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沉香如屑》原著:天上人間最愛顏淡的不是應淵帝君,而是余墨

古月 2022/08/10

在《沉香如屑》的原著中其實最后和顏淡在一起的人并不是應淵帝,也不是人間的唐周,而是那個無論天上人間萬年不變心的余墨。

在原著中顏淡在天上的時候并沒有見過余墨化為人形的樣子,而余墨在還是一條小黑魚的時候就認識了顏淡。

那個時候顏淡總喜歡在瑤池邊喂魚,而且她也注意到了這條不同尋常的小黑魚,經常帶些好吃的給它,還給他講故事,希望能夠早日化為人形。

后來慢慢的這條小黑魚開始心中有了期待,期待見到顏淡,喜歡和她在一起的感覺,那個時候他想著自己要是和顏淡一樣化為人形了該多好。

后來這條小黑魚終于修煉成人形了,但是當他看到顏淡身邊有一個面目全非的男人,雖然面容被毀,但是那氣質是無法掩飾的,那一刻余墨很心痛,想著自己只是一條魚就好了,就不會那麼難過。

關于顏淡一開始愛上別人這件事,余墨從一開始就知道了,但是他卻一直默默陪在她的身邊,陪著她,護著她。

九鰭后族

余墨是上古遺族九鰭后族,九鰭一族在很久之前曾是最興盛的水族,是統御四海的水族,哪怕現在四海之王的東海龍族也對他們俯首稱臣。

但是在當年的仙魔大戰,九鰭一族遭到暗算,而余墨那個時候剛出生被母親交給天庭摯友養在瑤池里,那場大戰之后,余墨便成為這天地間唯一一個九鰭了。

那個時候他還是一條魚,不會笑。看見有人對自己笑,就好像也在不知不覺中學會這種表情和情緒一般。

只是有那麼一段時間,顏淡再也沒來看他們。

余墨意外地發覺每天每一天都變得很漫長,黎明之后要盼來天黑,好像要很久很久。他的修行也將再次接近圓滿,覺得全身都有股灼燒般的痛。

在他熬到最緊要關頭的時候,顏淡來了。他掙扎著露出水面,想看看她的笑顏。

卻發現她的身邊還有一個陌生的男子,穿著素淡的外袍,左頰到下巴像是被什麼燒過,已然結痂,就算被毀去了容貌,還是看得出他原本有多清俊。顏淡仰起頭,看著他微微一笑。

那一刻,余墨只覺得痛。

他終于明白了,有尾巴,有鱗片,有鰭,那不是好看,而是丑陋。那個男子和顏淡一樣,都是有血有肉之軀,還有光潔的皮膚。而他只有青黑色的、冷冰冰的鱗片。

他只是一條魚而已,就算是上古的九鰭一族,也不過是一條魚而已。

他慢慢地沉到黑暗的水底,這就是他的所有;而顏淡不一樣,她會跑會跳,不用困在一方蓮池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等他再次醒來的時候,正是弧月當空。他躺在蓮池旁邊的石階上,鰭和鱗片都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手足和皮膚,他的身上,正穿著玄色的外袍。

