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凱特威廉首次同框入畫,獲女王戴妃珠寶加持排面大,威廉痞帥搶鏡

小九 2022/06/24

當地時間6月23日, 劍橋公爵和劍橋公爵夫人在訪問與其頭銜同名的劍橋郡時參加了一場特殊的揭幕式。

威廉王子和凱特·米德爾頓親自為即將在劍橋大學的菲茨威廉博物館展出的首幅「劍橋公爵夫婦聯合肖像畫」做了揭幕。

據悉,這是威廉和凱特首次「同框入畫」。這幅華麗、唯美的畫像由英國著名的獲獎肖像藝術家杰米·科瑞斯完成,接下來的三年將會在菲茨威廉博物館展出。

畫像里,劍橋公爵和劍橋公爵夫人宛如「真人」相攜而立,凝視著遠方。畫中人無論是眼神、五官、表情甚至是一根頭髮絲都被作者刻畫得栩栩如生、傳神生動。凱特身穿一件Vampire‘s Wife的金屬色綠連衣裙搭配同色系Manolo Blahnik 方頭綠色緞面高跟鞋,一頭栗色的大波浪自然地垂在肩上,時尚優雅、光彩照人。

連衣裙袖口和裙䙓處的褶皺處理,為畫中人增添了一絲飄逸和靈動,金屬色的特別面料又為其增加了一絲華麗和明艷。這件禮服凱特在2020年3月訪·問·愛爾蘭時曾經穿過。

入畫時,劍橋公爵夫人佩戴了曾屬于戴安娜王妃的三鏈珍珠手鐲和科林伍德珍珠吊墜耳環。這兩件單品凱特之前已經多次佩戴過。然而,最值得一提的是,劍橋公爵夫人當天還佩戴了一枚極其貴重的胸針胸針。

這枚溫潤、精致的珍珠吊墜胸針來頭可不小,是96歲英女王的藏品,凱特還是第一次戴。據悉,其全名為劍橋公爵夫人的「珍珠吊墜胸針」(The Duchess of Cambridge‘s Pearl Pendant Brooch);曾經屬于女王的祖母瑪麗王后。

瑪麗王后是王室出了名的珠寶大戶,這枚胸針是從她的外婆,也就是上一任劍橋公爵夫人――奧古斯塔那里繼承的。據悉,當年是由英王室委托了加納德珠寶負責設計和制作的。胸針的整體設計非常別致、優雅――由一顆大的珍珠,外面包著一圈碎鉆和14顆圓形鉆石,又綴了一個可拆卸的珍珠吊墜組成。

據悉,這枚胸針已經有150多年的歷史了,在女王龐大的珠寶箱里也是占據著獨一無二的地位。女王愛「它」的表現就是時不時就要拿出來「秀一秀」。因為其造型精致、優雅,搭配起來容易,無論什麼場合佩戴也不違和,所以,接待貴客、圣誕演講、外訪、出席葬禮……女王戴著它出席過數不清的活動。

從這個角度,足以看出女王對「它」的珍愛程度了。這一次,老太太把它借給孫媳婦,可見,凱特如今在英王室的寶貝程度了。女王和戴妃華麗珠寶的雙重加持,這排面……毋需贅述。

劍橋公爵身穿一襲剪裁合體的黑色西裝搭配白襯衫和藍色領帶,一手攬著妻子,一手插兜,非常有趣的是,威廉的站姿。這位未來英國國王和過去王室肖像畫里的君·王的「一板一眼」不同,他右腿筆直站立,身體向妻子凱特方向微微傾斜,左腿微曲向前,打破了人們以往對肖像畫的刻板印象,真是痞帥又迷人。

威廉曾經多次表示,自己要做個「與時俱進」的現代國王。在2017年的一部紀錄片中,這位英國王位第二順位繼承人曾經說過: 「我會尊重我的父母和祖母的工作方式和‘精神遺產’,但凱瑟琳和我也會用自己的方式做事,在未來的某一天留下我們的‘歷史遺產’。」 事實上,從這幅畫風輕松的畫作也可以窺到威廉立志成為現代君·王的一二。在畫里,準國王和準王后既顯得親密,又不失鄭重;尤其是威廉筆直的身姿,手不經意地插在兜里的動作,真是太帥了。

欣賞完畫中的「自己」后,劍橋公爵夫婦又參觀了東安格利亞兒童收容所(EACH)的米爾頓分院。無家可歸、兒童福祉都是凱特和威廉密切關注的慈善領域。據悉,EACH是由威廉的已故的母親戴安娜王妃于1989年成立的。

隨著越來越接近王室權力的金字塔尖,威廉已經開始有意識地「強調」已故母親戴安娜的地位和提醒人們戴安娜曾經在慈善事業方面作出的貢獻。幾天前,借著四十歲生日之際,威廉強調了戴安娜對他關注「無家可歸者」生存現狀方面的影響。

十年前,凱特追隨了婆婆的足跡,擔任東安格利亞兒童收容所的王室贊助人。在這里,劍橋公爵夫婦接見了三個接受該慈善機構資助的家庭。兩人很認真地傾聽著家長們講述著他們的孩子的病情和治療經歷,隨后,凱特還和一個患有嚴重的神經系統疾病的小女孩完成了一件「藝術作品」。

三個孩子的王室媽媽鼓勵這個叫威洛·班伯的8歲小女孩兒在自己的手上畫畫。當她的手完全被顏料覆蓋后,她再把手按在畫布上,最后繪成了一副色彩斑斕又童趣十足的畫。

不得不說,凱特的人格魅力真是太強大了。每當她放下身份、地位,平易近人地和現場的孩子、老人互動的時候,她就會變得格外迷人。盡管戴著口罩,但她臉上明快、爽朗的笑容太有感染力,即使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那種溫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