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張偉:出道23年零緋聞,拒黃小蕾求愛,轉身牽手胖媳婦隱婚5年

古月 2022/04/30 檢舉 我要評論

39歲大張偉

王思聰曾公然發文指責大張偉:

「難聽得令人發指,我非常不理解騰訊視訊是怎麼想的,找一個抄襲的廢物去做一個原創節目的導師,真是諷刺。」

早在2016年,王思聰就轉發某博,表示對他公然抄襲非常不齒,將此微博置頂了三年。

王菲卻豪不避諱地說,喜歡大張偉,所以邀請他一起錄節目。

黃小蕾更是在節目中自曝苦追他許久,為了能搭上話說:

「我媽特別喜歡你。」

他認真回道:

「那我送你媽媽專輯。」

緊接著又說「我特別喜歡你。」

沒想到大張偉說:

「喜歡我的人很多,我喜歡的是英文好,臉得圓的」

為此黃小蕾苦學多年英語,只因想要變他喜歡的樣子。

少年成名卻成「搖滾圈叛徒」,萬人唾罵,如今被稱「人間精品」,成娛樂圈救場王,

大張偉經歷了什麼。

01

1983年,大張偉出生在北京城南的一個大雜院里,父母都是國營廠的工人。

他們身上帶著北京人的豪爽、豁達,

家里的氛圍十分開明。

一家三口擠在不到十平方的屋子里,廚房和廁所都是院子里十多戶鄰居公用的,他們的精神世界十分卻充實,仿佛把積極、樂觀刻進靈魂里。

平日爸媽上工就把他鎖在家里,

他最喜歡的「玩具」就是家里快報廢的舊電視。

兩歲時,他盯著電視上的《活佛濟公》,沒聽兩句就跟著唱出:

「鞋兒破,帽兒破。」

搖頭晃腦十分可愛,唱的音調都很準確。

爸爸媽媽像發現了新大陸,

邊逗他玩邊測試,小張偉表現出了驚人的音樂天賦。

夫妻二人商量了一晚,決定就算砸鍋賣鐵也要全力培養他的音樂才能,再苦不能苦孩子。

此后,父母白天去廠子上工,下班后抓緊和面調餡兒,

去夜市擺攤賣餛飩、煎餅,忙活到凌晨才能回家,早上七點就又得起床上班。

這才攢夠了學費,把他送進少年宮。

報了聲樂班后,給他買最新的碟片、VCD,

甚至毫不猶豫地拿出積蓄,一萬多塊的「燕舞牌」音響說買就買,再湊一湊這些錢都可以給家里換新房子了。

小張偉看著爸爸媽媽為他奔波,發誓一定要努力學習,以后「賣藝賺錢」孝順父母。

上了小學,班上有位同學也姓張名偉,為了區分,此后他就成了大張偉。

他整日除了在學校讀書以外,就是跟著少年宮的老師學美聲,沒多久就獲得北京市少年獨唱比賽的第一名。

他輕松拿到冠軍成為父母的驕傲,不由暗自洋洋得意。

拿到獎金后,立馬給爸爸買了剃須刀,給媽媽戴上金戒指。

到了四年級,隨少年宮赴俄羅斯參加兒童聲樂比賽獲得二等獎,

大張偉看到更曠闊的世界,第一次理解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含義。

又長一歲,他考入中央電視臺銀河少年藝術團,成了蔡國慶、王菲的師弟。

鞠萍老師收他為徒,教導他唱歌,

不久后,就隨團赴澳門、馬來西亞進行訪問演出,不僅豐富舞臺經驗,還收獲不少工資,可以補貼家用。

他在這條正統的路上越走越順,沒想到的是,小升初的關鍵時刻,

他生長發育,開始變聲,

「公鴨嗓」的他自然在面試中落選,錯過了重點中學的保送。

上了國中,他考進北京金帆藝術團,心卻已經不在美聲上。

不適合過度用嗓子的他,一下子空閑下來,徹底放飛自我。

大張偉時而精力旺盛,在班上惡作劇、講小話、打架,「無惡不作」。

時而熬夜聽歌上課睡覺,老師諷刺地說道:

