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月升滄海:為何梁無忌一句話,便能洗脫謀害親弟之罪,安撫文帝?

古月 2022/08/17

在「曲泠君殺夫案」中,梁無忌的表現甚是惹眼。

他暫代梁氏家主,是梁尚梁遐的義兄,本該處置背負殺夫罪名的曲泠君,以正家風。

誰知此人卻極是光明磊落、胸有丘壑,不但深信曲泠君為人,不許家人隨意議論此事,還在庶母牽扯太子時,以她當年的丑事為借口,阻攔她肆意磋磨曲泠君,讓人直呼暖心。

在之后凌不疑與程少商奉旨入梁府查案時,他亦據理力爭,竭力維護梁氏利益,不失一任家主風范。

但是,當凌不疑和程少商合力查清真相,揪出殺害梁尚的兇手——梁遐時,梁無忌卻一箭射死了梁遐,直接斷絕了凌不疑徹底追查幕后黑手的可能。

于是,凌不疑將梁無忌帶到了皇帝面前,讓他自己向文帝解釋。

梁無忌先是痛斥家門不幸,遭此敗類;接著哭訴梁氏的不易,和自己作為一家之主的為難;最后一句話便打消了文帝的疑心,將禍水東引,徹底洗脫了梁氏的嫌疑。

為何梁無忌一句話,便能洗脫自己射殺親弟之罪,安撫下暴怒的文帝呢?

1、梁遐罪有應得,他的死無關大局

梁遐作為謀奪家主之位、賜死兄長的罪魁禍首,鐵證如山,不容狡辯。

且在伏誅前劫持程少商,和親生母親翻臉,更是顯露出其睚眥必報、不仁不義的真面目。

這樣的人,于梁氏家族無益,于朝堂無關大局。

文帝憤怒的僅僅是他這一死,此案之后的追查便化為了泡影,那麼為太子洗脫私會臣妻、教唆殺人的嫌疑就變得渺茫了。

2、梁無忌精明強干是國之棟梁,以他為首的梁氏是百年世家、實力猶在

世家與皇室的關系長久以來都處于一個微妙的平衡,如果雙方有了矛盾,最后失利的未必會是世家。

文帝自馬背上謀得天下,時刻盼望政通人和、百廢俱興。

對世家,他也是多有寬宥,盡量安撫,只要世家安分守己,不惹是生非,文帝便不會對其輕易招惹,反而盡力提拔世族青壯子弟,讓他們在朝堂上擔任要職。

梁無忌作為一個養子,能夠做到梁州牧的位置,且在家主梁尚逝世后,跨過梁氏的親生子梁遐,暫代家主之位,足見其能力手段,在梁氏和朝堂都不容小覷。

3、梁無忌引導文帝推出結論:曲泠君殺夫案的幕后黑手的真實目的意在弄污太子,那麼太子失勢后最大的獲益者便是幕后推手

太子被廢,受益最大的便是三皇子背后的越氏。

能夠做到動用如此多人手,在梁府攪弄風云,輕易誘導梁遐殺害親兄的,便只能是越氏家主——小越侯。

這樁看似簡單的人命案,便立即上升成了儲位之爭。

繼續調查下去,雖然有望洗脫太子身上的嫌疑和污名,卻會將三皇子和越氏擺到台面上來。

太子和三皇子,往小了處理是皇帝的家事,往大了處理便是國事。

所以文帝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盡量消除這樁案子對皇家的影響。

所以梁無忌這一劍,看似是義氣為之,實則是經過深思熟慮。

他處處為文帝考慮,這才能輕松洗脫自己的罪名和嫌疑,徹底消解了文帝對梁氏的疑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