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陳松伶:40歲嫁小8歲丈夫,結婚11年無緋聞,不能生育愧對婆婆

小九 2022/05/22

雖然最近兩年陳松伶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影視劇作品,

但也不妨礙她前段時間在網絡上和老公張鐸表白打卡。

有網友表示,秀恩愛的做法,就像故意在踩婆婆的痛點。

當初和張鐸結婚,因為無法生育,陳松伶一直表示要做丁克一族。

而在2021年參加綜藝節目《婆婆和媽媽2》時,

不能生育的事,在節目中甚至還有過體現。

從出道至今,陳松伶無論是在生活還是事業中,

她似乎一直在做著一個受害人的角色。

第一個「迫害」她的人,居然是陳松伶的母親。

1971年,陳松伶出生于香港。

她的父母是印尼華僑。

陳松伶早年的家境不錯,但是隨著家庭的變故,

她的人生也發生了轉向。

1986年,還在上學的陳松伶參加了一場歌唱比賽。

她演唱了一首《零時十分》,原本只是參與,

未曾想到這次參賽讓她一舉奪得了冠軍。

緊接著在第二年,陳松伶又出演了第一部電影《鬼馬少年》。

出演之后,陳松伶原本想回到學校繼續讀書。

但是因為家庭經濟的壓力,父母卻希望女兒加入娛樂圈發展。

尤其是母親,態度異常地強硬。

陳松伶不從,母親在那段時日里就多次對她家暴。

母親的態度很明確,想要繼續呆在家里就去拍戲賺錢,否則就從這個家里滾出去。

母女倆的關系最終斷絕,據陳松伶后來回憶,

當時甚至一度鬧到了警察局。

最終,陳松伶選擇和母親脫離關系,離家出走。

這下次徹底沒了依靠,陳松伶不得不想方設法養活自己。

幸好,當時的陳松伶遇到了電視監制蕭笙,他非常欣賞陳松伶。

于是,她在1989年出演了第一部電視劇《天涯歌女》。

她是女主,黎明則是男主。

第一部電視劇就讓陳松伶走紅。

第二年推出的該電視劇原聲粵語唱片,發行之后又在市場大賣,

成為了1990年香港銷量最高的唱片。

隨后的陳松伶一邊拍戲,一邊繼續學業,并最終從香港中文大學畢業。

所以從陳松伶早年的經歷和表現中不難看出,

雖然母親強迫并家暴她確實做得不對,

而陳松伶自己選擇離家出走,也透著一股決絕和強硬的味道。

在她離家之后,很長一段時間她都投靠在干姐阿寶的門下。

時間跨度長達20年。

1991年,陳松伶出演電視劇《月兒彎彎照九州》,

給她搭戲的人是鄭伊健。

電視劇收視率繼續走高,而提前推出的原聲碟片依舊大賣。

于是在當年底,陳松伶又順勢推出了第三張專輯。

從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陳松伶的演藝事業一直火爆。

曾與其合作過的鄭伊健和古天樂等人,對她的演技和為人都有極高的評價。

尤其是古天樂,他對陳松伶據說還有一種愛而不得之感。

事業如此成功,但是她的家庭卻因為早年的出走始終蒙著一層陰影。

當年在投奔干姐阿寶之后,還有一個叫阿han的人與她倆同住。

三個人的關系親密度,堪比女版的桃園三結義。

閨蜜的貼心照料,讓陳松伶在日常生活中都不必考慮任何與生計有關的事。

以至于很長一段時間,陳松伶對于金錢都沒有任何概念。

陳松伶的這種說法,未免有些偏頗。

畢竟她和很多出道多年依舊不紅的藝人不同,

剛剛出道,她的電視劇和唱片就獲得大賣,

