站起來: 「你TM沒見過跳舞啊!」

最后,也沒能阻止他想跳舞的雅興。

苗苗脫了鞋子和外套,在略尷尬的氛圍里,把舞給跳完了。

這段聚會的視訊被Po到網上,也一下炸開了鍋。

這種玩弄年輕女演員的行為,遭到了大多數人的擠兌。

這,似乎是馮小剛倒霉的開始。

發表意見:「國內有這麼多垃圾電影,是因為有很多垃圾觀眾」過后。

馮小剛親手打碎了早年的濾鏡。

腹背受敵之時,連一個為他說好話的人都沒有。

他的人情觀,在金錢社會里不適用了。

如同《老炮兒》里六爺,被新的「話事人」撞了一鼻子灰。

事業激流隱退,資產也亮起了紅燈。

當年華誼耗資10.5億收購的馮小剛的公司:浙江東陽美拉傳媒有限公司。

僅實現凈利潤552.38 萬元,低于業績承諾1.749億元。

馮小剛賠了2.3個億。

拍了個《只有蕓知道》,沒什麼人宣傳,也沒什麼主要內容。

試圖詮釋愛情的偉大,卻缺乏日常生活的積淀與細節,拍了個寂寞。

電影不行,就拍電視劇。

以自己熟悉的「京味喜劇」打底,用時下最熱的女性群像為招牌,雙管齊下。

一播出,問題更嚴重了。

《北轍南轅》放了沒幾集,就被觀眾吐槽「假、大、空」和無病[呻·吟]。

感覺馮導的所有力氣,都用錯了地方。

有話題度,有好演員,卻難改翻車的命運。

什麼蓄勢待發、什麼東山再起,全涼涼。

最尷尬的是,馮小剛名下的產業開始大幅度縮水。

2021年,馮小剛與華誼兩兄弟和張國立創辦的公司發生工商變更。

昔日兄弟情,一朝全成空。

張國立、馮小剛 、王忠磊 、王忠軍等退出股東行列,同時王忠軍不再擔任董事職位。

到了2022年,張藝謀、韓寒、文牧野、徐克,這些導演們在虎年伊始,展開了一次久違的「神仙打架」。

而那個最早在華語電影市場開辟春節檔的先鋒,扛起「賀歲片」大旗的64歲馮小剛,卻消失匿跡。

甚至半年都沒發過微博了。

再出現在熱搜上,卻成為了被告。

何其諷刺,曾經怒斬群雄的他,如今連自己旗下的藝人都擋不住。

江郎才盡,落草為「寇」的他,還能撐多久。

結語

馮小剛風光時,藝人們前呼后擁。

如今落魄,成為了被告。

不知馮導噴了半輩子明星,如今會不會積郁。

我們承認,長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才人出。

但后人的成功遮蔽不了前人曾經的輝煌,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時代。

馮小剛已經把自己的職業生涯寫進了中國電影史冊。

同樣亦可無悔、無憾!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