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月歌行:看到訶那和商玉容的結局,才懂白鳳為何說柳梢是「禍水」

古月 2022/12/28

柳梢原本是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從小無憂無慮,在父母的精心呵護下長大。

才滿十八歲的柳梢,卻招來了大妖獓狠的追殺。

獓狠降臨柳府,要取柳梢的性命,只因柳梢體內有「曜靈神元」。

曜靈上神的神元,讓柳梢不得不背負起前世的使命。

柳梢立志要保護天下蒼生,可她卻只能眼睜睜看著所愛之人,一個個離她遠去。

陸離和洛歌

洛歌的「半顆心」到人間歷劫,幻化成了陸離。

陸離和柳梢相愛,兩人靈力相克,沒有辦法真正相守。

陸離的師父盧笙給陸離下了「噬魂咒」,逼陸離遠離柳梢。

陸離一旦對柳梢動心,噬魂咒就會發作,讓陸離生不如死。

「情劫」是陸離必須要過的一關,奈何陸離對柳梢的感情太深,陸離至死也沒能擺脫噬魂咒。

陸離和獓狠決戰,卻遇到了噬魂咒發作,陸離最終和獓狠同歸于盡。

陸離對柳梢的深情,間接導致了陸離的悲慘結局,陸離灰飛煙滅后,柳梢一度不肯面對現實。

「半顆心」歷劫歸來,洛歌出關,洛歌卻沒了陸離的記憶。

洛歌和陸離有著相同的容貌,性格卻截然不同。

陸離活潑開朗,天真純粹,而洛歌清冷孤傲,不近人情。

柳梢為了喚醒洛歌的心,刻意接近洛歌,洛歌也為了保護柳梢,甘愿承受「天雷之刑」。

柳梢讓洛歌一點點找回了陸離的記憶,洛歌再次愛上了柳梢,卻也因此導致噬魂咒再次發作,洛歌修行被干擾,只能再度下凡塵歷劫。

陸離和洛歌對柳梢的癡情,讓白鳳嫉妒不已,白鳳一心想得到陸離,哪怕只是得到陸離的軀殼,白鳳也愿意。

可無論是陸離還是洛歌,只會被柳梢吸引,白鳳使出再多的手段,也無緣陸離和洛歌的愛情。

這也導致了白鳳對柳梢的報復,白鳳為了頂替柳梢,不惜幻化為柳梢的模樣。

可假的就是假的,白鳳只能模仿柳梢的形,卻演不出柳梢的神。

訶那

訶那對柳梢的感情,并不比陸離更少。

訶那是寄水族的妖王,喜歡穿白衣,因此被稱為白衣妖君。

寄水族遭遇詛咒,族人只能寄水而生,不能離開水域,訶那為了破解詛咒,曾經誤以為柳梢是寄水族的希望。

訶那為了證明柳梢的身份,故意接近柳梢,和柳梢成為了知己好友。

訶那管柳梢要了一滴血,以此驗證柳梢是否就是寄水族要找的人,柳梢沒問原因,直接割破手指,給了訶那一滴血。

柳梢的善良和純真,讓訶那徹底動心。

雖然柳梢不是解開寄水族魔咒的人,但訶那仍然把柳梢放在了心里很重要的位置。

柳梢和陸離虐戀,訶那沒有從中作梗,反而消除兩人的誤會;陸離飛升后,訶那也沒有趁人之危,而是默默守護柳梢。

訶那雖為妖族,卻用情至深,能屈能伸。

為了保護弟弟阿浮,訶那向仇人謝令齊下跪,被謝令齊逼著吞下了烈火珠,訶那疼痛了十年。

訶那愛慕柳梢,卻尊重情敵陸離,視陸離為知己,還特意吹奏樂曲送別陸離。

訶那的心軟和重情,也注定了他無法成為妖族霸主,阿浮比他更適合做妖王。

訶那直到最后,也沒能迎娶柳梢,為了保護柳梢,訶那犧牲掉了自己的性命,被地火吞噬。

訶那之死,也成了柳梢永遠的遺憾。

柳梢對訶那沒有愛情,卻有很深厚的友情,訶那也是柳梢最信任的人,失去訶那,對于柳梢來說無疑是巨大的打擊。

訶那的離去,也讓柳梢反問自己:是否真心對待自己的人,都會變得不幸?