正是因為有走紅的這個基礎,才保證了她不必為生計發愁。

當然,在她們三閨蜜還很要好的時候,

陳松伶或許真的覺得,是閨蜜的悉心照顧,讓自己的生活無憂無慮。

除了柴米油鹽的瑣事不用操心外,只要是演藝事業上賺來的錢,

陳松伶都交給了阿寶保管。

阿寶有一個專門的賬戶,里面是陳松伶多年打拼積攢下來的積蓄。

除此之外,陳松伶隨后購買的房產,也都在阿寶的名下。

甚至于平常逛街購物,陳松伶身上都不用帶錢。

哪怕是喝一瓶飲料,也是由阿寶來結賬的。

按照陳松伶的描述,干姐阿寶在某種程度上,承載和代替了陳松伶母親的角色。

在沒有生計等后顧之憂的情況下,陳松伶在事業上的發展順風順水。

1994年,陳松伶的唱片相比以往有所改變。

但即便如此,發行的歌曲同樣也受到了歌迷們的追捧。

在1995年,她甚至還拜了台灣音樂人劉家昌為老師。

此后在電視劇《新上海灘》中,她又出演了馮程程。

90年代的陳松伶,給香港的大眾留下了很多經典的歌曲和形象。

2000年,陳松伶在出演電視劇《金裝四大才子》后,

陳松伶在香港的演藝事業慢慢放緩了腳步。

從那之后,她的演藝事業漸漸從香港轉到了內地。

而值得一提的是,慢慢隨之而改變的,還有她和干姐阿寶的友誼。

雙方正式分開是在2005年。

當時的陳松伶,接受了媒體人查小欣的采訪。

按照陳松伶的說法,離開阿寶的時候,她一分錢都沒有拿。

而阿寶她們覺得陳松伶要離開,不能拿任何東西。

據說是很早之前,他們之間就有過類似的協議。

于是,陳松伶離開之時,只拿走了自己的一些貼身衣物。

或許正是從這時候起,陳松伶似乎又感受到了被迫害的感覺。

離開阿寶之后,陳松伶又回到了父母的身邊。

但是在2006年,陳松伶的父親就因病去世了。

期間陳松伶又被查出患上了卵巢癌。

一系列的事情交織在一起,陳松伶患上了抑郁癥,曾一度痛苦地想要自盡。

就在這時,她因為參演電視劇《血未冷》認識了比她小8歲的張鐸。

張鐸發現她的時候,感覺到她渾身上下散發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

好在張鐸一直找她聊天,就這樣,兩個人慢慢從熟識到相戀。

有了另一半張鐸后,陳松伶干脆定居北京。

期間,一直有媒體報道他們兩個人已經結婚,不過始終未得到確認。

一直到2011年,在香港參加一次活動時,陳松伶才公開表示已與張鐸結婚。

2016年,參加《跨界歌王》的陳松伶忍不住舊事重提,

再次說起了當年離開阿寶時的那些「陳谷子爛芝麻」。

她說,那時候沒有錢,也沒有住的地方,甚至吃飯都成了問題。

不過這一次讓陳松伶未曾料到的是,過去提起此事,

無論她怎麼說,阿寶以及另外的阿han,都未曾有過任何的回應。

而就在2017年,阿寶和阿han都站了出來,并且表示要出自傳自證清白。

按照阿寶多年后的說法,當年的陳松伶選擇離家出走,根本無處容身。

在投靠阿寶之后,是她供陳松伶讀完了大學。

外界對阿寶的這個說法有異議。

因為當時的陳松伶,早已憑借《天涯歌女》走紅了,而且唱片大賣,怎麼會沒錢?

阿寶卻爆出一個猛料,表示陳松伶當時的月薪只有1000塊。

由于陳松伶當時是新人,她簽約唱片公司,公司根本沒給她唱片的分紅。

按照阿寶的說法,當時她還替陳松伶出頭找到唱片公司要求加錢。

而唱片公司卻不屑一顧,表示唱片賣得好還是不好,根本說不準。

如果賣的不好,那不就是我虧了?到時候你們會給錢嗎?