余墨卻躺著沒有動,他只想當回無知無覺的魚而已。

因為他終于修煉成人形,而她卻早已心有所屬,終究是遲了一步。

后來在凡間,顏淡有時候在夢中似乎耳邊有人在說:「就因為我遲了一步,就沒有我的位置了嗎?」

那是余墨守在她身邊。

因為哪怕是在凡間,顏淡也沒有愛上她,他知道她已經忘卻了前塵往事,所以不想打擾她,希望她能夠一直這樣快樂,至于那些往事也不重要了。

可是后來遇到了唐周,余墨慢慢也猜出了唐周的身份,那一刻他非常痛心,但是還是一直默默守護著她。

人間尋你八百年

余墨雖然化為人形了,但是也只能在晚上化為人形出去走走。剛開始的時候覺得用雙腿走路很艱難,后來才漸漸走慣了。

他不是沒有想過去見顏淡,何況就是見到她,她也不會認得自己,而他也沒有什麼可以和她說的。他只能站在地涯的天宮外遠遠地看上一眼,再看一眼,就此作罷。

他從前聽顏淡說過,她被師父送到天宮里管那里面的書籍。那時候,他都是愛聽不聽,現在回想起來,卻把每一句話都記在心里了。

余墨不自覺地想,他還是和同族在一起罷,他們才是一樣的,至于顏淡能夠就這樣日日看上一眼,知道她很好就夠了。

后來有一晚,余墨看到顏淡腳步踉蹌著回天宮,背后的衣衫都滲出了血跡,已然風干。她走了一段路,終于還是支撐不住,摔倒在地。

余墨走上前,低頭看著她,過了許久還是低下身把她抱起來。顏淡雖然昏迷著,卻沒有忘記動手動腳,對著他狠狠地打了幾下,余墨只能抱著她不動,就這樣抱了一夜。

安置好顏淡后,他回到蓮池邊上,看見水中自己的倒影,覺得這象牙白的皮膚實在太過女氣,完完全全是個少年的模樣,看上去比顏淡還要小,于是他再也不想晚上化為人形出去了,就躲在黑暗的水底。

因為他知道顏淡的傷是為那個人受的,如今那個人好了,那麼他覺得自己也不必要去打擾他們了。

但是有一天,在水底的余墨聽到外面的仙童說顏淡跳下了七世輪回。

他之前也聽人說過七世輪回是給犯了大錯的仙子設的懲罰,是天庭最重的刑法,凡是被投入七世輪回道的仙君仙子必將在凡間輪回七世,受盡苦難后方可重回天庭。在這期間的波折太大,有太多的仙君仙子下去了就再沒有回來過。

當時有一個仙君剛好拿著異眼交給另一個仙君,但是另一個仙君并沒有留意到那異眼從衣袋滾下來,掉落在角落里。

這個時候余墨化為人形,撿起了異眼,毫不猶豫地去了凡間。

余墨在凡間尋找顏淡的足跡,尋了八百年,而他并不知道顏淡者八百年一直在忘川。

而他卻從未放棄尋找他,這八百年里他成為了凡間的萬妖之王,铘闌山的山主。

一般一山不容二虎,但是铘闌山有兩位山主,一位便是余墨山主,另一位就是紫鱗山主。

铘闌山之所以有兩位山主,是因為余墨他大部分時間和精力都放在了尋找顏淡身上,他本不愿意當這山主,但是眾妖服從他,聽了紫鱗的建議做這個山主,但是要求紫鱗和他一起當這個山主,山中一切事務都交個紫鱗處理。

而他也可以用铘闌山的力量去尋找顏淡。

而在原著中,他和顏淡之間并沒有那個印記的感應,是他在凡間聽到了一出戲,他知道這肯定是顏淡寫的,但是他踏遍山河還是沒有找到她。

后來在路上被追殺,受到重傷,回到铘闌山養傷,這個時候正好花精一族來獻美人,而余墨卻從那麼多人中一眼看到了顏淡,認出了她。

那一刻他不知道心中有多歡喜,那一刻他手中的茶杯都被捏碎了,雖然內心激動,但是還是裝作云淡風輕地說我就選一個。

于是顏淡就被選走了,他并沒有為難她,而是讓她每天收拾房間,做一個不起眼的丫鬟。

他知道她什麼都忘記了,但是他覺得只要她能夠在自己身邊就好,于是將衍碧丹說送就送了。而且還為她單獨建了一個房子,里面有很多書,想起她從前在天庭喜歡看話本子,便將能夠找到的話本全部搜過來,給她打造了一件書屋。

余墨做的一切都那麼云淡風輕,讓顏淡毫無壓力,從未察覺對自己有什麼特別。

而余墨卻只是覺得她就這樣陪著自己身邊就好。

朝夕,可以把所有的惦念消磨殆盡,也可以把所有的念想聚集在一起。

余墨發覺,他很喜歡看顏淡笑的模樣,只要她高興,那麼自己就算有滿腔陰郁夜壺一掃而空。他還是和以前一樣,顏淡和他多說幾句話,他也是不冷不熱地應對。他不知道怎麼說怎麼做才是對的。

