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1981年,與成龍分手的鄧麗君,為何跟陳自強說「恨死成龍」?

小九 2022/05/28

回憶起青春年少時的幸福,成龍說過一句話:

「女孩子就像胡蝶一樣圍過來,甩都甩不掉」

誠然,現在談起成龍,除了在電影圈的豐功偉績之外,最讓人津津樂道的便是圍繞成龍一系列的桃色逸聞。

成龍天性早熟,再加上自幼習武身體素質強硬,萬花叢中過,一生鶯鶯燕燕閱人無數。

據成龍自述,從幼年起成龍就有男女意識,為了「小女朋友」打遍一條街,后來拜在于占元門下,與一位小師姐也有一段露水情緣。

進入演藝圈后更是如魚得水,一邊流連于風月場所與「9號小姐」「Latisha」夜夜溫存,一邊在片場沾花惹草,甚至和一位被毀容的女孩子還有一夜風情。

成名后更是門客不斷,甚至還有日本粉絲遠渡重洋,二話不說就要嫁給他...

不過,成龍在自傳中倒從不避諱談起年輕時的粉紅回憶,但除了正主林鳳嬌之外,其余均是一筆帶過,唯獨一個人花費大量筆墨,字里行間更是滿心不舍——

鄧麗君。

一、

「我常常在想,如果有這樣一種可能,或那樣一種可能,我們倆會不會最終走到一起?」

說起來你可能不信,成龍與鄧麗君的媒人其實是「好萊塢」。

80年代末,毛頭小子成龍一朝成名天下知,在吳思遠的幫助下,他不僅徹底告別了在澳洲打工的日子,也順利以480萬港幣的價格簽約嘉禾。

鄒文懷如獲至寶,并為他制定了巨星計劃,指派他到好萊塢闖蕩,重走李小龍的老路。

這部電影,正是成龍在好萊塢的第一部電影《殺手壕》。

回憶起這部電影,成龍依然是一肚子氣,當時他雖說在香港大紅大紫,但到了美國幾乎成了從零開始。

沒有助理、沒有經紀人,他自己一個人跑到美國,在老板好友的幫助下入住了酒店,因為不懂英文怯于見人,就一直窩在賓館,白天練習英文,晚上看電視打發時間。

電影開拍前,成龍還遭受到美國記者的刁難。

他們長槍短炮將成龍緊緊包圍,問題中有幾分倨傲和幾分嘲弄:

「你的名字怎麼念?」「你能徒手打碎磚頭嗎?」「你能表演一下功夫嗎?」

成龍深知來者不善,一個個幼稚的問題分別是拿他當猴子耍,自然不予理會,最后由于成龍金口難開,這段采訪干脆全盤掐掉了。

另一邊,制片人又對著他手舞足蹈:「我們請來《龍爭虎斗》的導演!你馬上就要成為第二個李小龍了!」

但成龍卻不以為然,因為他知道自己跟李小龍完全不同。

他突然意識到,這一趟恐怕是兇多吉少。

二、

到了片場,成龍擔心的事情果然發生了。

美國人拍電影的方式與香港人天差地別,香港「飛紙仔」那一套在這邊根本行不通,每個人都必須按照分鏡腳本進行,再紅的演員也不過是一枚棋子被人擺來擺去。

成龍完全沒有話語權,在片場無論提什麼建議都被駁回,有很多成龍想要編排動作戲的場景,最后也成了走走過場的敷衍。

再加上導演想要李小龍式的動作力度,可成龍更傾向于復雜且具有觀賞性的動作,雙方理念不合,動作表現也在雙方僵持中變得不倫不類。

最終這部電影不僅在美國慘敗,連香港票房也反響平平。

成龍為了這部好萊塢處女作還跑到電影院采風,最后發現在美國寥寥無幾的票房中,也幾乎都是華人在買票。

成龍在好萊塢的首次嘗試,就這樣鎩羽而歸。

不過,片場失意情場得意,在美國這段時間中,成龍意外結識了歌星鄧麗君。

二人先是在迪士尼偶遇,因為雙方都有朋友在場所以沒有過多交流,沒成想過了幾天就又在某個劇場見面。

「這真是緣分,我們倆在國內沒見過面,居然會在美國連續遇到。」

他鄉遇故知,在美國碰見說中國話的鄧麗君,成龍像是銀河中的流浪飛船終于在空間站停泊靠岸。

難擋月老的兩次牽線,兩人很快便建立了初步關系,像情侶一樣逛街、滑冰、甚至去鄧麗君家里和媽媽同享晚宴。

但快樂的時間轉瞬即逝,隨著《殺手壕》的失敗,成龍要換新的地方繼續工作,臨走前成龍對鄧麗君說道:

有空我去台灣找你。

沒想到的是,這個機會來得還真快。

三、

1981年,《殺手壕》的失敗讓成龍憤懣難舒,他把錯誤理所應當歸咎于美國人不會拍功夫片上,立志要拍一部功夫片打打好萊塢的臉。

于是乎,他拒絕了兩部電影的邀約,說服了干爸爸何冠昌,自編自導自演開始籌拍《龍少爺》。

起初,《龍少爺》的拍攝地是在韓國,當時香港電影很多人都會找韓國人投資,《龍少爺》也不例外,在成龍的名聲加持下該片的劇組達到當時人數最多的團隊, 光燈光師就有12個。

但成龍剛想大展拳腳,卻被現實潑了盆冷水。

由于當時是冬天拍夏天的戲份,而韓國地處偏北,氣候更是寒冷,很多人還沒開拍就凍傷凍壞,劇組準備了長達四個月時間,剛開拍兩天就偃旗息鼓, 白白扔了200多萬

換地方!