若事情真如阿寶所說,那麼陳松伶在出道前幾年,確實不會有什麼錢。

到了1992年,陳松伶的事業發展越來越火,

阿寶覺得,干妹妹在這一行會有不錯的前景,

于是從那時候起,就和阿han一起辭掉了工作,專門照料陳松伶的飲食起居。

也就是從那時候起,外界一度把阿寶當成是陳松伶的經紀人。

不過阿寶卻強調,她并不是陳松伶的正式經紀人。

至于她們之間后來為何會產生矛盾,阿寶表示是因為陳松伶在新加坡認識了一個新的女孩。

后來,陳松伶聘請女孩兒做自己的專職助手。

正因為新人的介入,讓阿寶覺得自己和陳松伶牢不可破的關系受到了威脅。

當時的媒體還有傳言,說陳松伶和這個新加坡的女孩是同X戀的關系。

那段日子里,陳松伶長時間和新加坡的女孩網聊。

不巧恰好被阿寶看到了她們之間的聊天內容。

據說肉麻而曖昧的內容,讓阿寶后來直接把陳松伶的電腦給沒收了。

而陳松伶也非常生氣,直言阿寶侵犯了自己的隱私。

正因為這件事,給這段情誼蒙上了一層陰影。

更為巧合的是,那段時間陳松伶偏偏在街上遇到了親妹妹。

和阿寶關系的蒙塵,讓陳松伶萌生了回家的念頭。

于是,就發生了其后陳松伶所說的,離開阿寶時,只帶走了貼身衣物的風波。

不過,阿寶多年后的回應同樣和陳松伶不一樣。

按照阿寶的說法,當年陳松伶離家出走后,她將自己的姓氏改成關。

由于大家都昵稱她松松,因此陳松伶曾一度使用關松松這個名字。

1993年,陳松伶、阿寶以及阿han三人,成立了一家制作公司。

三個人在公司都是董事,除了各自擁有銀行可外,三個人都有開具支票的資格。

如果真如阿寶所說,那麼陳松伶先前所說,事無巨細都跟阿寶拿錢就是不成立的。

為了證明這一點,阿寶還向媒體提供了陳松伶當年使用白金卡以及支票記錄。

其相關合約以及銀行簽署的,確實都是關松松這個名字。

2005年,陳松伶離開的時候,據說還提前通知了阿寶與阿han。

她自己的金銀細軟全部帶走,就連價值3萬塊的一套餐桌椅她也搬走了。

三個人當時擁有三輛車,陳松伶選擇了一輛Will VI。

按照陳松伶的說法,當年她們三姐妹鬧得不歡而散。

不過在2006年,陳松伶的父親去世時,阿寶也現身了。

甚至從那之后到2008年,公開場合里阿寶又擔任過陳松伶的助手。

所以說,她們之間的風波本就疑點重重。

甚至有人推測,阿寶2017年才站出來說這些當年的舊事,

根本就是炒作一波熱度推銷自傳罷了。

不過阿寶依舊堅稱,之所以現在才站出來澄清,是因為自己身體狀況出現問題,

自己并不想帶著污點離開人世,所以必須要站出來說點什麼。

阿寶指責陳松伶,多年來她為了建立自己的受迫害形象,一直在說謊。

不過,阿寶在一通爆料后,陳松伶并沒有做過多的回應。

畢竟此時的她,和張鐸組建家庭,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中。

但由于當年疾病,再加上年齡大等一系列綜合因素,

2011年,與張鐸結婚后,陳松伶不能再生育。

丈夫張鐸雖然理解自己,并且兩個人在婚后這些年也一直恩愛有加,

但家里除了他們夫妻倆,還有公公和婆婆。

兒媳不能生育,這似乎成了兩個老人永遠的痛處。

2021年,陳松伶和丈夫以及婆婆參加了《婆婆和媽媽2》后,矛盾似乎更加公開化了。

陳松伶和婆婆之間最大的矛盾就是不能生孩子。

而在參加節目的過程中,陳松伶不但一直拉著丈夫站在自己這邊,

同時還有意挑起話題,去踩婆婆內心深處的痛點。

節目中的陳松伶,問婆婆:你對我不能生孩子怎麼看的?

婆婆說:「你們倆要不要孩子,那是你們的事,作為老一輩,誰都希望有下一代。」

接著,婆婆話鋒一轉說,平時和友人聚會,談論的話題,都是我家寶寶怎麼樣,

我的孫子,外孫子怎麼樣,但是我就感到很孤獨。

看到婆婆的樣子,陳松伶很愧疚,但也很無奈。

婆婆雖然一直介意這件事,但也在慢慢地釋懷。

當然,由于參加的本身就是一檔綜藝節目,

所以這也有可能是提前設置好的腳本,就是故意撕裂開矛盾給觀眾看的。

不過話說回來,對于像陳松伶婆婆這代人而言,

在他們的觀念里,如果自己的孩子不能留后,

內心深處始終會留有深深的遺憾。

因此,婆婆和陳松伶在節目中的矛盾即便是設定好的腳本,

但是兩個人矛盾的根源卻是真實存在的。

對已經51歲的陳松伶而言,今后的人生中,需要更多的智慧才能化解矛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