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韻伊:國中輟學打工,身高1米35年入60萬,小身材蘊含大能量

古月 2022/04/16 檢舉 我要評論

很少有「袖珍人」能夠用悲慘身世之外的東西去打動世人。

而來自廣東的黃韻伊可能是個例外。

1991年,廣東陽山縣,一戶很普通的農家,又迎來了第二個女嬰。

父母想要兒子,這個叫黃韻伊的女孩,就和姐姐一樣,成了家里可有可無的存在。

都說農村里的孩子好養活,黃韻伊的成長,與身邊其他的孩子一樣。

然而從蹣跚學步到慢慢會跑出去玩耍,

黃韻伊的父母漸漸發現,女兒的身高似乎出了問題。

南方人相對而言本就矮小,一開始家里人并沒有當回事。

可當黃韻伊開始上學后,她和身邊同學的身高差距就顯得太明顯了。

父母這才坐不住了,急忙帶著女兒去檢查身體。

這一查不要緊,女兒居然患有生長激素缺乏癥。

此病是先天性的,由于腦垂體的前葉缺乏生長激素的分泌,

身高從而才出現了停滯不前。

由于當時的黃韻伊還是兒童,骨骼還沒有閉合,所以可以進行治療。

定期注射生長激素,基本上可以促使身體長個。

但是,生長激素的注射治療很昂貴,

有一種說法是,每升高一公分,治療的費用就要一萬。

或許在黃韻伊小時候,這個費用可能更高。

無論如何,像黃韻伊這樣的普通農家根本承受不起。

于是,父母對女兒的身高問題便放任不管了。

彼時的黃韻伊7歲,即便和同齡人之間的身高有差距,不過這種差距還不是很明顯。

所以至少對黃韻伊本人而言,那個時候她還沒有感受到身高帶給自己的困擾。

尤其是在上小學后,她在學校獨樹一幟的表現,更是她生命中自信心爆棚少有的時刻。

上學時期的黃韻伊不僅學習成績優異,而且還長期在班里擔任班長職務。

成績優異的學生,往往會成為學生的重心。

按理說像她這樣的身高,應該會讓不少同學看出異樣的。

不過在整個小學時期,黃韻伊的生活中還沒有什麼身高方面的問題。

一來是因為小學生的身高還不是很高。

再有就是小孩子在生長過程中有時間差距。

所以,小學時期的黃韻伊,不但自己沒有關注身高問題,

就連身邊的同學也沒有關注。

這個問題一直到上國中后,才表現了出來。

國中時期的孩子,正值青春期前后,身體的生長速度簡直是肉眼可見的。

然而黃韻伊的身高,還是肉眼可見的一如既往。

身高135厘米,和周圍的同學比起來就像是個孩子一樣。

再者,因為她學習好,本身在這方面就吸引了太多人的目光。

如今身高問題一下子凸顯出來,她的一切就仿佛被曝光在了鎂光燈下。

何況,青春期的孩子本就情緒敏感,黃韻伊也不例外。

異樣的目光天天都有,各種閑話和外號也開始在班級和學校里傳播,

這讓黃韻伊一度難以承受。

于是,黃韻伊當年都沒有上完國中,而是直接輟學去打工的。

清遠距離廣州和深圳不遠,按說她是一個廣東人,選擇打工肯定會南下。

但是黃韻伊卻反其道而行之,她選擇北上,千里迢迢去了北京。

或許,因為身高的影響,她那個時候就是想躲開一切熟悉的環境吧。

來到北京的黃韻伊,很快在一個藝術劇團里落腳了。

那是一家帶有公益性質的殘障人演出劇團,

團里的人基本上都是有著各種生理缺陷的。

黃韻伊此前從未接受過任何的才藝訓練,

她加入藝術團后,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從頭開始學起。

黃韻伊很努力,而且也很有天分。

或許更為重要的是,她在這里能夠收獲不一樣的友誼。

在團里,不會有人取笑她的身高。

通過自己的努力,黃韻伊很快就跟著藝術團到各地去演出。

她雖然個頭矮小,不過隨著年齡的增加,自己的容貌變得越來越出挑。

也因此,好看就成了黃韻伊的很大的資本。

至少從表演的角度來看,每一場的觀眾喜歡看她,就能說明這場演出是成功的。

哪怕單純從獵奇的角度來看,身高和容貌所造成的反差,

也讓黃韻伊在早年,通過在各地的演出,做模特收獲了大量的擁躉。

當然,這些喜歡自己的人,彼時都處于線下無法串聯起來。

不過從黃韻伊的角度來看,演出本身不但讓她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

也讓她在各個方面受到了很大的錘煉。

這就為黃韻伊今后人生的蛻變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雖然演出中有很多喜愛自己的觀眾,