換哪里呢?台灣!

緊接著,《龍少爺》劇組在成龍的帶領下來到了台灣,而這,正是女友鄧麗君的故鄉。

不知是成龍有意為之,還是天公作美,反正成龍剛說完去台灣找鄧麗君后不久,果真就到了台灣。

拍戲動輒幾個月時間,有足夠的空間與鄧麗君增進感情,帶薪戀愛,豈不美哉?

只可惜,在電影與鄧麗君之間,成龍選擇了《龍少爺》。

好萊塢那邊的冷嘲熱諷,電影還沒開拍就扔掉200萬,《龍少爺》的開機可謂是壓力山大,因為這種壓力驅使,成龍馬上忘記了愛情三十六計,甚至開始冷落鄧麗君。

四、

起初,成龍與鄧麗君的感情還像台灣愛情電影一樣,清新且克制。

他去她的劇場看表演,她表演完后會環視一周,尋找到他后,二人相視一笑,秋波暗送,款款深情無以言表。

而后成龍會默默起身走開,留給臺上的鄧麗君充盈的幸福感。

緊接著,電影開機壓力重重,成龍一門心思拍電影,此消彼長之間,對待鄧麗君時一股浮躁便涌上心頭。

鄧麗君自幼受曲藝等藝術熏陶,性格恬靜氣質優雅,可成龍那邊打小就在于占元門下摸爬滾打,人生起起伏伏閱盡酸楚,初嘗爆火難免心浮氣躁,此刻正是趾高氣揚的時候。

有一次,他們去吃法餐。

服務員端上菜單,成龍拿起餐單后看著眼前的天書慌了神,一時不知該如何做,而對面的鄧麗君反而神態自若,英語和法語其上,點了一堆成龍都聽不懂的菜品。

頓時,成龍有了逆反情緒。

他像小孩子耍鬧一樣,鄧麗君說五分熟牛排好吃,成龍就吃十分熟,鄧麗君說紅酒好喝,成龍就喝啤酒。

她端起紅酒細呷一口,對面的成龍端起啤酒就噸噸噸。

她用湯勺一勺勺品味湯品,對面的成龍又端起盆來噸噸噸。

法餐講究的是一道菜用完后才上第二道菜,牛排上后鄧麗君細嚼慢咽,而成龍幾乎是卷起牛排就往嗓子眼塞..

見整塊牛排被成龍吞進去,服務員馬上端過來下一道菜,鄧麗君為了避免尷尬,也只好將牛排擱置一旁,稱自己吃完了。

最后,這一頓本該3小時吃完的法餐,他們倆不到半小時就草草結束,而結果便是鄧麗君沒吃飽,成龍差點被撐死。

要問成龍為何這麼做?

這跟成龍的自卑心理有很大關系。

兒時的成龍居住在領事館的富人區,而他是區內唯一的窮孩子。

童年幾乎是在鄙夷的注視中長大,成年后闖蕩演藝圈失敗,兩度回到澳洲在父母懷中抹淚,做過水泥工,刷過盤子,干過幫廚。

只不過人們都看到了他的成功,忽略了他切身經歷過的酸楚。(詳情請在本號下搜索關鍵詞:成龍)

可成龍卻對這段經歷難以釋懷,他在自傳中寫到:

跑龍套期間,有一次他站在女主角旁邊,不自覺甩了一下頭髮,導演見狀就破口大罵,把祖宗十八代都罵完了。

成龍羞愧難掩,在同行的譏笑聲中抹著淚跑出了片場,而后又惱羞成怒,拿著一把木頭道具刀對著導演狂吼:

「你罵我就行了!為什麼罵我媽媽!」

若不是洪金寶在旁邊阻攔,成龍或許就和導演拼個你死我活了。

這件事只是一個縮影,成龍年輕時還有一個習慣,一緊張就會彎腰垂頭滿地撿垃圾,不敢抬頭看人的臉,軀體服從的背后,其實是被擊垮的自信和尊嚴。

后來,為了彌補失去的尊嚴,成名后的成龍對物質的追求近乎到了瘋狂的程度:

拿著一麻袋錢買名表,買七個一天一換;去服裝店包場試衣服,只為羞辱當年看不起他的導購員...

