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之下番外:五顏六色的餃子很漂亮,陸繹家的「小花貓」更好看

古月 2022/04/22 檢舉 我要評論

陸府院中熱鬧不已,一家之主陸繹與岑福站在庭廊處,看著嬉戲玩鬧的今夏與孩子們,離著石桌旁的白霜有一段距離。

#錦衣之下#「真不喜歡?」見身旁人不遠不近地瞧著人家姑娘,陸繹開口問了句。

「呃……不是。」岑福吞吞吐吐地應了幾個字。

陸繹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順著他的視線掃了過去,一身淡綠色衣裙,頭上只有兩朵小花兒,打扮得很簡單,對上陸繹的視線,亦是客客氣氣地大方行禮,然后毫不掩飾地看向岑福。

「既然不是不喜歡,那就大方主動一點,別連個姑娘都不如。」

留下這麼一句,陸繹邁步朝院中的自家夫人與孩子走過去,「今夏。」

「大人,怎麼啦?」今夏應聲過來,手上還提著一個紅燈籠,笑意盈盈地看著陸繹。

看她跟孩子們玩得開心,也想讓夫人陪的陸繹,不好意思直白開口,索性尋了個借口,「無事,我回屋看看綰兒他們,你要不要一起?」

「晨間我已經喂過他們姐弟了,大人先過去吧,我一會兒再來找你們。」

今夏話音剛落下,就被楊臻的一聲姑姑喊過去掛燈籠了,徒留陸繹在原地一臉無奈模樣,府中有了孩子確實熱鬧不少,可他家夫人注意力也分散了呀!

比起陸繹的無奈,岑福也有些發愁,不管人家白霜姑娘的相貌如何,這姑娘的體格未免是太瘦弱了一些,年紀與自己差十幾歲不說,瞧著這身高還不到自己肩膀,難道說在楊家酒樓不給她吃飯嗎?

岑福在心里嘀咕著,又想起今夏的叮囑,陸繹的話語,再度看向對方姑娘,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如何決斷。

此時的白霜手心在出汗,就算大明如今風氣開放不少,男女之防并不算太過嚴格,方才今夏的話她自是明白,到底是未出閣的姑娘,對方還是自己覺得很厲害的男人,他不主動過來,她委實有些手足無措。

袁母看著白霜這拘謹的模樣,于是開口道「白姑娘是吧?聽楊岳說你擅長制作面食,尤其包餃子的手藝一絕,今兒大過年的正適合包餃子,要不活動下身子?也能緩和些。」

聞言的白霜,這才回頭去看袁母,「伯母客氣了,您喚我霜兒便是,之前在酒樓做活,跟著后廚師傅學過一些面食甜點的制作,應該可以給伯母您打下手。」

也是被她最后一句逗笑了,袁母連說了幾個字,扭頭喊人「今夏!過來幫忙包餃子去。」

「知道啦!」

「珩兒也去!」陸珩附和道,每一次過年的包餃子環節,都是母子幾人的歡快時光,豈能錯過?

「臻兒也去!」

「你會包餃子嗎?」陸笙毫不掩飾地嫌棄。

被陸家兄弟嫌棄是常態,楊臻不甘示弱道「我爹會呀!」

一行人有說有笑地轉移陣地,正好穿過庭廊的白霜,緊張地朝岑福身邊走過去,壯著膽子又瞄了一眼,恰好跟岑福四目相對。

岑福年紀大,錦衣衛這麼多年也是見慣了大場面,瞧著人家姑娘小貓兒似的偷瞄自己,便朝著她露出客氣的笑容來。

看見岑福的笑容,白霜頓時心中咯噔一下,這人到底是什麼意思?顧不上多想,努力回了一個笑容,然后趕緊跟上袁母幾人。

白霜身形纖細,臉蛋兒偏小,說是只有巴掌大也不為過,笑起來的時候帶著兩個小酒窩……總之就是個美人兒。

望著匆匆離開的身影,除了年紀,真的挑不出其他不好,岑福把心一橫,算了,不如就當個「人販子」吧,將人拐回家好吃好喝地養著,不是也總能長大的麼?

似是看出岑福的「以貌取人」,看穿一切的老小孩丐叔靠近他,用肩膀碰了一下他,掩飾不住地促狹道「如何?」

確定心中想法的岑福,也不再扭捏,微微頷首,故作嚴肅道「可以。」

「不嫌棄人家年紀小了?」

丐叔故意打趣岑福,趕在他變臉之前,補充道「得,想通了就好,要我說啊,年紀這個事兒吧,人家如花似玉的姑娘都不嫌棄你這個老光棍,今兒還親自過府——」

老光棍?要不怎麼說岑福也不是白跟陸繹這麼多年,都有氣死人的本領,只見他淡淡回道「前輩您是老光棍,我很快就不是。」

「欸……你!」事實勝于雄辯的丐叔,只能是無語凝噎,誰讓他的菱兒不會嫁呢?

后廚的包餃子大軍,由于參與人數太多,再度轉移到了飯廳圓桌上,氣氛比往年都要熱鬧幾分,不僅是因為有楊家與白霜的到來,更是因為白霜的提議,今年包出來的餃子有紅色、綠色、黃色、藍色以及白色。

五種顏色的餃子,其實都是采用不同顏色的食材,提取汁液和面而成,做法步驟多了些許,算不上多復雜的手藝,卻是第一次出現在陸府,自然是受歡迎的很。

「哇!霜兒你真的好厲害呀!你是怎麼想到這些顏色都加到餃子里面去的,大楊原來也只做過綠色的餃子,你這個顏色好多啊。」素來愛美食的今夏,一邊捏著手中的餃子,一邊由衷地夸贊著。

白霜靦腆地笑了笑,「綠色的食材最為常見嘛,酒樓上菜譜的話,客人們的接受程度也會比較好,方才我是見到后廚有多種顏色的食材,才想到試一試的。」

「常見的食材,水果蔬菜,搖身一變把白白的面粉染個色,五彩斑斕的真好看,光是看著就讓人食欲大增呢!霜兒不僅長得好看,包出來的餃子都好看——」

抱著陸綰的陸繹一過來,就聽到自家夫人一句話里面摻雜了多個好看,不由地笑道「夫人這是看到什麼只會說好看了?」

知道他是在揶揄自己,今夏也沒在意,反而朝他晃了晃手中的綠色餃子,「這個啊!大人難道覺得不好看嗎?」

「小花貓更好看。」

「啊?哪兒來的貓?」

今夏一臉不解,殊不知臉上沾了幾種顏色面粉的她,確實是妥妥的小花貓無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