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2006年女王檢閱軍隊,哈里在隊伍中笑場了,可惜他沒能見奶奶最后一面

小九 2022/09/19

世界上唯有兩種東西藏不住,一是咳嗽,二是愛。

當年,英國女王的妹妹 瑪格麗特公主與侍衛湯森相愛,兩個人小心翼翼,在一起5年時間沒有被人發現。

可沒想到,宮廷的一場舞會讓她們露出了馬腳。

據說當時 人們對于瑪格麗特看湯森的眼神產生了懷疑,認為那根本不是一個公主看向侍衛的目光,因為眼中滿滿都是愛。

結果有心人對此引起了懷疑,對這件事上了心,很快便撞破了二人之間的戀情。自然,結局相當悲慘。

我們要講的不是瑪格麗特與湯森的故事,但通過她們證明了一件事: 愛不愛一個人,眼睛會告訴你答案。

同理,除了愛情之外,眼睛中還會看得出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的感情。

很多人都認為哈里王子在王室不被重視,但當看到女王望向他的眼神才會明白: 那里面明明裝滿了一個祖母對孫子全部的愛。

王室工作人員蘭特·哈羅爾德對于就有自己的看法:

女王與自己的孫子哈里之間有著「非常特殊的關系」,她在小孫子面前格外放松,原因是她可以在哈里身上看到自己丈夫年輕時的影子。

當然,這影子肯定不單單是指顏值,哈里長得一般帥,很難與菲利普親王有所比較。

雖然外界盛傳他不是查爾斯親生的孩子, 但實際上他長得很像查爾斯,特別是那紅紅的面頰、鼻子。

女王之所以能在哈里身上看到自己丈夫年輕時的影子, 那應該是哈里相比其他王室成員身上更加不羈的個性,這一點,菲利普親王從年輕到年老一直沒有改變過。

「有時候,我想知道他(哈里)是否會讓女王想起菲利普親王,你知道,他的眼睛里閃耀著那種美妙的,比如說那種光芒。」

是的,那是一個人性格中才會有的東西,比如說對于事物、人物的愛與恨,其眼光中最能顯露無遺。

哈里也是這樣一個真性情的人,可惜他后來遇到了梅根,從此他的真性情只能在沒有梅根的時候才會出現。

而給了哈里這樣真性情的, 正是自己在王室相對放松,又相對寬裕的環境。他不是未來的王儲,不會被要求過于嚴肅、傳統。

通常,女王也好,又或者是其他長輩也好, 對于一母同胞,但卻無緣王位的那個王子,總是格外厚道一些。

不為別的,只為他們同根相生,長于相同的環境,未來所得卻完全不同。

瑪格麗特公主為什麼能在前半生如此明亮、耀眼? 不僅僅是她長得漂亮,而是她得到了父母全部的寵愛,甚至是放縱。

喬治六世就說過: 瑪格麗特是用來寵愛的。

女王也是如此,哈里小小年紀失去了母親的呵護,她能給孩子的唯有深沉、寬容的愛。

所以,你只要看一看女王看未結婚之前的哈里的眼神,就足以從中感受到撲面而來的愛。

看看這張老照片: 2006年,哈里主動要求從軍,加入了桑赫斯特皇家軍事學院受訓,于第二年畢業,得到了陸軍少尉軍銜。

畢業當天,女王帶著查爾斯、卡米拉等一干王室成員出現在哈里的畢業典禮上,來了一場閱兵式。

通常,這樣的活動女王是很少參加的, 據說哈里畢業這次是女王15年時間里第一次出席,說直接點,她只是想見證自己孫子的重要時刻。

整個閱兵式典禮時間為40分鐘,而哈里等畢業生穿著軍裝,站成方隊,等待著女王的檢閱。

當時畢業生人數有400多人,女王在他們面前慢慢走過。

可是,當女王走到哈里面前時停了一下,她稍稍仰起頭,看著自己身著全套深藍色軍官服的孫子,臉上竟然不自覺地露出了笑容。

這一刻被攝影師拍了下來,女王的姿態分明充滿了「刻意」: 仰視哈里,笑容自然,眼神中全是滿滿地愛意。

有意思的是,哈里看到祖母不同尋常的「檢閱」模樣,竟然也沒有忍住,直接破功,笑得比女王還歡。

這是一個美好而又溫馨的畫面,與女王嚴肅地檢閱隊伍時的表情截然不同。

沒有人說什麼,人們只看到一位白發皓首的老奶奶用慈愛與包容的表情望著自己心愛的孫子。

我們有理由相信,在那一刻,哈里內心會感受得到,他的祖母深深愛著他。

看看他隱忍,又充滿了自豪與溫和的笑臉,那分明是一個孩子在長輩面前不加遏制地放松與淘氣。

哈里喜歡在女王面前惡作劇,除了女王,他還會向祖父菲利普親王,以及父親查爾斯惡作劇。

那是屬于威廉所缺少的家庭親情氣息,哈里自由自在地生活在這種環境里。

關于此,翻看2005年的照片時就會發現, 查爾斯與卡米拉結婚的那一天,哈里與女王在一起,分明在對祖母做起鬼臉。

高貴如女王,但她面對孫子的惡作劇不但沒有惱怒,相反卻笑到臉上的褶子都堆到了一起。

相信那一刻的她,是發自內心地笑,而這笑來自與孫子的互動與愛的傳達。

關于此類的事情應該還有很多,女王對于哈里的愛是外界公認的。

如果說威廉在王室得到了國王的寶座,那哈里顯然得到了更具體的親情。

只是很可惜,王位是死的,擺在那里不會變,人們看到的永遠是威廉頭上大大的光環,才不會管他一年四季,四季天天是如何度過的。

而哈里的親情卻是活的,有時濃郁一些,有時就會淡薄一點。

這就像所有人內心自然地感受一樣: 親情會隨著情緒的變化而用不同的形式表現出來。

哈里結婚了,娶了一個王室從未有過的王妃: 非裔血統,離過婚,來自美國,更不是相同的宗教教徒。

當所有人都在質疑王室為什麼會同意這樣一種婚姻的時候,可能沒有人想過那是女王對于孫子的成全。她希望孫子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為此,她愿意去破例,去冒天下非議。

這親情被隱藏得很深,只有心才能感覺得到。 哈里娶了梅根卻并沒有因為愛的包圍而更加溫情,相反與王室越走越遠,直到決裂。

相信,在哈里宣布放棄王室身份的時候,最傷心的人應該是女王,雖然她不會表達自己的私人感情,但從她對哈里與梅根一而再,再而三地遷就便能看出來: 她從來不希望自己的孫子遠離自己的身邊。

有人說哈里與梅根加強了女王晚年痛苦的底色,或許是吧,至少,一個家庭通常都是這樣: 別人的背叛與反對很自然,接受起來相對輕松;但家人、所愛之人的背叛和反對則如同重擊。

女王深愛著哈里,可他給祖母的卻只能是遠離與攻擊。這樣的心情,恐怕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懂。

在深深的絕望中,女王沒有看到哈里最后一面,哈里也沒能再叫一聲奶奶。

他們之間注定再也不能平復彼此內心的隔閡,女王帶著遺憾而去,哈里也終將帶著遺憾生活一輩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