而且,成龍還有極強的控制欲,為壯聲勢,他要求成家班元老必須每人配備一輛豪車,只為出行有排場,吃飯必須呼朋引伴,每年光請客就花1600多萬。

他說:年少時的行為更像是一種補償心理,要把以前吃過的苦補回來。

而對于對待鄧麗君的反常舉動,多年后他在自傳中也承認:

「跟內心深處的自卑感有很大關系,我打心眼里討厭那些有權有勢的人瞧不起別人的樣子,他們越是擺出一副自己很了不起的模樣,我越想跟這種人唱反調。」

「這種心態影響了我和鄧麗君的相處,對她很不公平。」

可彼時的成龍還尚未醒悟,甚至還變本加厲。

一天,成龍與成家班正在圍讀劇本,鄧麗君前來探班,成龍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想要在兄弟們面前顯擺一下自己的「雄性威嚴」。

見鄧麗君進門,他當著兄弟們的面,嘴角只擠出了一個字:

「坐」。

鄧麗君知趣,自己一個人走到角落坐下,沒想到在長達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內,成龍始終在談論劇本,佳人在旁他視若無睹,全程與鄧麗君沒有交流。

后來,鄧麗君站起來和成龍說了一聲:我走了。

成龍回了一句:好啊。

就這樣,鄧麗君悻悻離去,關上了房間的門。

連旁邊的兄弟馮克安都看不下去,搭了一句話:大哥,你是不是應該送一下人家?

可等成龍反應過來時,鄧麗君已經在樓下上車走了,直到最后他才想起來,鄧麗君在來之前打了一個電話,稱自己馬上就要離開台灣。

離開后不久,她撥通了與成龍的最后一通電話:

「看來你并不需要我,你就跟你的兄弟們一起吧!」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一個聊的是風花雪月,另一個卻只耽于煙火浮華,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走到這一步也是必然。

后來,成龍與鄧麗君的這段情緣就此熄滅,就像鄧麗君唱的那首《你怎麼說》:

「你說過兩天來看我

一等就是一年多

三百六十五個日子不好過

你心里根本沒有我

把我的愛情還給我」

幾個月以后,成龍的經紀人陳自強跑到鄧麗君的演唱會,一曲作罷,陳自強借著酒酣耳熟之際又提起成龍,不料卻等到鄧麗君的字字珠心:

「我恨死他了。」

又過了幾年,在一次頒獎禮上,即使當愛已成往事,但鄧麗君得知給自己頒獎的是成龍時,仍然心恨難消,拿到獎后甩頭就走。

把一個知書達理、吐氣如蘭的女孩子逼到這個份上,由此可見成龍傷了鄧麗君有多深。

可事實上,當時的成龍還真不知道自己傷了鄧麗君多少,正如前文所說的種種原因,在拍攝《龍少爺》時期,他整個人的狀態都是憤怒的。

他甚至因為停車問題,不顧身份去扎了別人的車胎。

因為總有一輛車停在拐角處,他看不下去,特意在夜深人靜時讓成家班的人把風,自己拿著刀把這輛車四個車胎全扎破。

跟一輛車都這麼大氣,你想想,這種狀態下的人會懂憐香惜玉嗎?

于是,成龍把這股怒火發泄到電影身上,《龍少爺》可以說是成龍玩命拍戲的開端。

因為去過好萊塢,成龍深知在技術方面暫時無法達到西方水準,唯有開發身體潛力才能與之抗衡。

到了《龍少爺》這部戲中,成龍索性就帶著成家班手足開始搏命。

幾乎每場動作戲都會有幾個令人倒吸一口涼氣的動作,真摔真打,別說威亞,連海綿墊都沒有。

更別提結尾的搶包山戲份,幾十個人疊羅漢爬到50多尺高的山頭,又一個個應聲落下,大哥成龍更是以身作則,親自爬到最高峰摔下,后腦重重砸在地面。

兄弟們見狀更是蜂擁而上,隨之而來的是此起彼伏的墜落與哀嚎,鏡頭外的一排排救護車隨時候命,時刻上演生命救贖戰...

拍攝過程中,成龍下巴受傷,導致很長時間不能講話。

也就是從《龍少爺》開始,保險公司決定不再給成龍投保。

由于制作精良,光是一場踢毽子戲就拍了3個月,《龍少爺》從冬天拍到夏天,直到1982年才上映。

天道酬勤,《龍少爺》拿下1794萬票房,位列當年排行第二,僅次于新藝城的代表作《最佳拍檔》。

成龍好生出了一口惡氣,可驀然回首時,鄧麗君早已消失不知去向。

1995年5月份,成龍助理接到一個電話,電話那頭自稱是「鄧小姐」,說要找成龍。

可成龍當時不在,等回來時又因為業務繁忙,草率將此事拋在腦后。

5月8號,鄧麗君支氣管哮喘發作,泰國醫院經過45分鐘搶救仍無力回天,溘然離世。

鄧麗君的葬禮,成龍沒有出席。

2002年,成龍在專輯《真的,用了心》中錄制了一張與鄧麗君合唱的歌曲《我只在乎你》。

在片頭,成龍說道:

「愛過的人,錯過的魂,曾經擁有,就是永恒。」

原曲被重新編排,為配合成龍的音色特別加入流行鼓點,女聲溫柔倔強,男聲卻哀怨悱惻,這短短的4分25秒就像是一個窗口,通往著另一種可能——

或許在某個平行世界,他們真的走到了一起,將這4分鐘漫延到永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