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月升滄海:五年后凌不疑給少商的三件賠罪禮,是袁慎永遠給不了的

古月 2022/08/19

《月升滄海》中,凌不疑一直背負著血海深仇,這是他心中執念,為了復仇他舍棄了一切,包括程少商。之后,程少商和他退了婚,凌不疑改名霍不疑,被罰到邊城駐守,程少商也和袁慎訂婚了。

五年后,霍不疑返回都城,虔誠給程少商賠罪,最終又挽回了程少商的心。

保全袁家

原著中,霍不疑在邊疆安定下來后,就開始查訪少商的近況,知道程少商所有的桃花。

他知道袁慎想要求娶少商,覺得袁慎是真心愛慕少商,也最有毅力才干,將來少商十有八九會嫁給他。

于是從那時起,他就開始暗中注意袁家,幫襯袁家。

后來果然察覺到了袁家一個非常大的隱患。

袁慎父親的義兄,被忽悠著去刺殺了征蜀的大將,惹下大禍。

后來事發,果然袁慎父子都被下獄。

這件刺殺案的主謀其實是敵軍的公孫憲,后來袁家得以免罪,是因為他們彌補過錯,又去刺殺了公孫憲,算是將功補過了。

但其實,是霍不疑殺的公孫憲。

廢了許多力氣,帶著重傷大戰 公孫憲的心腹死士 ,斬殺公孫憲。

并且一直蒙面,偽裝成了袁沛(袁慎父親)。

這件事不僅讓袁家脫罪,甚至讓袁家以退為進,為袁慎以后的前程鋪好了路。

他默默做這一切,都是為了程少商,盼著程少商嫁給袁慎后一生無憂。

袁慎也是個君子,他知道之后接著就把這件事告訴了少商。

「有一個人,于孤寂苦寒之中,于毫無希望之時,依舊在暗中看著你,護著你——你聽清楚了麼,我不領他這人情,可是你得領!」

說完這話,他再不顧二十多年的教養儀態,拔足疾奔而去,不想讓女孩看見他盈眶欲出的熱淚。

只要我活著,無論你有什麼難處,我都會替你解決。這句話,這輩子都管用。 」霍不疑微微一笑,「 總之,我希望你這一輩子平順無災,喜樂無憂。

下跪道歉

霍不疑本來是打算成全程少商和袁慎的,但見了程少商之后,發現程少商還是對自己有情的只是不承認,而自己也放不下她,于是又再度展開攻勢。

當年兩個人在彼此手臂上留了個咬痕,霍不疑聽說程少商的咬痕淡了,又發起瘋來。

女孩傲慢的站在那里,眉眼涼薄,霍不疑忽然憎恨起來,他已經病入膏肓,藥石無醫,她卻要全身而退,待傷愈后清清爽爽的另嫁他人,憑什麼?!

他又把程少商咬了。

霍不疑一把抓住她,單腿跪地,牢牢箍住她纖細的腰身,懇求道:「你別這樣狠心,六年前是我對不住你,別人不明白,但我明白——你從不肯相信別人,也不愿依賴別人,可是我逼著你接納我,等你全心全意要和我過日子時,我卻舍下了你……」

少商再度落淚,已經結痂的心口又被撕開一道裂縫。

這個 心高氣傲的青年權臣 單膝跪地, 抓著 程少商 的雙手放在自己臉頰上 ,卑微地哀求她,「 你別這樣狠心,求求你,別對我這樣狠心。

他早就后悔了。

誅滅凌氏兄弟那夜,他看見少商滿臉是淚的追來時,他就后悔了。

他將她從馬上拋出去時,他也在后悔。

少商向陛下磕頭,向宣娘娘磕頭,一字一句的請求與他退親時,他更是后悔!

之后他輾轉西北與漠北,無數風霜苦寒的冷夜,獨自看著牛羊呼嘯的牧場,只要想起程少商,他就一遍一遍的后悔。」

我想,若是能重來一回,我一定不會那樣鋌而走險,奮不顧身。我要按捺住自己,哪怕讓凌氏兄弟多活幾年,哪怕復仇愈加艱難,也要走明光正道。

少商弦

「我希望,將來我若嫁你,只是因為我想嫁你,而不是因為貪慕權勢,懼怕威嚇,抑或是感激你對我的情意——只是因為我心悅你。」

原著大結局時,程少商終于發現了凌不疑手腕上帶著的少商弦。

從程少商在滑縣給霍不疑拔箭治傷開始,霍不疑就一直留著拔箭的少商弦。

霍不疑總擔心和程少商情深緣淺,將來不免分離,一直把少商弦纏在手腕上。

后來他們果然分別五年,凌不疑也一直帶著少商弦,看著它,才覺得心中還有一處是熱的。

少商弦從頭到尾見證了兩個人數次的同生共死。

袁慎也曾經自嘲說,如果讓霍不疑放下如今所有權勢,帶少商回到豐縣霍氏老家,生兒育女,平靜度日,我相信他是愿意的。

而袁慎自認自己都未必能做到。

此時程少商和凌不疑早已解開心結,終于在一起了。

「阿猙,你身負深仇大恨,卻依舊能夠淡泊仁善,心懷光明,你過世的雙親與兄姊在天有靈,必以你為傲。」

「阿猙,這些年來我做錯了許多事,傷過你許多次,可是你從未對這人世間的真情心灰意冷過。你至情至性,心如赤子,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男人。」

「阿猙,能遇上你,我三生有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