「張偉有本事,他一場演出能賺我一年的工資,就他可以睡,你們絕對不行。」

他意識到自己不能再如此頹廢下去,正值此時搖滾樂處于輝煌時刻,無意間聽到崔健的歌,走進了搖滾樂的大門。

大張偉癡迷在這炸裂的音樂世界,他向父母坦白遇到的困境和期盼,察覺他眼里有著從未如此閃亮的光芒,

爸爸媽媽無一不因,毫不猶豫地選擇支持他。

放下心頭的包袱,他轉身開始學吉他、買磁帶。

隨后,在學校遇到志同道合的一幫人,一拍即合組起「迷糊寶貝」樂隊。

02

一天,大張偉像往常一樣帶著樂隊在廣場排練,恰巧,麥田守望者樂隊貝斯手劉樂正在附近喝豆汁,聽著這幾個小孩唱歌,覺得挺有意思,便上前邀請他們去酒吧駐唱。

他一聽演出有錢拿,立馬跟上。

來到忙蜂酒吧,沒想到北京城一半的搖滾老炮都在臺下坐著。

他沉浸在拿到商演的快樂里,絲毫沒有注意到。

一首《靜止》;

「寂寞,圍繞著電視,垂死堅持,在兩點半消失,多希望有人來陪我,度過末日,空虛敲打著意志,彷佛這時間已靜止,我懷疑人們的生活,有所掩飾。」

讓原本不以為意的竇唯、唐朝樂隊等人無比震驚,

宋柯剛剛回國建立麥田音樂,提起簽約的念頭。

卻不禁想:「未成年搖滾樂隊,這能行嗎?」

就在他猶豫不決的時候,旗下大將付翀提出辭職,創辦新蜂音樂。

聯系上大張偉,想說服他們簽約,他聽著長篇大論的情懷、夸贊絲毫不為所動,

一句把他捧紅、賺大錢戳中了他的心思。

他其實想的清楚,情懷可以有,但只靠一腔孤勇換不來值錢的面包。

和樂隊伙伴認真討論后,成功簽約新蜂音樂。

隨后,付翀把樂隊名字改為「花兒樂隊」,

化身「紅楓」親自上陣做他們的經紀人。

同年,大張偉在和父母商議后,放棄升入重點高中的機會,考入職業高中,全身心投入音樂事業。

同時期,他被「智慧少年」雜志評為全國六大智慧少年之一。

1999年,

「花兒樂隊」發表首張專輯《幸福的旁邊》,大張偉包攬全部的詞曲創作。

首次亮相就一夜成名,喝彩聲接連不斷。

毛阿敏說:「一聽就是博學多才的人。」

田震也評價:

「他們的歌給人的第一感覺是青春就該飛揚。」

銷量超50萬張,幾人的海報鋪天蓋地。

專輯的分紅老板付翀分文未取,甚至拿出10萬元將所有歌的版權買斷。

大張偉沒有意識到任何不對,反而興高采烈的拿著去和樂隊兄弟平分。

身懷巨款,他的頭等大事就是買房,

興奮地和父母搬進明亮干凈的新樓房,他才有了真實感,自豪感也油然而生。

正在他準備大施拳腳的時候,搖滾樂卻在達到頂峰后猛然走起了下坡路。

竇唯不唱了,張楚也回了老家,張炬倒在了血泊中,

劉義軍的退出讓唐朝樂隊徹底分崩離析,伴隨著何勇不當言論被封殺,搖滾樂的老炮們接連幻滅。

隨著千禧年的到來,搖滾漸漸退出時代的舞臺,不再是年輕人追捧的主流,大張偉依舊帶著「花兒樂隊」頂風堅守。

發表第二張專輯《草莓聲明》后,獲得第2屆「華語流行音樂」傳媒大獎。

他漸漸發現大家不再對又蹦又跳的他們買賬,捂著耳朵皺眉的觀眾越來越多,樂隊的商演越來越少,收入越來越窘迫。

父母已經到了下崗的年紀,他不想在看到爸爸頂著腰傷出攤,

不想看到媽媽不顧手上的凍瘡包餛飩。

一分錢難倒英雄漢,更何況他和兄弟們還有一大家子要養活。

他向付翀提出轉型,付翀氣得拍桌子問他:

「你以為搖滾是什麼?