《月歌行》原著里,白鳳見訶那拼死守護柳梢,忍不住嘲諷柳梢:

「看吧,連妖君白衣都親自來救你,我呢?我有什麼?我也奇怪,你到底哪點比我好?除了生得好看點,你根本是個徹頭徹尾的軟骨頭闖禍精!一個只會無理取鬧的草包!可是所有人都對你那麼好,你總是那麼輕易就讓他們喜歡!

「好個妖君白衣,為了救你,妖闕不要了,命也不要了,柳梢兒你還真是紅顏禍水,見一個害一個,也不知道你是怎麼迷住這些男人的,陸離那麼寵你,他到死也想不到,你有這麼多相好,早就不記得他了……」」

商玉容

商玉容是仙界的一股清流。

商玉容外表風流倜儻,自戀灑脫,師姐卓秋弦愛慕著商玉容,但一直沒敢開口對商玉容表白。

其實商玉容也同樣暗戀著卓秋弦,只不過迫于身份上的壓力,商玉容無法對卓秋弦許下承諾。

商玉容位居洛歌之下,是洛歌最堅實的后盾和輔助,三界平穩,需要洛歌上仙的力量,商玉容也付出了很多努力。

《月歌行》原著里,商玉容為了打敗食心魔,與食心魔決一死戰,商玉容在生死關頭,支開了柳梢。

商玉容對柳梢說:

「帶句話給你卓師姐,就說……就說我練成‘東華焚海’了吧,你看。」

這句話竟然成為了商玉容的遺言。

卓秋弦曾經嘲笑商玉容練不出「東華焚海」,沒想到商玉容是個有心之人,低調隱忍,才華不外露。

商玉容那招「東華焚海」震撼人心,《月歌行》原著里寫道:

「驟然,上空赤霄劍再現,帶著赤紅烈火鋪天而下,藍色與紅色,交織出烈焰焚海的壯麗氣勢!絕美,亦決絕。

滿身復雜的飾物黯然失色,柳梢終于第一次看清了他的臉。原來他長得很好看。柳梢這麼想著,然后,她被推出了結界之外。」

商玉容保護住了柳梢,自己卻決絕身亡。

卓秋弦終是沒能等到商玉容的歸來。

與其說商玉容是為柳梢而死,還不如說他為三界和平而死,商玉容與食心魔大戰,他所表現出來的責任和擔當,令人欽佩。

白鳳為此羞辱柳梢:

「柳梢兒,你向來都這麼自以為是,哪里想過別人?若是有人肯那麼對我,我寧可替他們去死!可那些對你好的人呢,他們都落得什麼下場?陸離死了,商玉容死了,洛歌也死了,洛寧怕也沒什麼好結果吧?真是老天無眼!那些好人全都死了,偏偏你還不死!」

寫在最后

《月歌行》柳梢身邊的人一個個離開,白鳳嫉妒柳梢有那麼多人為他拼命,可白鳳卻不知道,「獨活」下來的柳梢有多痛苦。

陸離和洛歌的「情劫」,是由柳梢造成的,如果不是柳梢執著于對陸離的感情,洛歌不會「破戒」。

柳梢心里只有自己的愛情,卻從沒有在乎過,自己喚醒洛歌關于陸離的記憶,對于洛歌來說,是新一輪的毀滅性打擊。

柳梢的「任性」,導致了她兩次失去愛人,有時候愛一個人,不是非要去占有,能夠默默守護,護他周全,也是深愛的另一種表達方式。

訶那愛的,卻正是柳梢的固執和單純,訶那心甘情愿拿命守護柳梢,因為柳梢對訶那足夠真心,訶那用實際行動詮釋了,什麼叫有情有義!

白鳳嫉妒柳梢,說柳梢是禍水,白鳳永遠不懂,柳梢能被人擁戴,被陸離捧在手心里,除了因為柳梢身上的使命,還因為柳梢的至純至善,這是自私自利的白鳳一輩子都學不會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