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換妝如換人?演了「陳情令」再來《星漢燦爛》,差點沒認出高寒

古月 2022/08/04

古裝巨制《星漢燦爛》,在播完了上部的二十七集之后。

來到下半部,這劇情就開始緊張起來了。

凌不疑與程少商定親,為了研習禮儀,程少商開始皇宮家里兩頭跑。

在宮廷里沒了家人的庇佑,可沒少受屈辱。

例如三公主,她想叫手下打人就打。

當然了,程少商從來就不是個受氣包,有仇她必是要報的。

這不在最新劇情里,在祭奠上,程少商瞧見三公主里衣穿了紅色,犯了忌諱。

當場使計用燭火點燃衣裙,使得三公主暴露,讓她受棍仗之刑。

程少商的成長之路越發安穩,而凌不疑的復仇大計也終于是提上日程。

他蟄伏多年,已經在等待機會。男女主的劇情線展開了,這來到了皇宮篇章。

關于皇權爭斗的副線,劇中的兩位皇子也暗暗較上勁了。

一個是皇后所生的嫡親太子,一個是寵妃越妃所養的三皇子。

雖都是在宮中長大的,但這太子對上三皇子,可以說是滿盤皆輸。

太子處境艱難,優柔寡斷難堪大任,三皇子機智過人,舉報親妹被賞識

太子的生母雖是母儀天下的皇后,但文帝最心屬的卻是越妃,與皇后可以說是相敬如賓。

皇后為人寬厚仁慈,不干涉政權,自然也不能為太子謀劃什麼。

本來按照習慣,太子只要不犯下大錯。

這皇帝的位置他也能做的,奈何他家里還有位特別能折騰的太子妃。

當初定親的時候,太子喜歡的人就不是她,但她為了太子妃的頭銜不管不顧嫁進來。

又以流產傷心為理由,讓太子對其虧欠滿滿。

最終她欲望過大,甚至不惜賠上太子的性命。

有家中悍婦如此,太子本人的性格也是偏向于柔和。

堂妹因為嫁不了凌不疑難受了,他跑去安慰。

還要為廢物親戚謀職位,難堪大任,凌不疑都看不下去,多番勸說于他。

相比起太子,三皇子母妃即是越妃,而他又繼承了他母親的聰慧。

為了做事很是果斷,前文提到程少商揭穿三公主穿紅衣,惹得文帝很不痛快。

但她罪不至于被打,真正讓她挨打的,是來自親哥三皇子的舉報。

三皇子暗下徹查鑄造偽幣之事,不想查到竟與親妹妹有關。

親妹妹雖不是主使,但她任由偽幣在封地使用,在怎麼也不能逃脫一個包庇之罪。

作為親哥,三皇子并沒有隱瞞此事,反而是借著文帝正在怒頭之際說了出來。

三皇子一說,三公主眼睛都愣了,不敢相信一母同胞的哥哥還能告發自己。

但這,恰恰好就是三皇子能成大事的原因。

身為皇家子弟,本就不該與外親有太過來往,歷史上因為外戚干政而滅國的事情可不少。

三皇子言說,自己與三公主先是父皇的臣子,而后再是兄妹。

能做得這樣決絕,治國方面顯然就不用人擔心。

而凌不疑在太子與三皇子之間,要是選擇輔佐一位的話,也定然是后者。

結局也如大家所料,三皇子繼位成為明君。

有親情但不多,一切以家國為首位的三皇子。

在劇中性格魅力強,而他在畫面里的妝造也撐得上一句新代古裝美男了。

在頭髮全部束起,素白衣裳,沒有任何修飾的情況下。

用臉扛略微暗淡的濾鏡與極度清晰的鏡頭,也是扛住了的。

三皇子雖出場不多,但足夠讓大家認識到扮演者高寒。

高寒多出演配角,曾被扮煙熏妝,現有魔君造型待播

科班出身的高寒,演藝之路與大多數素人入圈的人一樣。

先從配角演起,從小網劇到大制作,要是列出他參加過的項目。

會發現其中有不少大制作與IP,「陳情令」就算作其中一樣。

在衍生大電影《陳情令之生魂》里,高寒扮演白切黑的究極反派蕭憶。

當時他黑化之后,劇組為了凸顯人物的特點,還給他整了一個煙熏眼妝。

配合上鮮艷紅衣,確實有那種瘋批的感覺了。

只是這眼妝有點濃,反倒是在當時掩蓋了他面容上的優秀。

而后他參與S級巨制,妝造上顯然就要精細許多了。

在待播劇《重紫》里,他扮演的是魔君。生辰照是素凈衣裳,很是清冷。

而在路透圖片里,他穿著一襲紅衣而來,以金色發冠束發。

發絲黑白相錯,眼眶微紅,很是高冷,魔君造型有看點,看來規劃是先坐穩古裝市場了。

演配角,不一定就不出圈,像同為一個劇組的鄧為。

當初,就是因為參演了《遇龍》男二而被注意的。

后面接的幾部戲雖都是男配,但搭檔的演員是楊紫白鹿這種當紅藝人。

項目只會火不會糊,早早被壓會成爆火小生。那麼,期待「陳情男孩」高寒之后的表現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