我就是一輩子沒錢也會一直做搖滾,這是夢想!」

他心里也很煎熬,但生活不是靠一句理想萬歲就能過下去的,老炮們都堅持不住的路,他不想重蹈覆轍。

大張偉的付翀的矛盾不斷加劇,僵持不下,他不想再繼續荒廢時光,提出解約。

昔日教他玩兒搖滾、圓夢想的老板付翀,仿佛換了個人,獅子大開口,張嘴就要三百萬違約金。

更令人崩潰的是,其中標明他此前創作的所有歌,版權都歸公司所有,這意味著,解約后他不能再進行演唱。

難以置信和自責的情緒相互交織,他壓下心中強烈的憤怒和悲傷,將新蜂音樂告上了法庭。

花費了將近兩年的時間,終于在2004年成功解約。

40萬的解約金大張偉一力承擔,

耗光他的全部身家才勉強湊夠。

隨后他帶著樂隊簽約EMI(百代音樂),劉迎成為了他的經紀人,這個白白胖胖、長得像年畫似的女人走進了他的視線。

不久后,發行專輯《我是你的羅密歐》,獲得第4屆全球「華語歌曲排行榜」「年度最受歡迎樂團」,

和中國音樂先鋒榜最受歡迎樂隊。

情勢一片大好之下,他急流勇退,高調宣布退出搖滾圈。

原本期待大張偉能成為下一個搖滾樂領頭羊的樂迷們,大失所望。

群情激奮之下,

「叛徒」、「毒瘤」、「低俗」成了他的代名詞。

他不敢奢望得到理解,但他堅信自己能走出面包和理想兼得的道路。

回到家后,他把全球各大流行樂榜單上的歌都下載下來,足足5個G,反復不停的聽。

《嘻唰唰》就此現世,

一經上線,迅速霸占各大榜單,火遍大街小巷、海峽兩岸,甚至沖出國門。

明明沒什麼內涵,但卻忍不住一遍遍去聽,這就是大張偉想要的洗腦神曲。

好景不長,網友火眼金睛,

指出《嘻唰唰》抄襲日本歌曲《K2G 奔向你》,痕跡明顯。

媒體緊跟時事,專門邀請晨琪先生鑒定,結果,除《嘻唰唰》外,

《天下第一寵》《童話生死戀》《星球歌劇》也都被判定抄襲。

如今群眾對抄襲的容忍度已經變得極低,音樂公司和歌手們對版權意識卻還很薄弱。

大張偉欲哭無淚,在此之前他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涉嫌抄襲。

發現問題后,劉迎立馬利用人脈召開記者招待會。

他在媒體面前澄清創作思路和過程,沒有推脫責任,當眾真誠道歉,

并在聯系原曲作者后,買下版權進行賠償。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無人在意他的苦衷,