因為他和顏淡之間,橫亙著八百年渡不過忘川水的執念。朝朝暮暮催疲老,這已經無法算計的朝夕。

所以他只能以那樣的借口將她留在自己身邊,卻不敢跨越雷池一步,因為她忘了,但是他知道她曾為了那個人渡夜忘川八百年不過,那份執念,她忘了,但是他記得。

也是后來他才明白為何自己在人間尋了她八百年尋不到她的蹤跡,原來那八百年她一直無法渡過夜忘川,當他看到她臉上的尸斑那一刻,他便明白了,她對他的執念有多深。

說不羨慕那是不可能,那一刻羨慕到妒忌。

但是安慰的是他們在人間這二十年,他們一直在一起。

同是大江南北游玩折花相惜,同是二十年來歡顏愁腸共度,卻有多少幽怨離人,至少他們一直在一起

細水長流的陪伴

顏淡到了人間后,余墨對她很好,有時候顏淡會覺得他們是不是很久之前就認識了。

但是余墨覺得認不認識都不重要了,現在你在我身邊就很好。

雖然她是個不起眼的丫鬟,但是余墨從未為難過她。余墨從來都那樣一直陪著她,眼里盡是溫柔,但是那個時候的顏淡卻從未發現余墨眼中的溫柔,自由自在,無憂無慮,一切歲月靜好。

人間二十年,顏淡以為自己足夠了解了余墨,但是后來她才發現她從未真正了解過余墨。

更不知余墨對她的那份深情。

后來唐周拿走了铘闌的神器,一夕之間,铘闌山被毀,那一刻唐周恢復了記憶,渡劫成功飛升上仙,恢復帝君身份。

而顏淡也憶起了前塵往事,而那一刻余墨為了護住铘闌山被神器所傷。

當時顏淡望著受傷的余墨,她哭了,額余墨卻說:「顏淡,你哭了,看到你哭,我竟然很高興......」

「可是,」余墨伸手過來,輕輕在她臉上抹了下,容色倦怠而無可奈何,低聲道:「可是,你怎麼會為我哭呢?」

后來她怎麼也忘不了那時余墨的表情,他說「可是你怎麼會為我哭」時候的表情,如果她還不能懂得他的心思,就是連傻子都不如了

沒有了神器,铘闌山沒了靈氣,一時間湖泊干涸,山石崩塌,此情此景,無比的荒涼。

但是這個時候顏淡已經想起前塵往事,她要回到天庭了卻一段往事。

離開的時候,她方才發現在人間的二十年其實非常沉重。每一處都留有痕跡,每一日每一刻都還是完完整整記在心間。這些,比在夜忘川整整八百年漫長歲月還要深沉。

在铘闌山的這二十年中,她是非常依賴余墨的。缺了什麼東西,不用她心煩,自然就會補上,闖了禍,她吐吐舌頭就可以蒙混過去,最后是余墨不聲不響幫她收拾爛攤子。

顏淡離開后,百靈問余墨為何放她走,這麼多年百靈也看出了余墨的深情,只有顏淡一直不知道。

余墨說:「百靈,若是存著這個心思,到頭來卻是強迫了她,那是逼迫。我不想逼她。我知道顏淡心里,一直惦記著應淵帝君,是我太遲了。」

如果這一次顏淡的選擇是回頭,那麼他也會一直看著她過得開心。

這一次顏淡回到天庭,一切物是人非,應淵帝君明白了她的心意,也看穿了自己的心意。

但是這一切都不重要了,因為顏淡回到宮中,聽從前的仙友說從前她養的那個小黑魚在她跳下七世輪回后就不見了,可能自生自滅了,而且奇怪的是異眼也在同一時間不見了。

那一刻,顏淡才明白,自己從來都不了解余墨,原本她以為人間的二十年足夠了解一個人了,但是現在她才發現原來這二十年她懂的余墨不過是粗淺的皮毛罷了。

她一直以為,她同余墨在一起的時候,一直是她的話比較多而他卻是一副不冷不熱的模樣,一直是她黏著他纏著他游遍大江南北而他心里其實是不太樂意的。她原來從來都沒有用心去看懂一個人。

你有沒有這樣愛過一個人。

你有沒有這樣隱忍地去等待一個人。

這世上不是沒有對她傾心相待的那個人,只是她一直不知道而已。原來有一個人是那麼明白她,而她竟然從頭到尾都錯過了。

最后顏淡以血肉之軀讓铘闌山恢復了生機,四葉菡萏之心不僅僅可以救命,還可以使萬物恢復生機。

而铘闌山是她人間的家,是她最美好的回憶,她讓余墨再等她一百年,一百年后她復活蘇醒了,這一次她再也不會錯過他了。

而應淵帝君不過是年輕時候愛過的一場荒唐而已,只有余墨是天上人間一直陪著自己的那個人,這一次她再也不會辜負他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