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錦衣之下》婚後:陸繹被冤枉了?剛出生的娃娃就不受待見

《錦衣之下》婚後:陸繹被冤枉了?剛出生的娃娃就不受待見
2021/12/27
2021/12/27

若說當年杭州城,陸繹街道策馬狂奔趕往司馬府,是出于對今夏的心慌所致,那麼今夜京城的快馬加鞭,完全就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一種後怕與懊惱。

害怕他的姑娘等不到自己,懊惱自己為什麼多留心一點,陸繹甚至想都不敢想象,產房內的她在經歷著什麼,如若出現什麼萬一的話,他又該如何?

#錦衣之下#彎彎的月亮逐漸高升,匆忙趕回陸府的陸繹,一進後院就聽到了獨屬于新生兒的哭聲,直奔產房而去,「今夏——」

產屋內只有林菱在,抬眼看了下他,神色淡淡地應道「回來了。」

「林姨,今夏她——」

見陸繹視線就沒離開過闔眼休頓的姑娘,那焦急地神情更是騙不了人,林菱才開口打斷道「她這是累得睡過去了,有驚有險,好在挺過來了,一兒一女,母子平安,去看看孩子們吧,這兒我來看著。」

林菱的話並沒有讓陸繹有松一口氣,也沒有聽話地去看孩子們。

因為知曉林菱的為人,她說有驚有險,那定然是不會誇大其詞的,更遑論他家夫人此刻小臉發白、頭髮汗濕的模樣。

產房內因剛經歷過一場生產,血氣還很濃重,若不是那淺淺的呼吸聲,陸繹甚至都感覺躺著的今夏,幾乎是沒有什麼生機可言,那微微蹙起的眉心,更是扯得他的心揪著疼。

陸繹輕輕擦拭著今夏濕透的髮絲,看得林菱心中頗不是滋味,還能委屈了他媳婦不成?

于是開口道「她無大礙,好好休養一段時日便是,只不過產房內也不便讓他人進出,袁大姐把孩子抱到乳娘那邊去了,就讓她在這兒先歇會。」

「辛苦林姨,您早些去休息吧,我帶今夏回房間。」

陸繹想著回房的話,總能讓今夏睡得舒坦一些,向來心思玲瓏的他,根本沒有意識到人家是想讓他去看看新生兒,又或許是想到了這一點,只可惜媳婦更為重要。

林菱無奈地笑了笑,沒有繼續更正或強調,罷了罷了,有他在,自己也根本不用操心今夏,確實提心吊膽的一天也甚為累人的,起身離開了產房。

閉眼睡著的今夏,其實睡得並不安穩,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本就是早產的緣故,幾乎就是在鬼門關晃蕩了一遭,直到入鼻的血氣換成熟悉的氣息,才放鬆的沉睡過去。

主臥的燭光燃至天明時,床榻上的人兒都沒有轉醒的意思,一直關注著動靜的陸繹,再也按捺不住地去喚了林菱過來。

「林姨,今夏她怎麼樣?」陸繹眉頭深鎖地問道。

細細把過脈的林菱,望著陸繹搖了搖頭,一大早地喚她,著實嚇了她一跳,真以為今夏有個什麼萬一呢!合著不過都是眼前人的關心則亂。

「生產時失血過多,又是雙胎,耗盡了體力,需要時間慢慢休養恢復。」

「所以是還在睡著?」陸繹問得極為認真。

林菱倒是沒有覺得被質疑了,反而笑道「那我把她叫醒?」

「不,別,讓她再睡會兒吧,麻煩林姨了。」

往日裡都是沉穩待人居多,如此赧然與不好意思的陸繹,林菱亦是難得一見,眼睛一瞬不瞬的守著候著,確實分秒都難熬。

「消耗了那麼多體力,想必她醒來定會餓的,不妨去準備些吃的過來。」林菱轉移話題,「生產是極為容易血氣雙虧的,休養是一方面,食補也很重要,雙管齊下效果更佳。」

君子遠庖廚雖說是今夏的揶揄,將這些都逐一記下的陸繹,親自去了一趟後廚,事無巨細地叮囑一番,明顯與後廚格格不入的人,吳嬸是看破不說破的笑著應下,反倒是把陸繹給笑得不太自在了。

今夏其實睡得並不算太長時間,卻又總感覺像是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迷迷糊糊覺著臉上有什麼東西在蹭啊蹭的,抬手想要撥開,仿佛渾身都快散架似的「嘶」了一聲。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陸繹連忙放下手中的毛巾。

就如同當年杭城戰場重遇一般,今夏睜開眼看到近在咫尺的熟悉面孔,伸手撫上他的眉眼,剛開口就覺得自己委屈極了,「大人,你可算是回來了。」

生產痛到難以堅持之時,今夏絲毫沒有怪陸繹不陪伴在側,真當見到陸繹之時,心底的委屈就被無限放大了。

看著雙眸水汪汪的嬌人兒,素來冷靜自持的陸繹,馬上有些慌神的安撫,「是我不好,回來晚了……別哭,回頭傷到了身子,該如何是好?……還有哪裡不舒服?」

「哪裡都不舒服……可疼死我了!」

「嗯,我知道,辛苦我家今夏了。」陸繹將她的小手放到唇邊親了親。

陸繹一柔情,今夏就沒轍,那股子委屈的勁兒自然就過去了,眼睛滴溜溜掃了一圈後,忽然開口問道「大人,孩子呢?」

也是真不好說自己都還沒看過孩子,陸繹有些底氣不足「在乳娘那邊吧。」

袁今夏是何等人物?怎麼說也是捕快出身,看著陸繹身上還未換下來的飛魚服,一下子就明白了,「大人不會是還沒去看過孩子吧?」

陸繹假意輕咳了一聲掩飾尷尬,轉移話題道「餓不餓?準備了吃的,給你拿過來?」

「大人!」今夏佯裝生氣的樣子。

「怎麼還惱上了?」陸繹扶著她靠坐在床頭,看著她疼得齜牙咧嘴,想要調侃兩句的話到了嘴邊又轉口,「回來你就一直沒醒過,我哪裡敢走開?林姨說了是一子一女,有娘她們照看著,何須憂心?」

「可那是我們的孩子呀!怎麼剛出生就不受你待見了。」

陸繹像是沒有聽到她的抱怨一般,帶她漱完口,將備下的參湯一點點喂給她,孩子固然重要,可他的夫人也就只有這麼一個呀!如何能比較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