「花兒樂隊」就此被打上了抄襲的標簽。

隨后,專輯《花天囍世》、《花齡盛會》相繼推出,

又一首洗腦歌曲《窮開心》雖依舊火爆,

「花兒樂隊」抄襲的名頭卻貼得更緊。

網民們瘋狂尋找錯處,渴望證實他們就是一無是處。

一次頒獎典禮,

「花兒樂隊」身穿65式軍裝走上紅毯。

滑稽的造型被網友指責「褻瀆軍裝」,

甚至想把他們推上政治錯誤的席位。

大張偉看著這不受控的輿論導向,自責情緒幾乎把他淹沒。

樂隊成員們也在這壓抑的氣氛中奔潰爆發,矛盾越演越烈。

沒多久,在一次聚餐時,

他實在忍受不了成員小宇不停的陰陽怪氣和喪氣發言,憤怒中兩人直接動起手來。

這一幕被網友拍下,曝光在網上,

「花兒樂隊」不和,成了眾所周知的事情。

次年,為迪士尼《歌舞青春2》內地代言演唱主題曲《搖擺擺》。

工作機會原來越少,小宇因私人原因退出「花兒樂隊」。

2009年,在工人體育館舉行花兒樂隊《花樣十年》演唱會,既是第一場也是告別的最后一場,

「花兒樂隊」就此解散。

十年的心血就這麼付諸東流,大張偉失去的不只是事業,更是一同拼搏的兄弟們。

他一度陷入悲傷的情緒無法自拔,不斷的懷疑自己的選擇究竟是不是對的。

此時,劉迎的關心和支持給了他前進的動力,他還有很多要為之奮斗的人和事,

只顧著頹廢可不是他該做的。

03

同年,大張偉發行單飛后的第一首個人單曲《愛火燒》,緊接著推出首張個人專輯《霹靂狂花》。

上線后反響平平,沒有掀起什麼水花。

為了熱度,他聽取劉迎和公司的建議,

開始減肥,而后飛往全國各地錄制節目宣傳新歌。

一天,他結束上一個拍攝已經凌晨四點,立馬趕往《明星在線》錄制現場,九點半開場。

高強度的工作讓原本就在減重的他體力消耗的極快,加上現場的強光照射,他冒了一身冷汗。

神情越來越恍惚,面對主持人大鵬的采訪,大張偉常常答非所問,小動作不斷。

大鵬的主持經驗很少,多次挽救無果后,認為他在故意為難。

直接大發雷霆,甩下臺本憤憤離去,節目被迫中止。

等他被劉迎提醒意識到不對,想要聯系道歉的時候。

網上突然傳出一段7分鐘的現場視訊,這和平常的他全然不同的狀態,似是似非的猜測愈演愈烈,網友直呼大張偉嗑「白粉」,上頭了。

大張偉急忙聯系劉迎,緊急公關,回應澄清一條龍,卻遲遲沒有得到關注,抄襲、解散加上如今的丑聞,他的名聲徹底臭了。

他日日消沉,抑郁情緒縈繞在心頭。

接連發行新專輯和單曲都無人在意,

甚至樂隊再度合體贏來的也只是一片罵聲。

焦慮、抑郁情緒包圍著他,劉迎的陪伴和照顧被他緊緊抓在手上。

懷著羞愧的心態向這個永遠給他溫暖和力量的女孩表白,他們即是日久生情的戀人,也是共同戰斗的隊友。

再過一年,經過深思熟慮,大張偉決定離開百代,開啟全新的個人發展之路。

劉迎拋下前途光明的井柏然,隨他一同解約。

兩人掙扎在不景氣的唱片市場,久久沒有起色。

2013年,洪濤導演看不得曾經的「天才少年」就此埋沒。

帶著他走上《百變大咖秀》的舞臺,大張偉珍惜來之不易的機會。

把姿態放得很低,一張臉任化妝師涂抹,反串也通通答應。

私下空閑就刷綜藝和搞笑視訊,慢慢形成大張偉獨有的幽默體系,在舞臺上如魚得水。

精彩的表現讓他成功在《快樂大本營》中,被選為百變五俠隊長。

隨后,嘗試跨界主持,

主持《土豆周末秀》首播,廣受業內好評。

他發現綜藝、主持的路和他匹配度很高,鍛煉幽默感和主持水平的提高成了當務之急。

事業開始煥發新的生機,次年,大張偉簽約恒大音樂,一首《倍兒爽》亮相春晚舞臺,引發全民模仿,

上到跳廣場舞的老人,下到兩三歲的小孩,嘴里都在哼唱。

此時面對「假唱風波」,他裝作不在意的自嘲,秉著一貫的「冷幽默」,承認創作洗腦歌曲就是在拼接和借鑒。

同年,他事業有起色,

有底氣向女友劉迎說出那句嫁給我,兩人低調領證。

明明喜事連連,劉迎卻看出了他內心深處的焦慮和空虛。

大張偉經歷多次事業的大起大落,他既焦慮以后的創作,也為自己如今的定位傷感徘徊,

情緒漸漸無法自控,一度生出輕生的念頭。

老婆劉迎即使給他當頭一棒,一紙《跟著貝爾去冒險》的合約書,逼他不得不走上最恐懼的冒險之路。

大張偉在野外的生活直面生死一線的恐懼,醍醐灌頂。

錄制結束后,

他十分感謝劉迎的良苦用心。

隨后幾年,接連加盟綜藝《蒙面唱將猜猜猜》、《合唱吧!300》、

《看我的生活》、《樂隊的夏天》、《認真的嘎嘎們》、

《明星大偵探》、《密室大逃脫》、《脫口秀大會》等等,各大綜藝連軸轉,

堪稱娛樂圈綜藝「救場勞模」,重新讓觀眾們認識到這個幽默有趣,又才華四溢的大張偉。

這麼多年的歷練,讓他面對嘲諷、辱罵和夸獎,寵辱不驚,即使王思聰微博置頂三年,辱罵他是廢物,

他也能面不改色在晚會上公然懟回去。

復紅后,大張偉在節目中直接宣布已婚,沒有過分暴露老婆的身份,但也無意間透露出感情的深厚。

他曾在訪談中指出:

「現在大家都覺得,一個人餓著肚子搞音樂是高雅,做一些小眾的音樂是高雅,寫一些莫名其妙不知所云的詞是高雅,卻往往忽略了音樂本身,形式大于內容,我不想再迎合這樣的音樂市場。」

很多人認為他背叛了搖滾,

甚至背叛了音樂。

大張偉只是「人間清醒」,懂得自己真正想要什麼。

他的幽默、情商乃至不愿妥協,都是在人生的大起大落中大浪淘沙留下的。

人生路漫漫,保持真心才能掌握一切。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