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向風而行》:看懂倪湛升副總的隱情,才懂江韜為何看不起顧南亭

古月 2023/01/13

江韜涼了,顧南亭退了,副總的人選只剩下倪湛了。

有人說,倪湛完全是躺贏,競爭對手一個自尋死路,一個主動退出,他什麼都沒做,卻贏麻了。

可在我看來,并非如此。

一個入職不久,就穩坐機務部一把手位置的人;一個縱觀全劇沒犯過一次錯,沒讓人挑出一點毛病的人,絕對不是個簡單角色。

暫且不說顧南亭曾被降職,連江韜這樣的老狐貍在職時,都被徐總明著暗著點過好幾次,最終甚至一敗涂地,可倪湛卻能做到,「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而他自巋然不動。

說這樣的人是靠運氣躺贏上位,那真是太小瞧倪湛了。

要知道,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更沒有天上掉餡餅的美事,即便真的有餡餅從天而降,能不能搶到,也得看反應與手速。

事實上,從一開始倪湛就是一個被低估的狠角色,他能坐上副總之位,全憑本事。

江韜的忌憚,徐總的打算

如果江韜沒有自作聰明的掩蓋真相,副總的位置會是他的,畢竟資歷擺在那里。而一旦江韜出局,那麼即便顧南亭沒有主動退出,副總之位也只會是倪湛的。

至于理由,我們可以從江韜與徐總兩個人的態度來驗證。

先說江韜。

自從確定副總的三名競選人之后,江韜最忌憚的不是顧南亭,而是倪湛。

劇中,徐總在會上宣布江韜、倪湛與顧南亭三人一同競爭副總。會后,林一成為江韜打抱不平道:

「姐夫,這顧部長再怎麼說那都是您的下屬,年紀資歷都是他的短板,公司安排他和您一塊兒競爭副總,這事是不是有點……」

江韜一邊挽著袖口,一邊說道:

「這次救災顧南亭也是立了功的,公司這麼做也是為了激勵年輕人,給年輕人一個機會。這沒什麼不妥的。」

這段話,既默認的林一成口中的「顧南亭年紀資歷不夠」是事實,也解釋了公司安排顧南亭跳級參加競選,不過是為了彰顯賞罰分明的制度,進而激勵年輕人賣力上進罷了。

也就是說,江韜心里清楚,顧南亭存在的意義就是陪跑。

所以,在林一成提到顧南亭正在籌劃新安全體系之后,江韜很不以為然的說了一句:

「他那點東西太小兒科了,副總的位置他想都別想。」

隨后,林一成又提到了倪湛:

「除了顧南亭跟您競爭的就是倪總了。我記得倪總比顧南亭早一年進公司,沒過多久他就在機務部干老大了,我跟他接觸不多,但這人口碑還不錯,上次支援行動的時候我們在一塊,跟上上下下的關系都挺好,大家還挺喜歡他。」

相對于提到顧南亭時,放松且不以為然的態度,聽到林一成細數倪湛的情況時,江韜的表情明顯真正的多,從深思到凝重。

這也說明了,在江韜的心中,倪湛才是他真正的競爭對手。

而江韜之所以沒把顧南亭當回事,原因也很簡單:

一來,顧南亭的資歷與年齡確實遠不及他。顧南亭上位就等于打了他們這些已經當上一部之長的老人的臉,也會讓人覺得公司輕視老員工。

二來,顧南亭的管理方式很強硬,因此得罪了很多人,這一點徐總也清楚。而這意味著顧南亭上位是很難服眾的,一個不能讓人心服口服的領導,如何開展工作?

三來,副總這樣的位置,單靠飛行技術過硬遠遠不夠,人情世故、人際關系、用人方式,心計手段等都在考量范圍內,而這些正是顧南亭所欠缺的。

再說說徐總對顧南亭的態度。

徐總是欣賞顧南亭的,這一點毋容置疑,否則以江韜不容人的性格,顧南亭是很難穩坐飛行部副部長之位的。

只不過,欣賞歸欣賞,欣賞一個人并不意味著一定會把這個人推到高位。

事實上,就像江韜所言,徐總推出顧南亭,只是做給年輕人看的,他壓根就沒打算把副總之位給顧南亭,而證人一事,讓徐總更堅定了這個想法。

之所以這麼說,除了上面提到的顧南亭的短板徐總也心知杜明之外,從顧南亭主動提出退出競選時,徐總的態度也能得到驗證。

江韜出事之后,徐總在辦公室對顧南亭與程霄說的第一句話是:

「昨天我看到妳們倆出現在法庭上,我對妳們倆由衷的欽佩。一個是我看好的,未來的頂梁柱,一個是我看好的女飛的代表……(后面的是場面話,可以忽略)」

注意這句話,對于兩人出現在法庭,徐總用的「欽佩」,隨后又強調了「看重」,看似是表揚,實則是暗藏不滿的敲打。

潛台詞是: 妳們兩個挺厲害,敢跟公司對著干,真佩服妳們的勇氣。妳們可是我一直看重的人啊,這種「砸公司鍋」的行為,是不是有些對不起我啊,就不能在公司內部解決嗎?我理解妳們的正直守信,但我并不認同妳們的做法。

要知道,站在徐總的角度,公司的聲譽與利益永遠是第一位。他自然不能容忍江韜掩蓋真相的行為,但是他更不愿意看到,公司惹上官司,最關鍵是官司還輸在了公司員工的手里,他能開心才怪。

隨后,顧南亭申請退出競選,并給出理由:

「方律師在法庭上對我的質疑,是具有代表性的。眼下的鷺航需要的是團結、振作,而不是猜疑、對立。」

這里請注意徐總的反應。他先是驚訝,然后問了為什麼,在顧南亭解釋完原因之后,他思考片刻后說了這樣一句話:

「我覺得妳說的有道理,但是呢,這麼做的話會不會讓妳太委屈了。」

細品這句話,沒有任何挽留的意味,更多的是默許認可下的安慰。

這就像是,妳跟領導說,妳不想當組長了,領導要是真心想讓妳當,不會問妳「這樣不好吧?是不是委屈妳了?」而會拿出態度表示不同意,或是詢問妳的需求,解決妳的困難,或是鼓勵妳。

也就是說,顧南亭退出,恰好是徐總心中所想。而這也側面證明了,他一方面因為顧南亭出庭一事而不滿,另一方面,他也真的沒打算讓顧南亭當副總。

在徐總看來,誰當副總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公司的發展,而顧南亭的優點很明顯,可缺點更明顯,他欣賞顧南亭的正直,但他也清楚,過于耿直的顧南亭,不適合這個位置。

這類似于江韜的看法:

「我不希望妳成為鷺航的副總,妳太仁慈,太剛硬,只有倪湛那樣的,他才能讓鷺航在殘酷的商業競爭中更進一步。」

倪湛的能力與實力

江韜之所以如此忌憚倪湛,原因在于以下幾方面:

一、善于走上層路線。

劇中,除了江韜,倪湛也是一個善于走上層路線的人。這一點從陪公司董事吃飯的那件事就能看出。

當天恰好是倪湛的生日,他本來與程霄約定好一起吃晚飯,卻選擇了陪新董事吃飯。

要知道,他完全可以像空乘部部長一樣找個理由拒絕,畢竟徐總沒點名讓他作陪,而且江韜已經表現的很熱絡了,不存在新董事沒人招待的情況。

換做是顧南亭,估計一句話不說轉頭就走了。畢竟在顧南亭看來,他是靠技術吃飯的,不是靠跟領導處關系吃飯的。

而這也說明了,倪湛是個善于,也樂于走上層路線的人。

二、懂得迂回

程霄被江韜罰去地勤部的時候,是倪湛的迂回戰術幫了她。

顧南亭原本打算直接上報給徐總,卻被倪湛攔住了。在倪湛看來,越級上報始終不妥,解決問題也不是只有直線這條路,曲線反而更適合。

也因此,在確定了徐總開會的行程之后,他先是找到地勤部經理,將程霄的班排到徐總的那趟飛機,然后知會了程霄這件事,讓她務必好好表現。

在徐總經過程霄所在的檢票口之后,倪湛假裝不經意對徐總說,剛才打招呼的女地勤,就是貨運部轉入客運的女飛。

話音剛落,徐總便問道,程霄為何會去地勤部。倪湛則順勢回復: 「我聽說是江部長把她調到地勤部來學習的。」

倪湛深知,公司培養飛行員成本很高,徐總不會任由一個飛行員大材小用的去做地勤。

果然,得知情況的徐總很是不滿,他數落江韜:

「公司花重金培養的飛行員,不能隨意派遣的。」

至此,倪湛的目的達到了,程霄順利調回飛行部。

這件事恰好體現了倪湛的高明:

一來,作為機務部的人,他不好直接插手飛行部的事,但這種不留痕跡的安排,既不會讓徐總覺得他手伸得長,也不會懷疑他有什麼私心或目的,直接避免了把自己搭進去。

二來,這種安排,等同于當徐總的面給江韜上眼藥,而且江韜還不會察覺。既不得罪人,還踩了江韜一腳,最重要的是解決了問題。

三、「大局觀」

一件事就能證明倪湛的大局觀。

在支援蘭山縣的會上,徐總征詢各部門領導的意見,江韜與顧南亭各持一詞。

江韜建議組織捐款,理由是暑期正是客運的高峰期,人員調配很緊張。而顧南亭則認為,災區最急缺的是物資,應該直接空運物資過去,而空運物資勢必涉及客機改裝。

對此倪湛的態度是:

「如果要運送大量物資的話,必須要拆座位,等到任務完成之后呢,我們還得再把座位重新安裝回去,耗費人力物力,的確不太劃算。」

雖然徐總最后還是采納了顧南亭的建議,但這并不影響倪湛給徐總留下好印象,即他是一個會站在公司角度思考問題,維護公司利益的人。

事實上,對于徐總等公司管理層來說,他們需要顧南亭這種從解決問題的角度出發的建議,但他們同樣希望員工能夠時刻站在公司的角度考慮。換句話說,采納顧南亭的建議是小機率的事,是特殊問題特殊對待。

畢竟,開公司是為了賺錢,搞慈善也是為了更好的賺錢。

四、不邀功,不托大,有擔當

倪湛之所以得人心,是因為他不邀功,不托大,「護犢子」且有擔當。

三件事分別驗證這三點:

1、徐總表揚他最近干的不錯,他不會為自己邀功,反而會說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結果。

2、作為機務部部長,他完全有理由也有資格不下一線,但每次有任務,或是看下屬太忙的時候,他都是親自下一線干活,而不是當甩手掌柜。(劇中,宋宋看到倪湛下一線時,還曾感嘆過呢。)

3、王凡不小心拉掉了電源線,以致馬上要起飛的飛機突然斷電,一向嚴謹的顧南亭將此事上報給了公司,為此倪湛與顧南亭大吵了一架。原因在于,王凡很可能因此丟了工作,而王凡還有一家人要養活。在王凡動手術的時候,倪湛不僅全程陪護,還偷偷付了手術費。

像倪湛這樣的部門領導,團隊的凝聚力與「戰斗力」自然不會低。

綜合上述所有觀點,就很好理解為什麼江韜會忌憚倪湛了。

從某種角度來說,倪湛與江韜是一類人,會做人也會做事,有手段、有心機、有分寸、有能力,遇到問題,會算計利弊得失,思考如何做對自己最有利,善于獨善其身,必要時也會光芒畢露。

當然,他們也有不同的地方,倪湛有功利心,但他比江韜有原則,有底線,上位的手段也比江韜干凈。而這也是他能走到最后的原因。

做想做的事,不僅需要勇氣,更需要底氣

縱觀全劇妳會發現,倪湛是一個時時刻刻都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在什麼時候做什麼事的人。

即便是為了自己喜歡的人,倪湛也不會像顧南亭那樣橫沖直撞,直接跟領導同事對著干,或是不計后果的力挺程霄,而是會在確保不影響自身的情況下,給予力所能及的幫助與關懷。

這一點,從江韜篡改錄音一事就能看出。

程霄為了真相賭上了前程,而顧南亭為了幫助程霄同樣賭上了前程。

對此,倪湛的態度明顯理智清醒的多,他沒有站在程霄這邊支持她,而是勸解程霄不要沖動。在他看來,與公司對立太不明智,為此搭上前程也不值得。

之所以如此,不是倪湛過于圓滑勢利,缺乏正義感,而是他根本就沒有任性的底氣。

從劇中我們可以得知,倪湛的家庭條件很差,有時連學雜費都交不起,用的書是城里的孩子捐的,供他讀書的錢大多都是家里借的。

反觀顧南亭和程霄。顧南亭的母親是設計飛機的工程師,家里房子就三套。程霄的父親是法官,母親是律所合伙人,家庭條件可想而知。

而這就注定了倪湛永遠不會像他們那樣,為了夢想,為了心中的堅持而激進冒險。

因為,他輸不起。

無論發生任何事,就算是丟了工作,顧南亭與程霄也有家人托底,不必擔心錢與生計的問題。可倪湛不同,如今的工作,是舉全家之力,是他踩著父母的肩膀,吸著父母的骨血一步步走出來的。

所以,他沒有資格,也沒有資本任性妄為。

他只能小心翼翼的保全著來之不易的工作與生活,只能磨掉自己的天真與棱角去迎合,只能遇事先三思利弊得失好壞結果。

命運對他,從來都不是坦途,越過坎坷,歷險跋涉。慶幸的是,倪湛沒有長歪,沒有因為窮過苦過,而變得唯利是圖,不擇手段,他依舊保持著做人該有的善良與底線。

很多時候,一個人怎麼做人,并不全取決于這個人的本質,而是由這個人所處的環境、位置、所經歷的過往,以及所僅有的東西決定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