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星漢燦爛:五年后凌不疑跪著求程少商原諒,他才明白自己失去什麼

古月 2022/07/13

凌不疑聽到程少商和袁慎訂婚的消息后,趕緊從邊關回來。他嘴上說著放下,但是真的聽到程少商訂婚的消息又受不了。

五年的時間真的已經物是人非了,程少商身邊已經有袁慎了。凌不疑身邊也有了洛濟通。

當然程少商是真的放下了,而凌不疑不是。就像倆人手臂上的牙印,明明凌不疑咬得更深,但是程少商手臂上的疤痕卻快要褪去了。

少商左手緩緩撫上右上臂,按住那處疤痕,冷淡道:「這些年來我尋了最好的外傷侍醫,用了最好的祛疤藥膏,就是要徹底磨平這個痕跡。如今也差不多了,等我成婚之時,這痕跡會消退的一干二凈!」

從五年前程少商進宮開始,她就已經不是當年的小女孩,她已經成長了。她已經能夠獨擋風雨了。

剛進宮的時候,程少商因為五公主的緣故,甚至都不敢自己睡。每次都找由頭和宮女們一起睡。

而如今的程少商已經可以幫皇后阻擋五公主了。

程少商凌不疑兩人經歷了很多,凌不疑強勢的闖入了程少商的生命中,讓她愛上了他,又欺騙了她。

他明知道自己身上有血海深仇,但是還是來招惹了她。

五年里凌不疑經常痛苦又溫柔的望著自己的手臂,卻不知道程少商已經想要淡忘了他。

霍不疑弓膝坐到女孩身旁,輕嘆道:「遇到你,我始料未及。」

這簡簡單單的八個字,少商瞬時落下淚來——她側過頭:「這話我信,遇見你,是我的劫難,遇到我,也是你倒霉。」

遇見程少商是凌不疑六歲以后遇到最好的事情,也是他最后悔的事情,他弄丟了那個女孩。

當程少商將他的私印都還給他的時候,暗示著要和他一刀兩斷。

霍不疑一把抓住她,單腿跪地,牢牢箍住她纖細的腰身,懇求道:「你別這樣狠心,六年前是我對不住你,別人不明白,但我明白——你從不肯相信別人,也不愿依賴別人,可是我逼著你接納我,等你全心全意要和我過日子時,我卻舍下了你……」

程少商年幼的時候就被父母拋下,飽受虐待。父母回來后,蕭主任又過于嚴厲,她在她的身上感受不到溫情。

凌不疑強勢又溫暖的照顧著她,他會不讓她喝冷酒,他會督促她吃早飯。是他將她帶到了皇后的面前。程少商才真正的圓滿了。

蕭主任曾經都很嫌程少商身上戾氣太重,太過于睚眥必報。是皇后和凌不疑的愛溫柔的包裹著程少商上,讓她滿身的戾氣消除。

真正毀掉兩人感情的不是凌不疑的復仇,而是他的隱瞞。感情中是不能容忍欺騙的。

凌不疑在婚禮前三天對凌益動手,他的舉動對程少商的傷害實在太大了。

程少商滿心歡喜的等待嫁給愛人,卻發現愛人打算浪跡天涯了。

如果沒有程少商的舉報,凌不疑復仇成功后,程少商要面對多少難堪啊。

她吸了口氣,強自按捺顫抖的聲音,「我跟你說過,我自小就運氣不好,別說天降好事了,就是與我一般的小女娘該得的我都沒有。不過不要緊,世上還有許多比我更不容易的人,我自己也能走下來。可是,我遇到了你……」

程少商一直知道自己的運氣不好,所以她一遍遍的說服自己。說服自己也不在意母愛,不在意那些。

凌不疑的出現她曾經以為這是上天對她的恩賜,她是真的很愛凌不疑。就連和樓垚在一起的時候,她只是考慮合適不合適,她沒有考慮過凌不疑,但是卻愛上了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