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女王最后一次露面:帶病接見新首相,特拉斯卻「行了半個屈膝禮」

小九 2022/09/11

9月8日,英國女王走完了自己96歲的一生,而就在離世的前兩天,她還接見了英國新任首相特拉斯。

通過視訊與相關資料可以看到, 當時的女王形容消瘦,但精神狀態良好,雖然已經96歲高齡,但卻始終不改其優雅、從容之狀。

女王當時穿著很有特色的格子裙,中長外套,拄著拐杖,面帶微笑。 她站在自己近乎于「固定」的位子上,與新首相握手。

讓人沒有想到的是,這竟然是女王人生的最后一次露面,也是她人生最后一次任命新首相。

鐵打的女王,流水的首相,就這樣在特拉斯之后正式結束了。

當女王去世的消息傳出之后,人們都震驚了,因為大家不敢相信,看上去如此從容的女王,竟然突然就告別了世界。

為此,網上熱議不斷,其中最讓特拉斯困擾的一個說法就是: 女王是被她氣死的。

為什麼?因為女王帶病接見了她,而她一個既不合規格,也不懂尺度的屈膝禮讓女王極為不爽。

接見過程只有20幾分鐘,雖然女王保持了她的微笑,可特拉斯的行為明顯讓人感覺尷尬。

她在對女王行屈膝禮的時候, 幾乎相當于稍微曲了一下腿而已,最多只能算是 「行了半個屈膝禮」。

英國肢體語言專家就認為, 特拉斯此舉來自她對君主制的不認同。

事實表明,特拉斯確實對于君主制非常反感, 甚至在很年輕的時候還參加過廢除君主制的活動。

對于這樣一位首相上任,女王內心應該是很不爽的,但她年紀已經大了,而且政治方面的事情也無從改變,只能這樣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地接受一位反對自己的首相上台。

所以,整個會面過程看上去非常和諧,實際并沒有任何過度的交集。肢體語言專家認為, 女王雖然面上是微笑的,表達了自己對新首相的友好,其實她的身體與特拉斯保持了一定的距離,這足以說明她內心對這位首相的拒絕。

事后特拉斯對于此事進行過澄清,甚至面對民眾的質疑進行了回應。但不得不說, 她的尷尬真的從上任便這樣開始了:面臨著「最糟糕的局面」。

事實上,女王被特斯拉氣死的說法可能是夸張了些,畢竟,女王自從去年10月開始,似乎一直在身體不好。而這次到巴爾莫勒爾堡也是對身體的調養。

女王之所以不回到白金漢宮接見特拉斯,很可能就是因為身體吃不消,舟車勞頓會讓她更加虛弱。 最后,行程緊張的特斯拉只能親自前往女王居所見面。

在兩個人握手的時候, 人們親眼看到了女王手上大片的瘀青,那應該是掛點滴之類行為所留下的痕跡,是老年人體質、氣血不足所特有的狀態。

但是,特拉斯在與女王見面時的表現,確實非常一般, 既沒有貴族高雅的禮儀,也沒有對女王由衷的敬意,這明顯是可見的。

尤其是特拉斯那個極不情愿又不得不為之的「半個屈膝禮」,可以說已經成為讓民眾為其吐槽一生的敗筆。

屈膝禮作為王室成員在這個時代最明顯區別于他人的禮儀,其實是非常傳統的行為之一,不僅僅是女性要對女王行屈膝禮, 男性也要在女王面前鞠躬,行「吻手禮」。

當然,吻手禮也不是外界所見的直接將嘴唇放在女王的手背上,這對女王來說是一種唐突。

紳士的表現就是拿起女王的手,側臉輕輕掃過女王的手背。

當年布萊爾就對此相當失禮, 他因為在覲見女王時過于緊張,進入白金漢宮時差點被地毯絆倒,然后相當于直接摔到了女王的手上。

由此可見, 英國民眾對首相的第一印象往往來自于他和女王會面的那一刻,是不是夠大方、端莊,全都表現在兩個人等級之間的禮儀對峙上。

顯然,特拉斯那幾乎看不到的「屈膝」行為, 在本質上根本稱不上什麼「禮」,頂多只能叫彎了彎腿而已。

在這方面,人們似乎對前前首相撒切爾夫人更為認可, 雖然她的操作過于「卑躬屈膝」,但她確實大方又自然地在女王面前顯示了自己的尊重與從容。

不過,撒切爾夫人從小就對君主制懷著一種固有的服從觀念,這除了她生活的環境所影響之外,與其個人認知也有關系。

每每見到女王,撒切爾夫人都會深深蹲下身去,將屈膝禮行得隆重而大氣。

一山不容二虎,那時女王與撒切爾夫人的關系也不怎麼樣,就連英國媒體也嘲笑她:

「首相女士的屈膝禮低得都快到澳大利亞去了。」

作為女王的閨蜜,梅姨給人的感覺也很一般, 一是她塊頭有點大,行禮時給人不太靈活的感覺,再就是她的姿勢多少有些不夠高貴。

「特蕾莎·梅以一種笨拙的姿勢定格,在威廉王子面前行了一個非常低且粗糙的屈膝禮,看起來像是要摔倒了。」

2018年,梅姨在法國亞眠戰役紀念活動上, 對著威廉王子行下屈膝禮的時候,得到了《太陽報》這樣的評價。

可見,別小看一個小小的屈膝禮,其實它的學問很大。 它來自一種貴族對于身份的認定,也來自一個貴族對于他人行為的評價。

據說,在今天的英國女性當中, 真正能將屈膝禮行到滿分的人幾乎沒有,哪怕是英國王室的女性成員,她們依舊只能是點到為止。

但是,在所有的王室成員之中,有一個人的名字不能不提, 那就是已故的王妃戴安娜,她的屈膝禮一直被視為王室屈膝禮典范。

因為這是貴族之間的禮儀,身份低一些的向身份高的人所行的禮。

在這個過程中,既要表現出對身份高貴者的尊重,同時還要保持自己貴族形象的范兒。

所以,屈膝禮必須上身要直,頭要抬起,與對方達成目光上的接觸,而身體則要下蹲,小腿交叉,前后下屈膝,保持一種優雅與大方。

但現代的王室成員早已經對此禮儀失去了認真對待的心思, 往往就是半蹲下身體以比對方矮一些為主,并不去管自身形象的問題。

同時,現在服飾與過去也不一樣,之前寬大、蓬松的宮廷裙適合行屈膝禮。

如今緊身長裙往往很制約女性屈膝的過程,也就讓行動受限了。

不過,回首女王在世的時光, 她也曾行過屈膝禮,那是在21歲還沒當女王的時候,與挪威國王見面時所行的禮,其端莊、大氣、貴族之風足以披靡所有英國女性。

這也就是說,特拉斯的屈膝禮不但稱不上貴族,也達不到基本的標準, 她前后交疊的姿態,看上去更像不情愿向前的一種躑躅,難免要貽笑大方了。

看來新首相一上台,便被一個屈膝禮給定格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不尊重女王,不尊重王室傳統,連最基本的禮數都沒有。

但這也沒什麼,說起來特拉斯愿意去行「半個屈膝禮」已經非常不容易了,畢竟,她是那個曾經反對君主制度的人。

不巧的就是,她剛上台,「超長待機」的女王就走了,全世界吃瓜網友都覺得不祥。

「沒有人生來就是統治者」,可能對于新時代的人而言,確實也是一種認知理念吧?在這樣的認知下,行不行屈膝禮就完全看自己的心情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