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周生如故》番外,唯獨對時宜,周生辰才會產生「本能的保護欲」

《周生如故》番外,唯獨對時宜,周生辰才會產生「本能的保護欲」
2021/12/06
2021/12/06

辰時第一百二十五章

周生辰從來沒有照顧過別人,他亦不需要別人的貼身照顧。過去時宜摔傷的那段日子,因為男女有別,一直都有專門的醫女照顧。而這一次他真真體會到了原來這就是照顧人的感覺,他從不覺得自己是一個溫柔細緻的人,卻總不自主的在腦海裡多為她顧慮一些。

軍醫說時宜並無大礙,即便如此他還是擔心她的身體。女兒家身子本就柔弱,更何況時宜過去受過重傷,他每每替她把脈,心都會揪在一起,生怕診出別的病症。

時宜到是不甚在意,心中坦然得很。只是她終于可以體會到周生辰被自己逼喝藥膳的感受了。她看著自己面前這一盅藥膳的時候,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偶爾喝一次還好,她已經連著幾日喝了。全身都沾染了這中藥味一般,揮散不去。

她的眉頭都皺在了一起,可憐兮兮地看著周生辰,「師父,真的要喝嗎?這藥味好濃的。」

周生辰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見她滿臉不願意,只得低聲哄道:「那這樣好了,你喝一半,剩下的我來喝。」

這個主意還不錯,時宜從愁眉苦臉變成笑眯眯地點頭答應。難得在師父面前耍賴,看來效果還不錯。她端著藥膳,一小口一小口喝著,味道好像也沒有那麼不可忍受,這幾日她氣色好了很多,說起來這一盅盅藥膳功不可沒。

差不多喝了一半,她毫不猶豫地遞給了周生辰,調皮地說道:「剩下的交給你了。」

周生辰苦笑,用勺子攪動了餘下的湯水,「你還挺較真,我說一半你就真的一口都不願意多喝。」

「我少喝一口,師父就能多喝一口,說到底這還是為了師父好。」時宜胡攪蠻纏道。

周生辰也不惱,好脾氣地歎了一口氣,「南辰王府真的不缺這一盅藥膳,我也不缺你這一口。」時宜一雙美目被他的話逗得彎成了月牙兒,周生辰只得心甘情願地吃下剩下的藥膳 ,其實他最怕中藥味,卻還是裝作意猶未盡地說道:「真好吃。」

「那明天再分師父一半,可好?」時宜急忙問道。這算不算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周生辰放下碗勺,無奈地點頭。他不會哄人,只能選擇這種笨辦法。不過笨辦法看似笨拙,但是卻很見效。

在細心照顧她的這段時日裡,可以和心愛的人朝夕相處,看著她身體一天康復,那種內心滿足,讓周生辰體會到了生命另外一種意義和成就感。

人有時候會為了責任而去做許多身不由己的事,可是為了心愛之人,做所有的事都是心甘情願。這種感情並不偉大,因為愛是自私、是佔有、是私欲。

可這恰恰又是最真實的人性,他會保護 每一個需要保護的人,這是他的責任。唯獨對時宜,才會產生本能的保護欲,這是一個男人對女人最真實的保護欲,想將她放在手心好好呵護。想把自己能給的,都給她。

時宜這幾日除了吃便是睡,這日子過得有些許聊賴,可有師父的陪伴,又開始憐惜這時間過得飛快,一眨眼就過去了。她想好好保存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快有些來不及。

「明日軍醫會來替你診脈,他說不用臥床休息,你就可以出門了。」這幾日除了門口 便只能悶在房間裡,他看得出來,她快要悶壞了。

時宜到是覺得不用特地來請軍醫,「師父每日替我診脈,就不用特意請軍醫了吧。」

周生辰:「我的醫術只不過是小打小鬧罷了,還是軍醫看了才能安心。」他當初會去學醫只是巧合,為了治好她的失語症,遍尋名醫,趁此機會學了點皮毛,也就把把脈可以。時宜只得答應,「那就要辛苦軍醫跑一趟了。」

未完待續,文章由攢錢貓貓原創,請勿抄襲搬運。後續內容更加精彩,請大家文末點點一鍵三連。

用戶評論