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梅根哈里回英做演講被狂噓,出行暴露致命缺點,梅根一身行頭30萬

小九 2022/09/06

9月5日,梅根和哈里王子又回英國了,6月份他們剛回了一趟英國,不過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公開露臉一次就離開了。好不容易趕上9月份的活動,之前沒機會表現的梅根,穿著一身猩紅色的衣服,以最隆重的方式出現,又是揚眉吐氣,又是洋洋得意。

哈里夫婦這次回英國,據稱一路上都非常低調,沒有乘坐不太環保的私人飛機,是乘坐的普通客機和火車,開始的時候著實是很低調。這次出門,梅根和哈里王子沒有那麼大的排場了,保鏢沒有以前那麼多,出行時保持低調估計是一種必須。

哈里把英國內政部告上法庭,回家再也沒有了高級待遇,保鏢費用都是自付。要面子活受罪這句話,就是描述的哈里夫婦現在的狀態。哈里夫婦帶來的保鏢,做的安全防護非常不到位,存在嚴重問題。

看到一組圖片,網友都感到不可思議。梅根在和哈里王子在準備從倫敦尤斯頓火車站出發的時候,正面走來了一位穿黃T恤的男子,不知不覺他就走到了哈里夫婦的身旁,臉上露出非常驚訝的表情。

有網友都覺得,梅根哈里的保鏢的工作做得非常不到位,看到這名男子走到了距離他們只有咫尺的地方,他們竟然沒有叫對方和他們保持距離。

「我不明白他怎麼會被允許接近他們兩英尺以內。他可能拿了個爛番茄或者一把刀。他們并不擔心英國的安全問題,他們擔心的是曼徹斯特的噓聲。」

的確,梅根需要防備的不是英國的民眾,而是他們在回到英國后,受到了來自當地民眾的批評。

當梅根和哈里王子準備從側面進入活動主場時,100多個英國民眾出現了,他們在一旁喝倒彩,哈里夫婦被狂噓。

隨處可見舉著牌子的抗議者,他們用自己的方式表示對他們有多麼不歡迎。

當這對夫婦從他們的車里爬出來時,100多人發出了噓聲,旁觀者說聲音太大了,他們肯定能聽到。

有一名抗議者舉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梅根和哈里是假皇室成員。」

來自曼徹斯特的一名自稱珍妮特的女子指責梅根是「騙子和偽君子」,并批評她給王室帶來的一系列打擊。

她說,「她(梅根)是一個假的人道主義者和假的女權主義者。她是個向上爬的人……她認為自己可以成為英國王室中的名人,但她是我這輩子聽說過的最惡毒、最分裂的女人。」

這名女子穿著一件T恤,上面畫著一只骨瘦嶙峋、手里攥著錢的手,還說,「女王在位70年了,她必須忍受所有這些麻煩。梅根使用了她能使用的每一張牌——種族主義、心理健康、女權主義。她不是女權主義者,她只是個偽君子。」

另一位名叫安娜的抗議者說,「我以為梅根會帶來一股新鮮空氣。但她從一開始就別有用心。我今天來這里主要是想說明一點。作為一名王室成員,她應該更誠實地生活,表現出對英國王室家族更多的尊重。」

外面的抗議者這麼多,他們的聲音是那麼大,且大部分是批評梅根的,梅根本人不應該沒有聽到,或許她只是裝作沒有聽到。

進入場內,梅根還是像以往一樣自信和沉穩,完美hold住了當時的場面,哈里王子回到老家,卻像一只小白兔一樣,顯得很是靦腆,誰是主角一看便知。

梅根當天是一如既往地高調,一身的華倫天奴,猩紅色的套裝,還有腳下的鞋子,總共花了24萬多,再加上當天她佩戴的超大的金耳環、金戒指以及隨身的大牌包包,一身的行頭差有30萬了,可能還不止。

以如此的形象回歸,梅根還真是非常高調,她的演講那才更高調。在僅僅只有7分鐘的演講中,她大談性別平等,在演講的時候,她一直在提自己,提了總共54次,夠自戀吧!

正是這樣,很多的專家都批評了梅根,稱她的演講「空洞無物」,是「別有用心」。

王室專家英格麗德·蘇厄德(Ingrid Seward)稱,「我無法想象或理解這2000名年輕人是如何理解她所說的每一個字的,她什麼都沒說,都是提自己。」

另一位王室專家菲爾·丹皮爾(Phil Dampier)說,梅根想要表現得誠懇,對外展示出友好的一面,她的發言卻完全是空洞的。

還有一位王室專家羅伯特·喬布森(Robert Jobson )說,梅根一直在提自己,像是在為自己進入政壇鋪路。

哈里夫婦如此離經叛道,查爾斯王子在前不久還邀請他們回家坐坐,這位老父親忽視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梅根前幾天在播客中暗示,哈里和父親的關系已經完全破裂,公開指責過他。記不得這是梅根哈里第幾次批評這位父親了,查爾斯卻伸了橄欖枝,結果還被他們拒絕。

能做到這種份上,梅根和哈里王子也是太不尊重親人,太無視親情了。梅根無視王室成員的感受,一如既往地選擇做自己,他們這樣做一定會令家人心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