可惜每一次到外地去演出,對黃韻伊而言就好比是「除刑」。

藝術團每次去外地,基本沒有機會坐飛機,情況好一點就是火車,

情況要是糟糕的話,就是很遠的距離只能乘坐汽車。

據說黃韻伊有暈車的毛病。

于是乎每次乘坐汽車到外地去,差不多就是讓她掉一層皮。

當然,此時的黃韻伊也可以選擇不去。

可是,家里每個月向她要錢的頻率卻不會改變。

父母給她分配了任務,那就是弟弟的學雜費由她負責。

當年父母生下黃韻伊后,接下來又要了第三胎。

這一次終于得償所愿,是一個男孩。

上面兩個女兒,最后一個男孩,一般這樣的家庭,男孩在家里的地位最高。

黃韻伊在北京工作后,她每個月的收入大部分都給了家里。

不過,她做北漂的時候,工資還很低。

1000塊的收入,相比于當時很多打工人只有幾百塊,已經算很不錯了。

弟弟中學之后,黃韻伊每個月都是直接把錢打給他。

據說有一段時間為了多攢點錢,她每個月的開銷只有100塊左右。

但是黃韻伊不怕艱苦,她怕的是自己沒有了進取的心態。

值得欣慰的是,她在藝術團里漸漸被當成是臺柱子。

除了繼續到各地演出外,她在后來還有機會上電視臺錄制節目了。

這不但錘煉了她的應變能力,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她的知名度。

此時,黃韻伊除了繼續從事自己的本職工作外,

她也開始籌劃著做些其他的事情。

2015年,黃韻伊決定開設一家網絡店鋪。

她最初銷售的是化妝品,也有說法是她銷售的是服裝。

而且因為她的身高和容貌形成的反差,

黃韻伊給自己的店鋪擔任模特,這在無形中反倒提高了關注度。

這和過去唱歌的時候對比起來,

網絡上的關注度能夠在很大程度上幫助她接下來的變現。

于是相比于過去僅僅是唱歌,做網絡零售生意的收入一下子提高了很多。

而且,因為很高的人氣,她在網上又有了「最美袖珍人」的稱號。

據說黃韻伊僅僅用了一年的時間,就成功將營業額推到了30萬左右。

拿著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桶金,黃韻伊又做起了下一步的規劃。

她把一部分錢轉給了父母,剩下的一部分她決定再做點什麼。

從2017年開始,黃韻伊又在廣州開設了一家服裝工作室。

與此同時,網絡上一眾粉絲,在互聯網經濟時代,又成為了她的另一項重要的資本。

2018年,有了更多本金的黃韻伊,開始進軍美容行業。

她和朋友合資開設了美容院。

此時,距離黃韻伊早年離開家鄉做北漂,已經有十余年的時間了。

她通過自己的努力,走上了一條很多正常人都走不通的道路。

從2019年開始,她又迷戀上了企業管理。

當年的8月份,她加入了一家投資公司。

這家公司的總部據說是在香港,另一邊又在美國上市。

此前的黃韻伊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她一邊學習,一邊開始在公司的市場部門工作。

她僅僅用了三個月左右的時間,因為其業績突出,黃韻伊每個月的收入就突破了5萬。

于是公司順理成章地升職其為市場總監。

此時的黃韻伊,除了在公司的職務之外,

她還要抽出時間去打理自己的公司業務。

雖然日常很忙碌,不過她的生活也非常地充實。

到2019年底,她已經是年收入60萬的金領了。

彼時,黃韻伊的弟弟已經考上了大學。

和過去一樣,從生活費到學費,都由黃韻伊一個人包了。

所不同的是,過去的黃韻伊,是通過省吃儉用來供養弟弟上學的。

而自從她有了全新的工作后,她不但能夠供養弟弟上學,

同時還有能力帶著他去增長見識。

在收入自由后,黃韻伊帶上家里的人,開啟了環球之旅。

有人可能覺得,雖然黃韻伊很成功,

可這不過是一個很俗套的扶弟魔的故事。

類似的事情,在國內每時每刻都在上演。

不過,黃韻伊雖然也幫扶弟弟,但還是有所區別的。

她后來花幾十萬,給父母在老家蓋了一棟別墅。

而黃韻伊的父母覺得,既然你現在這麼有錢,

就應該幫你弟弟在城里再買一套房子。

黃韻伊拒絕了。

她不但拒絕了給弟弟買房,她還表示,

等到弟弟畢業找到工作,她就不會再給他任何資助。

黃韻伊不希望自己永遠做弟弟的墊腳石,

而每一個人的路,最后都需要自己來走。

至此,她一個袖珍人,完成了自我人生上的逆襲。

不過,反轉的情節也不是沒有。

從2019年到2020年,就有人在網上不斷爆料,

說黃韻伊參加的所謂投資公司,實際上存在詐騙嫌疑。

爆料者表示,黃韻伊口中的公司并不在香港,注冊地是在廣州。

公司依托一個零售的APP,不斷誘導人們投資做數字貨幣。

而且,公司一再宣稱有上市背景。

實際上,他們所收到的投資款項,全部使用的是個人賬戶,

而非對公的公司賬戶。

爆料者還羅列了這家公司的主要成員。

公司的真正創立者姓徐,其余還有包括黃韻伊在內的其他四名主要成員。

徐姓老板是幕后真正的操盤者,

而包括黃韻伊在內的其他四人,既是最大的股東,也是具體實施詐騙的誘導者。

按照爆料的說法,黃韻伊在推進項目中撈了很多錢。

而很多輕信并且投資了的人,最后血本無歸。

爆料是否真實不得而知,不過值得一提的是,

這家注冊于廣州的公司確實存在。

但在2020年,這家公司就已經注銷,公司的網站也打不開了。

很顯然,爆料者的說法也并非完全空穴來風。

不過有意思的是,類似的情況,投資者在察覺后都會選擇報警處理。

而這件事情除了爆料,并沒有報案以及警方介入調查的有關信息。

所以,具體情況究竟是什麼,并沒有其他方面更多的信息。

至于黃韻伊,所謂涉嫌詐騙,在沒有實錘信息的佐證下,

并不妨礙不少人繼續把她看作是人生的逆襲者。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